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万不得已启动“B计划”,华为确实“病”的不轻

来源:投中网    作者:Stephanie.Zhang      2019-03-21

导语:不管是余承东,还是华为发言人,都强调华为自主操作系统只是万不得已启动的B计划。

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华为官宣自己已经在自主研发操作系统了。

在南华早报援引德国媒体WELT的相关采访报道中,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被问及华为是否会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以便摆脱对Android和Windows的依赖时,答案是Yes!

“我们已经准备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一旦发生了我们不能够再使用这些操作系统的情况,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当然,这是B 计划,我们还是更喜欢与谷歌和微软这样的生态伙伴来合作。”

那么为什么会选择此时对外界公布这一消息呢?

华为内部人士对CV智识表示,基于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态度,任何恶劣的情况都可能发生,这其中包括美国不授权操作系统,所以华为选择现在公布这一消息有自己的意义。

不过,不管是余承东,还是华为发言人,都强调华为自主操作系统只是万不得已启动的B计划。

万事不求人

最早在2012年,任正非就曾回答过华为自主操作系统的问题。华为终端OS开发部部长李金喜当面对任正非提出过疑问:公司对终端操作系统有何期望和要求?

任正非回答道,“如果说Android、iOS和Windows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的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我左手打着微软的伞,右手打着CISCO的伞,你们卖高价,我只要卖低一点,也能赚大把的钱。”

他为此比喻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伞拿掉,让太阳晒在我脑袋上,脑袋上流着汗,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润起来,小草用低价格和我竞争,打得我头破血流?”

与此同时,任正非也提出了自己的顾虑:华为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在这件事上,华为内部的态度与其说是“傲慢”,倒不如说是“惶恐”。作为一家手机厂商,没有去盲目相信“地球村”“科技共享”“人类平等”这些口号,而只是踏踏实实地问了一句“人家不给我们用,那该怎么办?”

此前有媒体报道,自主操作系统这个项目是由任正非亲自组建和推动的,对此,华为内部人士对CV智识表示,任正非只是决定大的方向,进入轨道了就不用一手一脚了。

特别有意思的是,据说华为内部用了一个体育名人做了自主操作系统的项目代号。

至于自主操作系统对华为的难度,CV智识也咨询了华为相关人士,他们认为,对于华为来讲,做自主操作系统并非难事,毕竟是一家不差技术不差钱的公司,但是真正麻烦的是,系统里涉及到的一些专利问题。

华为一直在追求的,其实就是在终端领域万事不求人。不过,不管是余承东,还是华为发言人,都强调华为自主操作系统只是万不得已启动的B计划。

当CV智识对华为内部人员抛出为了一个万一付出这么多得不到回报怎么办的疑问时,该人士表示,华为所面临的万一实在太多了,稍有准备不足就可能陷入困境。

而被问及小米三星在自主操作系统上的现状时,知情人士也透露称,小米生态做的好,但是技术能力的储备和投入还有待积累。三星技术可以,但是他们没有摆脱一个产品提供者的角色,在生态经营和用户运营上明显是短板。

CV智识查询资料也发现,此前任正非就曾对“如何平衡长期投资和短期利益之间的矛盾?”发表过看法,他认为,如果在短期投资和长期利益上没有看得很清楚的人,实际上他就不是将军。

任正非进一步指出,将军就要有战略意识。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不敢用钱是我们缺少领袖,缺少将军,缺少对未来的战略。我们看问题要长远,我们今天就是来赌博,赌博就是战略眼光。

毕竟,早在去年,在欧洲,谷歌就已经开始针对Android 系统征收授权费,众多预安装如谷歌邮箱、Youtube、谷歌地图,Gmail等并在欧洲市场出售的安卓手机制造商,已经收到了收费通知单。

伏线千里的自研操作系统

具体来看,自主操作系统是位于杭州的欧拉实验室做的,但是现在这个操作系统据传已转入CBG业务体系。

被问及华为在自主操作系统上的投入时,知情人士透露称,从2012年开始陆陆续续投入几百人了,投入规模还是不小的。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人才,莫过于上海交大的陈海波教授了,据了解,陈海波于2017年加入华为,现在担任OS内核实验室主任一职。

业内人士称,陈海波被看做是操作系统里数一数二的大牛,他2009年计算机学会优博,2011年全国优博,并且在博士毕业五年后就在系统结构这个中国人不太强的领域里呼风唤雨了。

值得一提的是,陈海波在加入华为前已经分别在操作系统的顶会SOSP和OSDI发表了文章。

从陈海波的加入,可以看到华为对操作系统的开发和研究的投入进一步加大。同时参考华为2016/2017对操作系统人才的招聘计划也可以看出华为加速推动操作系统进程的事实。

此外,针对有传言是跟阿里一起合作做的这个操作系统,华为内部人士回应说这个是华为自己做的操作系统。将来是通用的,覆盖所有产品。

更有人进一步透露称,华为的自主操作系统很大可能是在Linux这些开源的基础上改的。

需要注意的是,华为的操作系统是针对安卓的。任何一个操作系统能够得以生存,要有众多的开发者能够接受,并且能够在这个生态上成长。才是系统能存活的基础。

而在华为释放出已经研发自主操作系统的消息后,外媒《Business Insider》也对华为此举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弃用安卓,华为可能面临失败的窘境。主要原因是现在安卓用户非常多,全球有74%的手机都在使用安卓系统,此前就连微软、三星、黑莓都无法战胜安卓。华为如果推出自研系统,估计仍然不可能战胜安卓。

如果华为弃用安卓,很可能就会导致用户流失。当然如果华为系统成功了,而且很多用户继续选择了华为,或许安卓将会被打败,但媒体认为这样的几率肯定不大。

松鼠病还是未卜先知?

在任正非看来,“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这在知乎上,被人调侃成“松鼠病”。

松鼠病是什么?从字面意思来看,松鼠病是指要过冬的松鼠,喜欢在窝里囤积大量的坚果,坚信某天会用上它,但实际上最后却很少吃。最常见的逻辑是:“总有一天我会用到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一定有它的价值”。

南华早报提到,2018年4月,知情人士就透露,华为在2012年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进行调查后,华为开始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统。

操作系统之于电脑和手机就像人类对于空气和水一样的存在,是智能设备的内核与基石。

而根据Gartner去年的估计,谷歌的Android和苹果的专有iOS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上占有一席之地,占全球市场的99.9%。

具体而言,且不论中兴的前车之鉴,华为2018年手机出货量已突破2亿台,倘若谷歌那天不高兴也向中国厂商也收起了授权费,那对华为的冲击并不小。

曾经有人就拿了华为2017年全球出货量1.531亿部来测算,需要向谷歌缴纳61.24亿美元授权费。

此外,据雪球报道,上游产业链相关称,华为正在加大自主芯片的使用比例,并削减高通等供应商的份额,其最终目标是,重要芯片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据悉,华为智能手机去年下半年采用海思麒麟处理器的自给率不到40%,今年上半年已经提升到45%,而今年下半年预期将会提升到60%。

更有意思的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19日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超过25万件,中国华为公司在2018年提交了5405件国际专利申请。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说:“这是有史以来,一家公司创下的最高纪录。”

日前,在华为HILINK生态大会上,华为还首次发布了该公司的全场景智慧化(IoT)战略,并提出了“1+8+N”战略,其中“1”是以“手机”为主入口,而华为消费者业务未来五到十年的长期任务是构建全场景的智慧化消费,提供无缝的智慧化生活。

嗯,看来华为确实“病”的不轻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