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恒大退出后 有新机构欲投资贾跃亭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孙洪      2019-01-04

导语:据一位接近FF的消息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恒大和FF的和解,实际上是一次分家,恒大的归恒大,FF的归FF。其中,FF广州南沙的工厂归恒大,但恒大不能再使用FF和法拉第名称等。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这段一年多的缘分和三个月的博弈,随着恒大和FF的和解声明画上了一个句点,贾跃亭与他的第二个白衣骑士许家印“握手言和”。

好消息随之而来,1月2日恒大健康开盘后上涨近8%,乐视网开盘涨停,报每股2.74元,3日这种趋势仍在持续,截止午间休市乐视网报每股2.84元。

看起来,两家的和解不仅终结了连续的官司、仲裁带来的阴霾,还对相关公司的股价产生了一定提振作用,即使乐视网已经发布公告表明了其与FF没有股权关系及任何合作关系。但贾跃亭仍是乐视网重要股东,根据乐视公告,贾跃亭持股占公司总部本的24.43%,双方关系仍然千丝万缕。

然而在FF和恒大的这场博弈中,真的是和解吗?

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行业内人士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在这场和解中,没有赢家,只是在两败俱伤之前,握手言和、好聚好散。好处是,恒大及时止损寻找下一个投资标的,继续布局自己的汽车版图,FF也可以继续寻找新的投资方。

据一位接近FF的消息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恒大和FF的和解,实际上是一次分家,恒大的归恒大,FF的归FF。其中,FF广州南沙的工厂归恒大,但恒大不能再使用FF和法拉第名称等。

这意味着,恒大和FF在双方保留足够权益的情况下做完分割,但对于双方而言,这次分手给彼此也留了一定隐患。

此外,凤凰网科技获悉,已有机构对FF具有投资意向,不排除回购恒大股份将其清除的可能。这似乎表明,恒大和FF之间,可能还有更多故事。

一场博弈,两个输家

当缘分慢慢发展成孽缘,一场分手就变成注定。

1.jpg

2018年12月31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与贾跃亭控制的FF达成重组协议,时颖持有32%的合资公司优先股权,并持有合资公司全资附属公司Evergrande FF Holding(Hong Kong)Limited(FF香港)100%股份及重组协议协议项下的权利,作价2亿美元。FF香港持有FF中国境内相关资产。

另外,协议提及所有原协议(包括合资公司股东协议及合并协议等)均立即终止。时颖无需再根据原协议向合资公司投入资金,并同意解除所有现存的质押。各方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

同时,协议第4项表示,原股东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第一年内行使价为6亿美元,第二年到第五年行使价分别为7亿美元、8亿美元、9.2亿美元、10.5亿美元。

恒大方面表示,签订重组协议可以使恒大聚焦业务发展,同时支持合资公司融资和发展,符合公司及股东整体利益。

FF方面称,根据签订协议,FF的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获得释放,可分别用于公司未来的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

也就是说,恒大和FF经过几个月的拉扯,终于在2018年最后一天终结了这场博弈,各方都得到了相对较好的结果。贾跃亭没有失去FF相关造车的知识产权和控制权,虽然不再拿到恒大投资,得到了恒大前期投入的资金,还获得了融资权,而恒大拿到了FF中国境内的相关资产,可以继续布局造车。

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场双赢,而是一场朝向两败俱伤走去的赌局。

凤凰网科技从接近FF的消息人士处获悉,“FF与恒大博弈已有多日,似乎每天都是跟恒大博弈最难的一天。”据了解,近几月FF一直在紧张地处理与恒大的多项仲裁和纠纷,而恒大几乎是举恒大之力在与FF对抗,最后在12月事态得到了缓解。“终于不用打仗了。”

产业观察家刘步尘认为:“重组协议的签订,意味着许家印投资贾跃亭失败,恒大已放弃对FF的所有期待,32%的FF股权及100%的FF中国资产拥有权,只是面子上的安排,恒大最终将从FF退出。”

恒大拿到的FF优先股权也就是转而成为FF的债权人,FF原股东可以回购。而从上述消息人士所透露的信息也可以发现,恒大只获得了工厂场地,并没有汽车相关产权和名称使用权。

凤凰网科技从消息人士处获悉,恒大和FF和解后,恒大法拉第以后需要更名,不能继续使用FF或法拉第作为名称。这种情况对于恒大来说,并不乐观,即便有了工厂,也没有车,更没有积累研发产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可以说,贾跃亭的FF失去了恒大的输血,重新回到了找钱的路上;恒大则拿到了除造车核心资产之外的其他资产。博弈之后,没有最好的赢家。不过,刘步尘表示,握手言和才是双方最佳选项,持续对抗只会两败俱伤。

“钱景”难料,前景难料

上述接近FF的消息人士称,FF接下来要把重点聚焦在车辆的量产上。

的确,摆脱了各种纠纷缠身之后,FF有更多精力投入到车辆的生产和研发上。此前,2018年8月底,FF曾表示已经成功造出FF91首辆预产车,此后不久便生产出两台FF91预量产车。

实际上,贾跃亭是国内较早布局互联网造车的人之一,FF成立于2014年。当2016年国内新造车势力刚开始生产布局的时候,FF就已经拿到了美国加州的路测牌照。但几乎同时成立的蔚来已经开始量产交付的时候,FF仍旧停留在预量产阶段。贾跃亭起了个大早,却干了个晚集。

资金始终是造车最大的掣肘。虽然在许家印之前,融创孙宏斌已经做了一回白衣骑士,向贾跃亭伸出援手,但孙宏斌这次投资结局并不美好,才有了许家印的二次救火。

也正是钱,成了引起恒大和FF种种纠纷的导火索。根据恒大方面的消息,其向FF注资8亿美元后,被其挥霍一空,要求恒大再注入7亿美元,双方协商未果而后向港交所提出仲裁。

这一仲裁暴露了FF和贾跃亭“钱荒”的情况。此前,恒大健康发布公告透露过FF的财务情况,截至今年5月30日,FF未经审计账面大约仅有1.11亿美元;另外,2016及2017两个财政年度亏损约5.7亿美元、3.4亿美元。

其实,新造车当中基本都在靠融资输血,但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直言,小鹏已先后融资超100亿用于造车投入。而FF的情况却与小鹏、蔚来等不同,它并没有持续不断地获得外部资本的注入。根据恒大的信息可以发现,FF的烧钱速度很快,8亿美元半年左右时间就所剩无几。

不止一位行业内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FF当务之急是找到新的投资。而上述接近FF的消息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FF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目前已有意向机构,如能顺利获得投资,不排除回购恒大手中的股权,清除恒大。”

不过,刘步尘认为FF依旧困难重重,甚至可以说生死未卜。“贾跃亭个人诚信记录堪用‘劣迹斑斑’来形容,而且贾跃亭FF股份及其在美国房产已被冻结,其如今的处境并不比许家印投资之前更好。”他认为,近两年的折腾,FF的队伍支离破碎,此前的技术优势也在受到弱化。

然而,造车需要的不只是大量的资金,但资金是所有环节得以开展的基础。这一基础,却成了扼住贾跃亭汽车生态的那只手。凤凰网科技获悉,在2018年10月,FF也通过裁员方式应对现金流困境。消息显示,2018年5月1日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仅留下约500多位员工继续FF 91的量产和交付工作。

不仅如此,此前,贾跃亭还宣布将FF IPO计划提前至2020年。但FF目前的状况是,带着尚未实现量产的FF91,以及刚刚确立的FF81项目。这两个充满未知因素的项目,对于IPO而言很难成为加分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