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三表“怒撕”兽爷,自媒体“吵架”逃不开“洗稿”二字

来源:蓝鲸财经    作者:郝圆      2019-07-18

导语: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自媒体人三表认为,兽爷与恶的距离只有一篇文章。

9345d688d43f8794078b8370c87a1bf11ad53ada.jpeg

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

自媒体人三表认为,兽爷与恶的距离只有一篇文章。

三表“手撕”兽爷:洗稿界的耻辱

昨日晚间,曾经凭借一篇《疫苗之王》引发全国轰动甚至政策变化的自媒体人兽爷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作品:《我们与恶的距离》,文章通过电影《嘉年华》、海南万宁校长带小学女生开房案交叉叙述,都是为了讲述刚刚发生的“上市公司老板猥亵女童案”。

3812b31bb051f819d753bc0cc1d55fe82f73e7ec.jpeg

彼时民怨已起,大家都需要一个出口,而兽爷在敏感时刻再次成为了那个代言人。刷屏、10w+,在大家看来兽爷还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单挑“疫苗之王”的侠客。但在自媒体人三表看来,这些都将在接下来的一天被钉上“耻辱柱”。

a8014c086e061d95cdfb264b5b951fd463d9caee.jpeg

今天一大早,三表就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了预告:“今天有张大字报要发。大概十点来钟。”事实上他早在8点48分就已经将这篇名为《兽爷,洗稿界的耻辱》推送。

文章将兽爷的写作归类为“故事会”,认为他的惯用手法不过是通过铺陈大量信息给读者营造神秘感,写作过程不标注来源,打散、缩写、扩写、组装原创者的作品,是卑劣的洗稿。

三表通过手工查重发现:“《我们与恶的距离》一文10大处,26小处涉嫌洗稿。仅有696个字符可称得上「原创」或有「自我风格的转述」,篇幅只占全文的27.8%。”(三表实锤节选附在下图)。

9922720e0cf3d7ca436ec595d77eab0c6a63a91b.jpeg

9825bc315c6034a8fb164f8beb725c51082376ae.jpeg

文章发出后不少自媒体纷纷开始“哭诉”自己曾经被“兽爷”洗稿的往事。公众号“雷斯林”表示自己《会性侵小孩子的畜生再成功,也还是畜生》被兽爷洗稿,“基本原字原句的往上放”,同时“乌鸦电影”和“豆瓣电影”则相继表示愿意为用户维权。这并不是兽爷第一次被“投诉”,早在2017年3月公众号“花儿街参考”就曾经发文称自己《田小姐,你实在太爱发誓了》一文被“兽楼处”洗稿,而这篇《田朴珺撩汉往事》后来变成了全网爆款。

微信官方对于此事给出了自己的态度,《我们与恶的距离》一文被投诉且经审核涉嫌侵权,无法查看。

203fb80e7bec54e7479cf2fea4598e554ec26a40.jpeg

“洗稿”的争议与“引用”的尺度

这并不是自媒体圈第一次因“洗稿”而震动。

今年年初,自媒体“呦呦鹿鸣”的《甘柴劣火》一文刷爆朋友圈,成为10万+,旋即遭到《财新》记者王和岩朋友圈“维权”,称其所大量引用的事实来自于“财新付费墙”的内容,引发媒体界的热议。这种极具“新媒体特色”的写作究竟是否属于“洗稿”,成为当时最热门的话题。

但半年过去了,同类事件再次发生,争议依然存在。

不少同行认为兽爷此番吃相难看,“名门正派出身,不该做这样的事”,自媒体熊太行评价道。

但也有自媒体认为,三表的评判方式有些矫枉过正,“三表想表达的一是没注明来源,二是原创率太低。但感觉按照他的想法,很多论文其实也是“抄”出来的,无非是重复率高低的问题,关注点偏移了。一篇文章的灵魂是想表达的态度,态度和用素材串联起来的逻辑,才是最大的原创,”一位财经自媒体告诉蓝鲸记者。

目前看来,洗稿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引用的尺度”。而这个“尺度”则又可以从“内容及形式”两个维度分析,但对此不同类型的媒体人同样宽严有别。

在《甘柴劣火》争议中,“呦呦鹿鸣”被抨击的关键在于“付费墙内容”与“核心事实”的引用。在传统媒体行业中,引用的内容通常是那些被视作“公共产品”的内容,“权威来源,党报、部委行业报注明来源直接引用;市场化媒体的信息,自己核实后,加上核实的说法再发”,某资深媒体人告诉蓝鲸记者,因此在“甘柴劣火”事件中“官员落马与官场角力”是否隶属于“公共产品”也成为当时论证的重要议题。

在一些新媒体从业者看来,代替“公共产品”的坐标系是“核心事实”,“事实是用来佐证观点的,我们最终要输出的是观点”,一位科普自媒体人认为所有事实都是佐证材料,只要不搬运核心事实和逻辑不能说是洗稿,“我们的逻辑往往没体现在事实描述里,而是体现在行文结构上,以及最终的总结观点上,如果洗稿要照这么算,那我没法混了。”

在现有“引用形式”的争议中,是否注明出处成为了论争的焦点。在三表的文章中,洗稿的认定过程类似于论文的查重,缺乏出处的引用被视作“写作不端”,但这却是目前整个行业的一个普遍现象。对此某从业者发问:“每一段都必须要写清楚原始出处?有没有这个必要性或者可能性,不破坏阅读体验?如果兽爷在文中不提,而在文末统一写来自哪些报道,三表会满意一些吗?”

“阅读体验”是自媒体写作的一个重要标准,考虑到当下的阅读氛围,内容创作者需要想方设法调动读者的阅读兴趣与耐心,于是“故事会体”成为当下盛行的长报道形式,兽爷、戴老板、呦呦鹿鸣等知名自媒体通过这种文体收获不少爆款。

这背后的逻辑正如“刷屏APP”内容负责人赖捷说的那样:“一方面是为了显示自己牛逼,让韭菜们觉得‘哇他知道好多秘闻’;另一方面严格注明信源以及进行交叉印证,文中就会不断出现‘根据财新披露的数据’、‘但xx媒体报道表明’等语句,会让故事文本支离破碎,打断读者情绪,而通过一以贯之的叙述调动韭菜情绪,是公号吸引转发的关键。”

绕一圈其实问题终究还是回到了“自媒体与流量”的困局中。在流量红利殆尽但内容创业者众的“后自媒体时代”,注意力与流量是写手必争之地,克制客观的深度写作缺乏更广阔的市场,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传统媒体”在内容消费一役中落败的原因。

而经过千千万万的自媒体人验证,“情绪”、“热点”是收割流量时最容易掌握的技巧。追热点意味着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你去实地考察、翻书研究,很容易陷入“网络信息组合拼凑”;而“情绪”的渲染则对写作手法有着“特别”的要求,从标题到行文处处需要设计,“标题党”、“故事会体”便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

你可以说这是内容时代的转向,也可以说这是内容生产的堕落,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时代变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本文经授权由艾瑞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