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看十年

来源:艾瑞网    作者:艾瑞网      2019-12-05

导语:我们要努力从"看到"到"看穿",这是一种能力,这是一种意识,努力能够站到未来,这种意识就不是站在过去、站在现在看未来,而是我们要建立一种新的方法,能不能站在未来回望现代。

【艾瑞网 直播】2019年12月5日,艾瑞峰会上海站开启,本次峰会以“数能驱动新变量”为主题,聚焦智能创新与产业融合,多角度解析未来发展趋势,以及创新融合带来的新机遇。聆听行业领军人物思想的交流与碰撞,从不同视角丰富自己,探索未来发展之路。

以下是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发表题为“看十年”的演讲实录。

周航.jpg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

大家在过去的十年代际的替换也会思考移动互联网的十年过去了,接下来会是什么样新的时代,这两个时代又有什么新的不同,我今天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这样的看法。

题目是从"看到"到"看穿",如何去思考未来的十年。

过去的十年我大部分经历了整个的创业时代,过去的两年左右也开始切换了视角,从投资的视角来看待问题。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是我们到底怎么看待新的创业和新的投资机会?

这些概念大家可以罗列比我多一倍的概念,今天是AI、5G、IOT、AR、VR、2B,后面中国特色的数据中台、下沉市场、私域流量等等。

中国市场特别擅长制造和追逐新的概念。我们经常说每一年中国的互联网大年七八个概念,小年五六个概念,今年算是最小的年,也得有三四个概念。

经常说我们在看什么,大家好像都很喜欢去追逐那些最新的热点。这一热点很好,这也体现了市场的日新月异。

问题是在思考创业和投资的时候,你的思考逻辑是什么?不应仅仅是追逐这些点状的概念。你如果没有思考的逻辑,那框架呢?

先简单跟大家回顾和学习从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可以学习到一些什么东西。

我从三个维度来介绍

从终端的数量,从电脑到手机这样一个接入互联网的终端数量从几千万到了几亿。

中国存量的手机用户市场大概12亿左右,过去电脑的存量大概是几千万到一亿的级别。我们接入的主要环境从Wi-Fi、有线网络到整个3G、4G网络普及以来的环境,应用时长从原来的平均桌面使用接入环境大概1小时左右到现在平均四五个小时,有五倍时长的增长。

应用场景从桌面在办公室、室内桌面场景来到了随时随地进入互联网,在路上、地铁上、车上,我们每个人随时随地拿起手机接入互联网的场景。

从接入终端的数量到接入时长,到场景的丰富,这三个维度都使得我们整个的连接性带来了根本变化。

我第一个回顾过去十年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我们创业的基本出发点就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广泛连接性,这一点大家也都听过很多。

到了后半场,终于又迎来了这样的事情,就是AI的第三次浪潮,这从50年代、80年代到这次AI的第三次浪潮终于迎来了全面商业化突破的机会。

从基础的角度来说,一类是关于算法的观念科学性的突破带来了算法上的突破,移动互联网部分产生了海量的数据。

第三点是分布式计算工程技术的突破,带来了算法、算力和数据三个领域一起合力的突破,带来了真正第三次AI的商业关键性突破,这是过去十年中的后半段发生的事情。

上一阶段的创业我也是亲身经历者,创业的硬门槛很低,基本的状态就是几个人做个App,然后免费上个线。如果有人用,用户数量快速增长,我们可以去融资,融资完了就进一步发展业务,就好像回到了当年最关心的数据就是MAU、DAU、日活用户、月活用户,交易类的就是GMV,有多少的交易量,这些都是最关心的数据。

由于创业者门口如此之低,自然带来的现象就是创业公司的数量非常多,死亡率也非常高,因为这是合理的。生物界的规则就是这样的,生存的门槛低,单细胞生物死亡的也就很快。

如果我们要想最终胜出的软门槛是提高的,包括要极高素质的创业者,我在过去的几年看到很多系的创业项目,我感觉我幸好早创业了十年,如果让我晚十年我都不敢创业了,因为创业者的门槛太高了。

比如我们最近做的一些创业者训练营、孵化器,我们看到基本上很少有不是海归的创业者,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可能也是北大、清华博士背景的创业者,传统意义上的草根创业很难。

这些创业者不能光有一个好的名头就行,比如说我是一个海归,我是一个大公司、BAT历练过,我有光鲜的简历就可以,其实完全不是,对于创业者的综合素质要求能力极强、懂产品、懂技术、会融资,随着组织的快速成长发展快速经历从几个人、几百人,到几千人甚至几万人的管理能力、管理边界,你需要从一个你都没经过管理的人具备这么大的组织管理能力,而且时间都极致的压缩,都需要你在短短的几年内同时在这几方面能力都有快速的提升,这是非常难的。同时具备这些素质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要成功最终还有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的运气。

过去的十年中,堪称中国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不管是从独角兽的数量、融资的数量、上市公司的数量,将近两百家的上市公司港美股,现在起码超过了两百家的上市公司,这样的产出数量也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没法比的。

再就是对比全球科技创业整个的硬实力上,中国也快速的从十年前复制学习的时代,到现在我们在很多领域可能已经和美国齐头并进的时代,甚至在东南亚、非洲我们向外输出的能力。我们现在第一学习的对象可能已经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还有新的模式等等。全球创业的位置、成长速度中国也是非常厉害的。

从很多维度,我认为过去十年是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黄金时代意味着接下来就不是黄金时代了。

很快到了2020年,我们把时间快速的拉回十年前,如果我们今天是在十年前,我们可以看到什么?那时候的人都可以看到共同的事情,移动要来了,我们怎么能够从WEB时代快速进入App时代,我们可以把原来的新闻网站做一个新闻App,可以把QQ移动版的QQ,可以把购物网站作为App,这个我们从业者都能看到。

但遗憾的是,我们在当时看不到的是哪些呢?比如移动支付彻底改变了中国人今天的生活,在场的几乎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都不会带着钱包出来。

我们看不到从搜索到推荐大时代转移的变化,我们看不到社交电商,我们看不到短视频,如果我们在2010年显然我们很少有人能洞见到未来,在未来将要发生这些事情我们都看不到。

为什么这些我们在十年前是看不到的呢?这是我们人性所决定的,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短视的,包括站在今天看未来也是一样的,我们看得到的都是因为我们站在过去来看未来一种简单的线性思维方式。我们看得到过去,看得到今天,看得到痛点,看得到问题,我们认为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我们前进的步伐。

但是这些问题解决了,痛点消失了怎么办?我们可能要有一种努力克服看不到人性的常态,因为我们人性就是如此,我们心里要有一种意识,去拥抱未来的不确定性。

如果拥抱不确定性我们翻译成人话,就是你应该努力地去拥抱那些看起来不靠谱的事情。

今天回过头来看有很多,不管是中外,到今天为止很多好的项目、好的公司、好的创业者本身都是充满争议的,你当时会觉得这个人有一方面你特别不喜欢,有一方面这个项目你觉得有特别大的Bug,很多事情都是如此。

回过头来自己脑子里过一遍,那些你们看起来今天是你追捧过的公司,是不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在争议中成长的。

如果我们再想看未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努力地从建立一种意识,从"看到"到"看穿"。

看到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今天5G、IOT、AI老太太都能看到,区块链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我们要努力从"看到"到"看穿",这是一种能力,这是一种意识,努力能够站到未来,这种意识就不是站在过去、站在现在看未来,而是我们要建立一种新的方法,能不能站在未来回望现代。

我们可以想想未来十年可以做什么,未来十年首先应该关注几件事情,有哪些是不变的逻辑?

第一,站在互联网的角度看流量永远是稀缺的。很多人都在谈流量的瓶颈,流量已经枯竭了。我们可以看到PC到移动,现在流量永远是最稀缺的。如果单是流量关系发生变化,比如前两天内部有一个项目复盘,我们可以看到长视频的流量发生了很多的问题,大量的广告用户长视频彻底的转移走了到短视频上,长视频本身的会员发展也遭遇了很大的瓶颈和乏力。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但是过去如果我们看用户在整个使用时长的停留比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我们在抖音、头条,这两个已经成为了内容之王,他们已经占据了中国差不多超过30%的流量。所有互联网的从业者都在渴望一件事情,流量从哪里来?

常常带来的问题是如果谁能成为流量的创造者,我认为未来他依然是在这个领域里最值钱,还依然是那颗皇冠上的明珠,就是谁有能力去创造新的流量。

第二,每个创业公司最终要回答公司要回答的问题,这是个什么生意,这是什么商业,一切都变现。如果你没有流量能力,如果你不是流量的创造者,那你请回到另外一段,你能不能去做一些离钱近的事情。

比如有一些事情流量不是很够,交易又比较远,这种事情就会比较尴尬。

还有我现在在看每个项目都会会思考一件事情,我想每波浪潮都有关键的变量,上一拨是移动的连接性,接下来我还是认为如果有机会展开,我们可以讲讲为什么5G、IOT、AI依然是关键的变量,我会观察创业项目跟这些关键变量有没有关系。

假设有人告诉你一个社区电商,一个生鲜电商可能是有需求的,但是他跟未来的大进程没有太多的关系,可能短期内有需求。

创新创业依然是高歌猛进的,虽然有点冷。在未来的几年,我们每年还是有大几百万的大学毕业生,每年有几十万的海归回国,现在工作都不好找,你们除了创业还能干什么?我们回头放眼望去,整个现实生活中那些真问题、大问题、难问题依然是非常之多的,这就是给我们创业留下了非常广阔的空间。

而且现在我们有了AI新的核武器,我们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甚至能够有能力提出更简单而准确的产品或者解决方案。

这使得我们的产品未来会更加的犀利、简洁、有力。

我们过去十年虽然是上市的黄金时代,但是我们从所有上市公司的表现来看,有些让人沮丧,成量也不够。很大程度上反应的不是二级市场问题,而是我们一级市场在VCPE的投资对创业公司有严重的高估现象,这才能反应到我们的常态。

因此不是说上市就万事大吉了,它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不能简单的追求表面的增长性数据,而是更应该去追求合理可持续的增长。

我们过去中国的创业者非常聪明,那些能够解决的问题,中国创业者几乎把可以碰的领域全部碰了一遍,能通过简单连接性解决的问题都解决的差不多,没有解决的只能说明一点,就是还在等待新的技术变量。

比如我认为居住、教育、医疗,这些依然是困扰我们生活最大的问题,其实在移动互联网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这里面有很多别的原因就不谈了,比如技术也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这不是简单的技术连接性能解决的问题,比如汽车、IOT、VR、AR,如果说PC是1亿的数量,手机是10亿的数量,我认为IOT一定是1000亿的数量,未来整个社会用接入联网新的硬件形态可能会是1000亿个以上,这可能是有巨大的爆发。

现在每个人拿着手机可以干很多的事情,但是这个数字化的进程是从用户到产业链,我们企业的经营过程、供应链、制造数字化的进程还非常浅。但是这可能要有更大的耐心和等待更久,因为这完全是成本驱动的。

如果成本明显比人做的更便宜、效率更高,企业才会有真正的动力去做这件事情,否则还是在概念上,这时候我们看到SaaS、PAAS。

还有互联网惠及了很多人,现在中国是有机会的,比如我们微信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越了10亿,这意味着全民和全网的运用,中国基本的互联网渗透率已经到了全民百分之百。但是互联网的渗透深度可能还不一定,它的使用强度,包括交易各方面复杂的应用使用强度可能在所谓的下级市场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可能也会很快我们中国人很聪明,也会快速地把触角伸到了印度、印尼、非洲,在印度和印尼是出海最早的,我们在那里投资了超过20个公司,投资布局是很早的,我们也看到了印度以及已经以一个比中国过去十年更快的速度在崛起。

如果中国曾经很快的速度赶上了美国,可能印度在6加倍的速度迅速的追赶中国。

所有的发展都不是我们只看得到正面,简单的罗列一下很多的问题。比如在这个过程中,本身我们也在制造各种各样的新问题,比如我们在共享单车的发展过程中,我其享受着共享单车的红利,但是我们看到城市出现了一堆的垃圾。

大家都很痛恨自己现在离不开手机,我们变得越来越碎片,越来越肤浅、越来越专注,这些都是手机带给我们的,我们明显感觉到每个人在朋友圈、头条,各种的移动端看到了大量的信息,我们收到的信息是比以前多得多的,我们不仅处在信息的过载过程中,还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科技创业者面对的问题,这是我们制造出来的问题,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解决这些问题,才可能使我们走得更好。

我们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还是大家的观察者,在科技决定一切的时代,我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反而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加深度、更加独立、更加有批判性、更加慢的思考,而不是快、浅、随波逐流,都是在一片莺歌燕舞中,我们都是追逐那些新的热点。我们需要比过往更加专注,专注在自己这个越小越聚焦,越少事情越好。

我们感觉到生活如此的便利,我们也有成功的,很多人快速的上市,有了很大的财富,拥有10亿身家的人也非常多,但是我从他们身上没有看到因为成功带来的幸福感,反而有更多的焦虑、更多的困惑。

希望我们逐渐地把目光从关注成功之道关注到自己的人生,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的幸福。

希望和大家一起带着这样新的思考走入下一个十年,谢谢大家!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