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拒绝手机成瘾从娃娃抓起,幼儿私教经济悄然兴起

来源:猎云网    作者:      2019-07-09

导语:全国各地的家长们,对如今围绕电子屏幕学习的模式感到十分担忧,正努力将一切回到智能手机时代之前的时代。但是人们并不容易回想起智能手机之前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们开始聘请专业人员。

全国各地的家长们,对如今围绕电子屏幕学习的模式感到十分担忧,正努力将一切回到智能手机时代之前的时代。但是人们并不容易回想起智能手机之前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们开始聘请专业人员。

为了满足这种需求,一种新兴远离电子屏幕的育儿教练经济已经渐渐兴起。这类顾问开始走进家庭、学校、教堂和犹太教堂,提醒家长以前的人是如何养育孩子的。

Rhonda Moskowitz是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一名育儿教练。她拥有K-12学习和行为障碍学硕士学位,在学校和私人执业方面有30多年的经验。她现在几乎不需要这些训练。

“我试着去见他们的父母,然后现在常常变得很简单:‘你有一块可以用来做斗篷的普通旧材料吗?’Moskowitz说。“‘太好了!’”

“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有个球吗?把球扔出去,”她说。“或者把球踢出去。”

富裕家庭的父母对手机的恐惧非常严重,而且很容易看出原因。当家长们试图把孩子们从《堡垒之夜》上拽下来时,孩子们的狂暴的神色实在是令人担忧。大多数家长怀疑晚餐时间不应该花在Instagram上。YouTube推荐引擎似乎可以让任何人都成为一个年轻的激进分子。现在,主流媒体都告诉他们孩子们可能长出与智能手机相关的头角。(至少,你不必担心这一点:还没有人把这种头角归因于手机。)

没有人知道电子屏幕会对社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更不知道是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这个让每个人都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手持技术的全球实验,仍然充满着新鲜感。

Gloria Degaetano是一名私人教练,她在西雅图工作,帮助家庭远离屏幕。当她发现需求高于她自己的能力时,她创办了家长辅导学院,一个由500名教练组成的网络系统和一个培训项目。在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教练每小时收费80美元。在大城市,价格从125美元到250美元不等。家长通常会报名参加8到12个教程。

“如果你和大自然搞混了,那么你自己也就变得混乱不堪了,” DeGaetano女士谈到她的哲学时说。“你不能成为一台机器。我们有时像机器一样思考,因为我们生活在这种机械化的环境中。你不能用机械思维的方式来培养孩子。”

对于电子屏幕上的“上瘾”是家长们希望她能解决的首要问题。她的处方往往却基础得有些荒谬。

“运动是一个方法,”DeGaetano说。“有没有跑够步来帮助他们看到自己的自觉性呢?有没有攀爬设施或者有没有跳绳呢?”

在附近,Emily Cherkin正在西雅图的一所中学教书,她注意到周围的家庭都对电子屏幕感到恐慌,并向她寻求建议。她也开始对这个地区的中学生和教师进行了调查。

她说:“我意识到确实在这里有市场,有需求。”

她停止教书,开了两家小公司。她的工作是作为电子屏幕时间顾问——现在有一个共用的工作空间顺带着一个游戏空间,供需要“替代电子屏幕时间”活动的孩子们使用。(那些是用来玩的积木和绘画。)

在芝加哥,育儿教练Cara Pollard注意到大多数成年人已经习惯了用手机做娱乐项目,但他们却忘记了实际上他们是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长大的。客户们来找她,对在一个下午做什么事来让他们的孩子代替平板电脑而感到困惑。她让她的客户做一个记忆练习。

“我说,‘试着记起你小时候做过什么,’” Pollard说。“这太难了,他们很不舒服,但他们只需要回忆起来。”

他们回想起来他们会画画或看着月亮。Pollard女士说:“他们都说这像是一个奇迹。”

不用手机的承诺

一群家长团结在一起,公开承诺不让孩子在八年级之前使用智能手机。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开始,都有这个“等到八年级之后”的承诺。现在,在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出现了一些像Concord Promise一样的地方组织。家长们可以在开启生活的支持社区里聚在一起,享受没有手机的友情。

做出这些承诺的父母致力于推广健康使用成人手机的理念,并承诺在八年级或更晚的时候之前完全禁止手机的使用。

Susannah Baxley的女儿上五年级。

“我告诉她,她上大学后可以接触到社交媒体,” Baxley女士说,她现在正在马萨诸塞州诺威尔组织一个推迟孩子们使用手机承诺活动。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有大约50位家长参加了活动。

父母是否需要承受同龄家长对承诺的压力,以及教练要不要告诉他们如何做好父母呢?

金山心理学家兼家长教练Erica Reischer说:“这并不具有挑战性。要注意你的手机使用方式,注意它干扰你在场的方式。一切可以商业化的东西都有这种商业化的性质,包括现在。”

对于Reischer博士来说,新的顾问热潮和电子屏幕上瘾问题都来自同一个问题。

Reischer博士说:“这是思维方式的一部分,它让我们首先陷入手机的这种优化效率思维方式。我们希望得到答案——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

但那些看似不言而喻的东西很难记住,也很难坚持下去。

“是的,它只是仿佛听到一些非常明显的声音,但我看不见,”43岁的Julie Wasserstrom说,她是俄亥俄州贝克斯利市两个孩子的母亲。

她雇用了Moskowitz,发现这个建议很有用。

Wasserstrom说:“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没有这些,所以我们的父母不能为我们树立合适的行为榜样。我们必须学习什么是合适的,这样我们才能为他们树立榜样。”

Wasserstrom把电子屏幕比作一把刀或者一个热炉。

Wasserstrom说:“你不可能不给孩子指示就让孩子把热炉子送进厨房,或者不给他指示就给他们一把刀。你必须先成为一个可以安全使用刀的榜样。”

考虑过养只猫吗?

Richard Halpern,前学校辅导员,后来成为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育儿教练。他注意到人们给他打电话时最关心的是电子屏幕和手机问题。

当父母找到他时,他们常常非常沮丧,只想拔掉电源插头,把所有的东西都扔掉。但Halpern说,他告诫人们要克制。

他说:“我推荐一种终身适用的方法。这不是一个完成了就结束的方案。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

对Halpern先生来说,生活方式的改变常常是父母寻找一种非人类的动物,让孩子花时间和它在一起,学习它的行为。

Halpern说:“我告诉很多父母要养条狗。或者我说,‘要不给你的猫看看电子屏幕。’他们不在乎。他们都在场了,他们还很好的活着。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他告诉孩子们和大人们想象一下一只狗用智能手机会是什么样子。“我会说,‘如果你看着你的狗在打电话,会是怎么样呢?是不是就没那么有趣了,是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