互联网

奥运冠军刘璇:通过终身学习与未来站在最高处的自己相见|GET·夏

来源:艾瑞网    作者:      2019-07-29

导语:昨日,在主题为"一生学习,万物可教"的GET2019教育科技文化节上,奥运冠军刘璇与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共同进行了关于终身学习的对话。

图1.jpg

 昨日,在主题为"一生学习,万物可教"的GET2019教育科技文化节上,奥运冠军刘璇与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共同进行了关于终身学习的对话。

对于每个人来说,终身学习都有不同的含义与不同的实现方式。那么从奥运冠军、到演员、创业者,刘璇是如何完成转型,运动员的经历带给了她人生哪些不同,而她又是如何进行终身学习。在对话中,刘璇分享了她对学习的感悟以及人生对于吃苦的态度。

"我的人生态度是终身学习。我们不能完全把握生命状态,但是我们可以创造自己选择的生活状态的条件。"刘璇说。

以下是对话实录:

刘璇:初九一直邀请我参加教育的交流论坛,我说我不敢来,我真的不是教育行业里面的,但今天我来了。今天的主题比较相符合,因为这个主题是人生学习的维度,在我还不到40年的人生经历里和大家的生活环境经历不太一样,我分享一下对于学习的小小感悟和人生对于吃苦的态度。

首先从运动队开始说,我5岁开始练体操,这是非常辛苦的,每天都是重复一样的动作,同时要克服三件事情:

第一,韧带压腿。这个很多人受不了。第二,力量训练。因为体操是一个多方位的运动项目,需要力与美的结合。第三,手皮。以前练体操时手掌都是茧子,需要通过一层一层地皮磨破,再变好,不断地这样。很多小朋友在这个阶段就已经被淘汰了很多,因为不能吃苦,或者觉得这个练习太累太苦了。

所有的教育第一步都是从父母那得到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启蒙人。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爸爸说:你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虽然不一定能拿到冠军,但你要对得起你所有的付出。可能我性格也比较听话,就觉得训练的苦也还好,对于自己来说这种苦完全是可以承受的,还有自身基因对吃苦的状态和维度也是比较能够承受住的。

运动队普遍文化学习比较少,但一样给了我们很多人生格局和人生眼界上的东西。因为我们要代表国家参加比赛,技术只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下面对压力,如何抛开当下失败的心情,收回心态重新投入到比赛当中。

在比赛中高低杠或平衡木任何一个项目比赛下来,假若失败了,我们只有10秒钟的调整时间。我重新上去的中途只有10秒钟,如果超过10秒钟,你就是0分。但你不是代表自己,你是代表团队和国家的,你要在10秒钟当中收拾好非常失望、沮丧的状态,忘掉过去,重新投入发挥状态。

在后半程比赛中,一个高低杠30秒、平衡木1分半、跳马10秒,如果你在什么地方失败,后半程要更好地完成,因为你要多争取甚至0.1分为整个团体或为自己总得分争取最好的成绩。

我退役以后先到北京大学新闻系学习,之后的工作有拍电影、唱歌、主持等。最初选择去北大的原因是,我当运动员时接触到的只有教练、裁判和记者,这是最常接触的三个职业。而如果一辈子都做教练和裁判的话,对于我来说会有更多可能性没有是想。但我想接触可能的人,想去做记者,去做体育综合记者,因此我上了北大。

但是因为很多时候你会被机会选择的,机缘巧合的机会就拍上了电影,走上了演艺道路,后期又开始创业了。第一个创业项目是关注女性生活运动的瑜伽服务品类的服装,紧接着今年6月在上海公布了我第二个创业的项目,是一个美颜口服请体的食品,都与大健康有关系。

我在运动员训练时代学习到很多,甚至影响我现在的人生,就是遇到任何事情先不要想有的没的,先想怎么解决问题把损失降到最低。这都是运动队的失败教给我的事情。很多时候小时候、少年时候、青春时候的那种状态是最有记忆的,我现在在创业和工作中遇到挫折时都会想到那一刻,我在那样的换讲下都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梅初九:你现在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创业或尝试做其他事情和不断学习时遇到很难的事情,会想当年都过来了现在都不叫事,会有这种心态吗?

刘璇:目前的生活状态,除了人的生命以外,真的都不是事。因为你不能沉浸在过去的阴霾里,要积极地向未来看。运动员时代给我造就了一个非常好的心态,几乎所有运动员都会有失望、沮丧、绝望的时候,但少有抑郁,因为运动员练就了向上、积极的能力。

在训练当中每个动作都在复盘、总结,为什么做得不好。我们每次比赛、训练都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我们必须要把自己挑战了,才可能站在那个台上或者赛场上和同样的竞争对手比赛。你既要挑战自己的技能,也要挑战自己的心理,因此我们经常说一定要有底气,站在台上眼睛瞪着,让对方心理瓦解。运动员时代的比赛和经历给了我特别乐观和积极向上的心态,这对人生事业上有很大的帮助。

梅初九:你刚才提到了好奇心,人生要更丰富,关于这件事情你怎么想?

刘璇:运动员时代我们学的都是技能,但当我退役以后我就发现原来人生除了体操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中国运动员和国外运动员不一样,尤其是在2000年以前,我们是被封闭的,我们每天的训练都是早上6点起床,从上午训练到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下午训练,晚上做治疗就开始休息,每天都这样重复。

那时我们的世界只有体操,当你的世界只有一件事情时问题就来了,这件事情就变成了你的生命,你为它背负了很多的包袱,一旦失败生命就没了,但是退役以后世界大得你都想象不到。我第一次去北大时,第一年上学,大学里的生活时间很多,多到我自己不知道怎么用,松散到你完全不知道时间可以怎样自由支配,不是应该有老师帮你安排的吗?后来我从一个特别有规律的人到要自己思考怎么利用时间,变成真正是你自己的时间。

大学第一年我很痛苦,因为我的文化基础相对薄弱,大家知道北大是很厉害的学校。我们当时有高等数学,这门课对于我们这种从小练体育长大的人来说很痛苦,压力非常大。我一直在做笔记,但很久都没有想通这件事。有一天老师说了一个题,我跟旁边人说我懂了,特别开心,老师说我们现在在复习初中的题目。

当时我就产生了疑问,我一个运动员能够拿奥运冠军,从5岁一直到练到21岁,但我竟然克服不了高等数学的题目,我的自信心被碾压了。我第一年提出了要退学,因为我觉得我在那样的高等学府里完成不了自己的学业。

我当时感觉学习和练体操完全不一样,学习的文化基础是累计上来的,需要时间。而体育是你攻克了一个难关,即使这个动作做不了,我使劲练一个月就可以翻了,成就感是不一样的。因此我在前一年多的学习中感受不到学习带给我的快乐,成就感很低。

但是后来老师一直要我坚持,我想我再试一试。到了大三的上半年突然通了。那个时候就发现学习真的可以给你带来成就感的。我发现,有时在低谷时间越长你反弹的程度就会越高,有的时候不需要太急于求成知道结果,我们在结果上有一个目标,但我们要有恒心在这个过程当中坚持。

梅初九:作为一个斜杠青年,你对孩子的教育有期待吗?有什么想法吗?

刘璇:首先,我会给自己定一个标准,只要外出工作,第二天尽量把工作挪开,整天陪他。不管是当全职妈妈还是当有工作状态的妈妈,对他爱是不会改变的。

其次,很多人都说你体育基因比较强,7个月就会翻前滚翻。所以很多人会说你把孩子往体育培养。对于我来说,肯定要让他去练体育,因为只有在体育领域才会直观地练习他的意志力、忍耐力、孤独感,还有挑战自己的耐力,这是体育会直观给到的。但是能不能作为一个专业运动员,去拿冠军要看他的喜好。我反而希望他去学音乐,因为我先生是搞音乐的。

梅初九:你是不是不想他像你当年那样艰苦训练,不过音乐也需要艰苦训练?

刘璇:所有的竞技体育都是脱离生活的,因为你做竞技体育要练技术、心理,需要花时间在这个事业上专注,很多其他的事情不能做的。比如我在比赛中,听到旁边项目的音乐,如果我是很感性的人,心理稍微波动一下就掉下来了。但我觉得艺术学习和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一个人的成就并不是一定要在事业上达到最高峰,而是他人生的幸福感在哪里。

梅初九:教育里有一种观点叫综合素质,你如何看待孩子的综合素质,有一些标准吗?

刘璇:道德一定是综合素质的第一位,我现在要求孩子的基本道德一定要是最正确的观念,这块我卡得很死。我们是属于被集体化的一代人,有好处,但你的创造力可能有一些就被破坏掉了。如果生活当中你有创造力,你的人生在未来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生活状态。

还有一点,我特别希望我的孩子吃苦。很多人都说你练体操那么苦了,不应该让孩子也吃苦。但我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我是一个女生都能吃那么多苦,并且能够顶下来,为什么我的孩子是男生反而不能吃苦。

梅初九:你怎么定义吃苦,哪种苦才叫苦?

刘璇:身体上的苦是一种行为承载,是一个结果。我觉得没有苦就没有甜,生态要平衡,越平衡才能知道这样的状态是正常的。如果连身体上行为的苦都吃不消,怎么承受将来各种痛苦。

打个比方,我以前练体操,大多数人没有感同身受,因为你没有做过,但是你知道它很苦。现在很多演员拍戏,特别是武打戏很苦,我退役以后很多人找我拍功夫戏。我拍戏吊威亚吊了3个多小时,他们问我累吗?我说有点,但是和体操相比太轻松了。

我们人生也需要有一些挫折,因为挫败可以给你思考,所有的思考都来自你绝望时候那个思考是最珍贵的,幸福的时候大家都一样。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被裁判取消我的那个动作,那段经历对我来说很珍贵,很多时候你走着走着前面是一堵墙,有的人遇到墙就转弯了,有的人碰到墙再想一下,而墙那边就是一条路。认准了方向,坚持是需要有时间的,如果那个方向是准确的,没有做好可能是你坚持的时间不够久,这是我人生的感觉。

梅初九:最后的问题,学习这件事情可以向任何人、任何事情学习,不仅局限于家庭、学校,能不能向我们总结一下在你的学习经历中,对你来说带来最重要的品质或者帮助?

刘璇:我以前觉得学习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但你在学习当中会发现随着每个人的人生状态不同,学习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首先你要紧跟潮流,必须要学习;当你需要和孩子共同成长,你也必须要学习;当你要成为一个有幸福感的人,也必须要学习。

我的人生态度是终身学习。我们不能完全把握生命状态,但是我们可以创造自己选择的生活状态的条件。我在20岁的时候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技术的学习、心理的学习达到那个竞技场上的最高巅峰,我希望通过终身学习能够在我未来的人生站在更高处和自己相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