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花样作死”孙宇晨

来源:潮起网    作者:      2019-07-24

导语:当吃瓜群众为了这只价值超过三千万人民币的“鸽子”议论纷纷时,孙宇晨旗下的波场基金会又说“巴菲特方面同意饭局改期,不取消”。

宣称“爽约”了天价巴菲特饭局之后的孙宇晨,可能正躲在屏幕背后笑看舆论的高潮不断。更让“戏精”孙宇晨“加戏”的戏码还在后面,当吃瓜群众为了这只价值超过三千万人民币的“鸽子”议论纷纷时,孙宇晨旗下的波场基金会又说“巴菲特方面同意饭局改期,不取消”。

这种没有底线的“加戏”操作贯穿了孙宇晨“出道”之后的所有职业生涯,不了解他的人往往“目瞪口呆”,了解他的人却又笑而不语。结果,晚上又出来一个更劲爆的消息,财新记者确认孙宇晨已经被边控,并且中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已就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等问题,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调查。

这样一个深谙炒作戏码的90后“成功人士”,正不断以“年少成名”的姿态挑战着大众的神经,也给当前“笑贫不笑娼”的商业环境添加了一笔浓墨重彩的“注脚”。在大众普遍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区块链行业中,“戏精”孙宇晨正如鱼得水地不断上演着类似的戏码。

一系列“骚操作”过后,已经沦落到“人人喊打”境地的孙宇晨真的做到了“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了吗?也不尽然。即便他真的获得了超乎常人的名声、财富、影响力,但大众和舆论正愈发对孙宇晨的种种行径“审美疲劳”,未来……等待孙宇晨的,真的有未来吗?

“戏精”本尊,孙宇晨其人

7月23日一早,孙宇晨在自己的微博上称“取消了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对于取消原因,孙宇晨表示是因为自己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目前身体情况一切稳定,处于恢复期,无法接受采访,请各位原谅”。孙宇晨还强调,对于格莱德基金会的捐赠已经完成,仍然有效。

巴菲特午餐活动开展二十年来,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盛景”,孙宇晨这一次所谓的“放鸽子”一时间登上了各大新闻榜单的头条。

网友大量讨论之外,行业内的币圈大佬们也纷纷表示惊讶,就在舆论持续升温、风评逐渐倒向对孙宇晨又一次“炒作”的批判之时,孙宇晨旗下的波场基金会官微发布了一条微博:“波场基金会宣布将推迟孙宇晨与巴菲特的午餐会面以及相关的新闻发布会。孙宇晨近期因****结石需推迟午餐安排,相关各方都已同意巴菲特午餐以及相关事宜改期”。

从“取消会面”到“改期”,孙宇晨就这样又一次“调戏”了广大网友的神经,就在大家都觉得此前孙宇晨以破纪录的3153万元人民币的竞拍价格拍下第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已经是集“炒作”之大成时,不按套路出牌的孙宇晨竟然用一手“翻云覆雨”再次让自己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

只是这一次,孙宇晨招致的已经是铺天盖地的骂名了。

对于“戏精”孙宇晨其人,从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新闻之后,他的知名度已经从币圈扩展到大众层面,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知名人士”。

从顶着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头衔四处招摇,到后来被Ripple Labs打脸说“不认识他”,从与火星人许子敬“撕逼”,到被自己的前COO刘明“揭底”……联想到孙宇晨过去靠着招摇撞骗、疯狂炒作的操作在币圈频频登上风口浪尖,这一次的巴菲特午餐“剧本”倒是显得理所当然了。

让人很难相信的是,孙宇晨是一名名副其实的90后,别看从年龄和外表上来看他还都略显稚嫩,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马云门徒”、“波场创始人”、“移动社交应用陪我APP创始人兼CEO”、“亿万富翁”、“意见领袖”等标签。

当然,这些标签大多数也都是他自我包装的。在孙宇晨的口中,他是“新时代的创业青年”,但在行业中,年纪轻轻的他就有了“币圈贾跃亭”的外号。

显然,这样的外号并不是什么好称呼,围绕在这种“恶评”背后的,是孙宇晨旗下公司的种种负面新闻,以及他过去一系列“底线”堪忧的操作。

“陪我”APP因提供涉黄音视频服务遭新华社点名、宣称要赠送2亿元给波场早期持有人却被质疑为“赠送代币、噱头大于实际”、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时与王小川的“论战”……孙宇晨频繁炒作话题、制造噱头的操作正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他“路转黑”。

遭遇大佬一致“抨击”,孙宇晨还要不要在圈里混了?

颇受争议地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的“操作”可谓是孙宇晨人生中的“巅峰时刻”,他的营销、炒作功力在这一次事件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正式公布以3153万元人民币“天价”购得午餐机会之前,孙宇晨就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进行预热炒作,正式拍下的消息发出后,他更是连发十几条相关微博,“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标签一度成为微博热搜。

孙宇晨不遗余力的力推之下,他的名字开始“脱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关注孙宇晨的个人经历与为人,在这些关注的声音中,搜狗CEO王小川把孙宇晨看作骗子的话题开始引爆。

年初的时候,孙宇晨发了一条朋友圈:“新年与朋友翻起一张照片,2014年11月24日,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孙宇晨还说,“创业最终还是为了改变世界,也不是为了复仇,也不是为了证明他错我对,但这些刻骨铭心的耻辱与鞭策,又未尝不是奋斗的动力呢”?

借着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所取得的关注度,孙宇晨对于王小川的“记仇”言论开始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和关注,随着孙宇晨这种时隔多年“碰瓷”王小川式的言论逐渐在大众层面“升温”,王小川也在微博上作出了回应:“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有的人以为是身价,有的人以为是市值。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时隔多年,本来就是主动“碰瓷”、也热衷于炒作的孙宇晨显然没有打算“放过”王小川的回复,他马上抓住了王小川言论中提及的“市值”关键词做起了文章。

孙宇晨主动转发了王小川的回应微博并评论,“其实对于往事,我也不过当做一种鞭策,早已进入了我没有敌人的状态。不过就正如科学家得有科学发现,艺术家得有作品,创业者产品与其市值也是对创业者的衡量。我们不如放下成见,再来一场三年之约,看看2022年6月之时,波场与搜狗市值孰高孰低?赌注一百个比特币”。

孙宇晨与王小川的“口水仗”不仅让孙宇晨面临了更多“炒作”、“碰瓷”的质疑,还引发了一众创投圈大佬的“站队”。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声援王小川称,“赞小川!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比金钱重要”;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自己的朋友圈称,“孙宇晨强拍巴菲特,是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国际上去了,无疑给全世界传达非常错误的信息,进一步丑化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发文抨击孙宇晨,“知耻而后勇本来是好事,但是不知耻而行骗招摇过市就搞笑了”;繁星集团CEO刘洋的言辞更是激烈,他说,“孙宇晨是个智商、情商极高的骗子”,“各位记住了,如果你不是比他还厉害的骗子,不要买他的币”。

更有意思的是,孙宇晨的同行们也不太认他的账。拍下午餐之后,孙宇晨曾表示要带上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一起参加巴菲特午餐,但赵长鹏并不领情,他公开表示拒绝孙宇晨的午饭邀请。

无论是圈内还是圈外,无论是大佬还是大众,孙宇晨似乎都无法消除质疑的声音,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长期以来对外频繁表现出来的“投机”、“炒作”风格正在让所有人“厌恶”。再加上孙宇晨旗下公司频繁卷入“割韭菜”、“涉黄”、“诈骗”等负面新闻,他的“戏精”本色正愈发失去路人好感。

孙宇晨的上位史,就是一段高级网红的炒作史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孙宇晨的“成功”经历中一直伴随着“不走寻常路”的基因。

从认为参加高考“是一种相当可耻的行为”,到参加了第八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和北京大学自主招生考试落选,孙宇晨在自己的求学生涯中一直不愿意“循规蹈矩”。

不得不选择“迎合”应试教育的他,最终凭借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被北京大学降低20分录取。进入北大后,他先在中文系,随后又转入历史系。

北大的学术氛围似乎并不能让孙宇晨沉下心来,在北大期间,它发现“北大衡量学生的东西都是假的”,于是创办了《每周评论》来评论校内时政,还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北大学生会主席,虽然没有成功,但在彼时的人人网上,孙宇晨还是以学生身份获得了自己网络炒作的“第一桶金”,成为不少学生膜拜的对象。

在北大就读三年之后,孙宇晨选择提前1年从北大毕业、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2011年,在宾大毕业前夕,孙宇晨在自己创办的网络杂志《新新青年》上,以一系列“抨击北京大学会商制度”的文章开始在商界“崭露头角”,他说,“罪恶的北大会商制度终于被曝光了,这是一个旨在将全面控制学生制度化的残酷设想。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呢”。

然而就是在这个孙宇晨参照当年陈独秀《新青年》办起的《新新青年》杂志上,孙宇晨面临了人生中第一次大范围的“质疑”,原因就在于普林斯顿大学沈诞琦发表长篇日志指责该杂志中文章系抄袭。在沈诞琦将相似之处的“实锤”一一曝光之后,她要求孙宇晨公开道歉。

可是被坐实抄袭的孙宇晨却始终拒绝承认抄袭、拒绝道歉。这次事件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孙宇晨在原先所谓作家圈、媒体圈的信誉彻底破产,没有人再相信孙宇晨的“专业操守”了,这也直接导致了孙宇晨开始把目光放在以社交、区块链等为代表的其他行业领域。

尽管孙晨宇被迫选择“脱圈”,他却一直没能摆脱人们对他“抄袭”、“死不认账”的质疑,一直到他对外发布波场币时,孙晨宇还被以太坊创始人“V神”吐槽“白皮书是复制粘贴的”。

而波场币白皮书的抄袭事件也像此前的文章抄袭事件一样被“坐实”。协议实验室的创始人Juan Benet曾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对比照片,表示波场项目白皮书英文版本中至少有九页都有抄袭的痕迹。

但切入区块链“风口”的孙晨宇却愈发“如鱼得水”。2013年,孙晨宇号称通过投资特斯拉、比特币、唯品会等赚了数千万的“第一桶金”,随后他就开始了一系列“戏精”的操作。

回国创业之后,孙宇晨先是给自己贴上九零后创业、北大历史系第一、马云湖畔大学学员等标签疯狂炒作,随后又不断以创业者的身份参加《非你莫属》、《鲁豫有约》等节目频频曝光。

在频繁的媒体采访中,披着各种“光环”的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犀利”和对名利的热切渴望,这让自带“争议”标签的孙宇晨很快就成为了一名颇有名气的“网红”。

2015年,孙宇晨和彼时的“情趣内衣女王”马佳佳疯狂炒作CP,举行了一场引爆互联网世界的“互联网众筹婚礼”,两个争议性的话题人物打包炒作下,孙宇晨将自己的“网红”名气再一次扩大。虽然事后看来人们愈发把他当年的这么一次炒作当成是一场闹剧,但毫无疑问的是,孙宇晨真的红了。

在这种背景下,孙宇晨终于开始把目光瞄准到区块链行业,2017年8月,孙宇晨宣布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开源全球数字娱乐协议“波场Tron”,并在次月开启了1000亿枚代币波场币(TRX)的ICO。需要指出的是,孙宇晨在发币过程中深谙宣传炒作套路,在宣传海报中直接写上了“你本应更富有”等直白的广告语。

币圈热潮下,孙宇晨转身成为币圈“大佬”,波场在币安进行的共计五亿波场官方代币TRX的抢购活动中,所有份额在53秒之内就被抢购一空。而用户们热抢的基础,就是孙宇晨已经提前了很久的炒作、造势与病毒式营销。

2017年底,波场在国外登陆了交易所,起初一枚TRX的市价仅为1分。但随着比特币价格持续走高,代币市场开始逐渐回暖,TRX市价开始持续走高。与此同时,有媒体发现至少有超过一半的TRX存储在同一个钱包中。这意味着市面上流通的“散户”的比例非常低,流通市值金额也与波场白皮书分配计划完全对应不上。

简单来讲,波场币TRX在一开始就被某几个“庄家”完全控盘,孙宇晨收割“韭菜”散户的架势非常明显了。随后,网友发现孙宇晨的钱包连续19天、每天发送了2亿个TRX至币安等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等其他代币,这总计60亿TRX、市价达120亿的资金似乎落到了孙宇晨的个人账户。

作为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的这种“疯狂收割韭菜”的操作虽然让他一夜暴富,却也让孙宇晨面临了持续的口诛笔伐。

此后,TRX也一路下跌,关于“孙宇晨套现跑路”、“孙宇晨逃往美国”、“孙宇晨收割120亿”的话题屡屡成为币圈头条。

众说纷坛之下,外界无从知悉孙宇晨到底套现了多少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凭借着这波操作成功让自己实现了“财务自由”,只是ICO风口之下的“韭菜”们沦为孙宇晨“成功”之下的背景板。

2017年8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防范各类ICO相关风险》的提示,提及ICO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不少国内一线主流媒体也纷纷发文揭露ICO陷阱。

监管趋严之下,孙宇晨却继续“无所顾忌”地进行疯狂的自我包装和炒作,宣布TRX正式完成ICO之外,孙宇晨又频繁蹭以太坊、V神等币圈“大佬”的热点,写书、自我包装成高影响力作家、微博炒作、币圈偶像形象包装……一直到天价拍得巴菲特饭局,孙宇晨仍然在坚持维护着自己“年少有为”的人设。

孙宇晨的上位史,就是一段高级网红的炒作历史。“戏精”之下的孙宇晨正在不断享受着舆论的狂欢,但在他风光的外表之下,仍然有几个问题构成巨大的“隐忧”:“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这些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的问题虽然帮助孙宇晨成功走上了人生巅峰,但未来随着舆论的聚光灯对孙宇晨愈发放大,他是不是还能继续这么顺利地走下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