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旅行达人蹿红:头部玩家年入50万 但半数以上不超3万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2019-07-16

导语:这是一次极为困难的寄信经历。戴上潜水镜、顾晨迪纵身跃入海中,穿过色彩斑斓的珊瑚群,拿着防水明信片,朝着那个外形如小房子的浅色邮筒游去。

这是一次极为困难的寄信经历。戴上潜水镜、顾晨迪纵身跃入海中,穿过色彩斑斓的珊瑚群,拿着防水明信片,朝着那个外形如小房子的浅色邮筒游去。下潜三次,均失败而返。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信件才得以全部投递成功。

“好累啊!每次都是差一点点才能碰到邮筒……”他坐在海滩上,对一旁的镜头笑着感叹。画面里,阳光洒在瓦努阿图的海德威岛上,蓝天白云延伸到天尽头。“果然是会游泳的‘水军头’”,粉丝们在屏幕另一端留言。

职业旅行达人顾晨迪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边旅行边工作,写图文、做直播、拍vlog……凭借帅气的外形和职业范的讲解,个人短视频的全网平均浏览量保持在500万+。他创建的“学长约你去旅行”超话阅读量接近8000万,“现在是做内容最好的时代,把旅游这件事情作为工作很幸福。”顾晨迪对南都记者这样表示。

如今,借力职业玩家、达人等旅行KOL(意见领袖)打造内容生态,正成为OTA(在线旅游平台)加码的重点。飞猪《旅行达人大数据报告》显示,90%的达人至少去过10个以上国家,他们能拍会写,直播、短视频成为新趋势,旅行经费主要来源广告合作,其中头部达人的年收入可超50万元。

旅游业新趋势:

“去网红去过的地方”

“打卡灌篮高手同款拍摄地”“在海底邮局寄一次信”“穿越食人族骷髅洞”“在零下几十度的山顶吃芝士火锅”……在顾晨迪的vlog中,每个目的地都伴随独特风光和新奇体验。

这位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在电视台旅游节目中“边旅行边工作”的90后,习惯用“啃老本行”来形容自己。差别在于,制作一个片子的时长从原来的15分钟缩短至3-5分钟的短视频,再到现在vlog时长控制在1-2分钟,以前准备一个节目需要3000字的脚本稿,现在写稿只需要2-3分钟。

几乎每个旅行达人都有一技之长。在飞猪旅行达人大数据中,职业标签呈现极高的重合度,占比最高的职业分别为摄影师13%、职业旅行者11%、自由职业9%及媒体记者4%;89%的旅行达人擅长写攻略游记,79.1%的达人具备摄影技能。

“传统媒体人的经验,出镜、拍摄、脚本、制作上的优势是我努力放大的闪光点。”顾晨迪了解自己的受众,“大多是大学生或刚毕业工作的人,15-40岁占比70%-80%,其中女生偏多”,大家越来越爱看猎奇、精美的内容,“随着大市场环境和用户观看习惯改变,我们作为内容的生产者,应该按照受众的喜好来更换不同口味。”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旅行者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认识世界。旅游社交网站马蜂窝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分享短内容的用户数相比去年增长了150%,短内容点赞数以每月32%的速度递增,短视频、短内容等碎片化内容形态,正逐渐成为人们分享与获取内容并“种草”的重要载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厉新建发现,“旅游行业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变化,就是去网红去过的地方。”

一张休闲照片:

构思3小时写文案3小时

“不管平台怎么转变,生产内容的本质没有变。”四年前,顾晨迪辞掉电视台的工作,开启第一次行程,由于手头没有那么多资源沉淀,订完机票酒店,手上就没钱了。

按照曾经在电视台做节目的方式,他联系到一家日本品牌店,说服对方提供赞助,为最初几次旅行争取到了资金。制作好的旅游节目,通过电视台和视频平台播出,内容获得了认可和更多的流量扶持。后来,飞猪等平台或品牌商开始主动联系内容合作、提供资源赞助,他的微博粉丝数也从辞职时的几万,涨至近300W。

“在路上”已经成为达人们生活的常态。去年最忙的时候,顾晨迪一个月内去了不止3个国家、十几个目的地。由于经常连续好个月不在家,家里的花都枯萎换掉好几次,“整个人喘不过气来。”他感慨,“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着工作,不分周末,一般大家出去玩的假期,我们可能会更忙。”

广告合作是旅行经费的主要来源,和普通旅行者不同,职业达人做旅行内容并不能“任性而为”——所选的目的地、攻略、线路设计、构思脚本……就连要带什么设备、穿什么风格的衣服,都需要依据客户需求来确定。

专业的数码产品、五花八门的镜头、航拍飞行器……这些旅行达人常琳几乎都有。30天里,常琳累计飞了11次。因为要把每一次工作行程变成节目、视频,她经常要利用候机、落脚酒店的空隙,着手拍摄脚本、后期制作。

“一张在五星级酒店悠闲喝咖啡的照片,可能要花3个小时构思拍摄,再花3个小时选片修图写文案。很多人羡慕我们这个行业,但真的走进来会发现不一样。”一个月有25天“在路上”的全职旅行玩家高波描述道,“在工作邀约中旅行,和自己出去玩是两个概念。”

收入主要来自OTA:

头部旅行达人年入50万

飞猪报告显示,在达人的商业收入中,OTA是商业合作主要来源,占比达到了84.7%,其次是旅行社及景点、运动摄影等品牌商家、旅游主管部门等。合作模式中,活动体验占82.8%、软文投放占77.3%、视频植入占39.9%。

大部分的工作行程是由客户设定的。“我们要提前了解目的地哪里好拍、拍摄顺序怎么样,再把生产的内容对应给他们。如果不包括前期沟通时间,整个流程下来大概要一个月,行程往往占5天左右。”顾晨迪对南都记者介绍,不少来自旅行社的需求,多是线路宣传,也有很多时尚品牌商要求品牌露出,把这些诉求点融合于脚本后,依次剪辑、反馈、修改、生成发布,再传播。

据统计,达人的“咖位”直接决定单次商业合作收费,近半旅行达人单次合作价格在1000-5000元,少数头部达人单次合作在1万元以上,商业合作年收入可超50万。

越来越多的90后加入这一阵营。“优质内容促进了用户增长,也令KOL的粉丝圈子进一步扩容。”携程旅拍负责人、社区产品部总经理陈渊浩曾公开介绍,“更多KOL会给社区带来更丰富的内容,让更多90后、00后找到共鸣,最终留下来。”

今年6月,携程面向全球招募旅行KOL,按等级给予不同程度的流量扶持、专属福利、商业合作、IP孵化等权益。马蜂窝也在上半年宣布面向全国在校大学生招募“旅行博主预备役”,给予表现优异者旅行基金、免费旅行机会等奖励。

今年4月,飞猪则推出“稻草人百万奖金计划”,基于用户基数和品牌供应商资源,让达人在草创期间能获得高流量表现。飞猪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平台鼓励品牌商家发布直播、图文、视频等V任务,达人可承接任务获得商业变现、品牌周边,“对于顶尖优质内容达人,会单独开设主题专栏来推荐。”

散客化趋势:催生互联网新职业

工作之余,个人旅行对于旅游达人来讲甚至成了“奢望”。顾晨迪忍不住在脑海中算了算,“真正出去旅行,一年不超过三五次”,“订票和简单看一下天气”取代了工作中复杂的打卡攻略与规划,“找个酒店看电视、刷剧,晚上出去逛逛夜市,放松就好。”

在成为全职玩家两年后,来自赞助商、品牌商的邀约已经可以实现高波走遍世界的理想,但他还是会自费体验穷游的感觉,“我还想去文莱,这是东南亚最后一个没有打卡的国家”。

在越来越多的旅行达人影响和带动下,在行程中修图、拍片、录制视频发布等行为已经成了不少旅游爱好者出行“标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厉新建发现,“旅游行业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变化,就是去网红去过的地方”,“因为一段视频,不远千里跑到青海湖拍照发朋友圈,这些现象看上去不可思议,但向我们展示了散客化时代的另一面,就是旅游消费可以被创造出来。”在他看来,散客化趋势带动了千差万别的细分需求,整个旅游产业链正在被重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