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我们交给共享充电宝的押金,都去哪了?

来源:央视财经    作者:      2019-01-14

导语:共享领域的很多产品遭遇了“寒流”,因押金、融资、场景、后期服务管理等问题陷入了焦灼状态。

2018年,共享领域的很多产品遭遇了“寒流”,因押金、融资、场景、后期服务管理等问题陷入了焦灼状态。在此期间,共享充电宝却迅速在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布局,入驻场景越来越多,三四线城市也随处可见。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究竟怎么样呢?会不会昙花一现呢?

深圳:共享充电宝遍地开花行业洗牌头部企业浮现

黄先生约了朋友吃饭,等待间隙,他拿起手机玩了几局游戏,又借了一个共享充电宝,给手机续航。在他看来,共享充电宝十分方便,随借随用增加了很多安全感。

深圳市民黄先生:因为现在手机可能可以取代很多东西,出行、付钱等都用手机,所以说手机比较重要。充电宝让大家有一种安全感,手机有电就感觉外出也不怕会遇到什么事。我现在是办的会员,它是五个小时之内免费,一个月十元,如果不办会员可能一个月是几十元。

通过微信支付宝进行扫码,支付押金或通过信用积分,即可借到一个充电宝,多数每小时收费只要一元,每天十元封顶。便宜的价格、便捷的操作,以及几乎随处可见的设备让共享充电宝备受欢迎,这也改变了很多市民的充电习惯。

深圳市民林先生:最开始一出来我就用了,因为自己带充电宝出去很麻烦,而且要背包,放进去又占空间。我觉得不错,两元一个小时,而且它提供了很多线。

目前,商场、餐馆、机场、车站、医院等是共享充电宝铺设最为密集的应用场景,而从营收情况来看,酒吧、KTV中的产品使用频次最高。

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经理张奎:有的酒吧一晚上租金流水可以到达大几千元。最多的时候,一晚上的流水甚至将近破一万。平均时长一般都是三个小时,最长的时长可能有时候都用好几天。

目前来讲,充电宝企业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充电租金收入,二是广告收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长期来看广告的想象空间必然更大,但目前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于租金,这倒让他们觉得,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本质上已经成了。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顺:一个充电宝一天如果能够被借一次,那我们认为这个商业模型就能够成立。最少一次收费金额大概是三元左右,一年从这个充电宝上的收入可能到一千元。我们除掉所有的费用来看,肯定远远不到一千元的。从充电宝的特性来看,它是根据它的充放电次数来的,我们认为两三年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行业的发展并非顺风顺水。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最为常见的,主要有街电、来电、怪兽、云充吧以及小电五个品牌的充电宝。这些企业大多从2015年开始布局,但最受关注还是从2017年开始。2017年底,行业内最多曾出现几十家企业争相布局,融资数十亿。但在2018年,资本却纷纷掉头而去,洗牌成了大多数共享行业的常态,共享充电宝也不例外。

"深圳市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袁炳松:2018年是不太看好,是遇冷的一年。在共享经济上都是出现了滑铁卢似的断崖式下滑,大家一听到共享可能资本扭头就走了,不再谈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街电、来电、小电等企业的最后一笔融资都停滞在了2018年上半年。但从企业运营情况来看,市场扩张目前仍在进行,很多企业都实现了盈亏平衡,还有了较为稳定的盈余。一些企业认为,这已经充分说明了共享充电宝和其它共享经济产品的区别。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顺:充电宝我们理解它是一个叫小频刚需场景,它跟其它场景不太一样。比如,骑自行车是有很多可替代的,可以走路、打车等等。但是充电宝的需求在于,当我手机没有电的时候,我的焦虑感是最重要的,那我可能会哪怕多走点路,也一定要找到一个充电宝去给手机充电。 △央视财经《交易时间》栏目视频

共享充电宝主要通过微信和支付宝两种方式租借,通过支付宝租借的用户如果芝麻信用达到600分以上,即可实现大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免押金租借。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顺:支付宝免押的订单和笔数也是最高的,目前占到百分之七八十。

通过微信租用共享充电宝的用户,一般需要缴纳不超过100元的押金,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部分用户会在使用后立即将押金取出,因此押金的留存比例相对较小。

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经理张奎: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免押金,一般就是微信有99元的押金。

深圳市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袁炳松:我们免押金的信用订单超过75%,也意味着微信的订单用户不到25%,那么在这不到25%的用户当中,用户使用完了之后,再去提现的比例大概是在90%到92%,那也就剩下大概就是25%的8%。

对于存量押金的具体数额,一些企业明确向记者表示目前不便透露。记者按照企业提到的1亿用户粗略计算,一些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留存押金数额至少几千万,多则过亿,而这些钱目前基本均由企业自行管理。

深圳市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袁炳松:也就在3000万左右,这个是在我们的平台上的。

事实上,业内对于共享充电宝的押金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共享经济被热议的几年间,就曾有多家充电宝企业被曝押金问题,来电等还被曝出押金退还猫腻。

业内人士看来,一些复杂的操作为那些想要退还押金的用户设置了一个巧妙的门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企业的押金压力。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宇光:许多这些提供共享产品的企业,它把收押金当作了一个吸金的资金池,这个钱对每一个个人来说钱不多,但是数量大了以后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它就可能会挪用这个钱再去进一步扩张,它扩张成功了行,扩张失败了这个钱没了,这个押金怎么退。

对此,一些企业表示,公司已上线押金自动退款功能,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业内对于押金安全的担忧依然存在。目前我国在立法层面尚没有明确规定,但为了降低爆雷风险,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企业在第三方托管押金不失为较好的解决方案。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宇光:像前面的共享单车出现的这些问题,我的建议是说,对押金这一块还是要有一个相对独立的第三方的监管的制度,比如像传统金融产品里边,一些保管押金或者保证金的做法就很值得借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