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我们能避免科技巨头的数字窥探吗?

来源:Nei.st    作者:      2019-08-28

导语:我们能避免科技巨头的数字窥探吗?科技记者 Joel Stein 近日试图“避开硅谷”,展开大作战。Joel Stein 日常会使用各种互联网服务,从 Google、 Facebook、Amazon 到 Lyft、Uber,还有 Netflix、Hulu 和 Spotify,还有语音助理 Echo、家居助理 Google Home、 MacBook、Google Nest 温控器、Fitbit 手环和网络媒体播放器 Roku。

我们能避免科技巨头的数字窥探吗?科技记者 Joel Stein 近日试图“避开硅谷”,展开大作战。Joel Stein 日常会使用各种互联网服务,从 Google、 Facebook、Amazon 到 Lyft、Uber,还有 Netflix、Hulu 和 Spotify,还有语音助理 Echo、家居助理 Google Home、 MacBook、Google Nest 温控器、Fitbit 手环和网络媒体播放器 Roku。

他意识到,想重新拥有私隐,只有一个选择:用新设备来对抗在用的设备。

他不想让硅谷知道他在购买私隐保护设备,所以决定只选择那些总部不在湾区的企业产品,而且,购物过程也要避开那些科技巨头。

拔掉 Echo 和 Google Home 电源后,Joel Stein 决定停止在任何网上表格里填写他的手机号码和电邮地址。“在互联网,一个手机号码比一个社会保障号码更有价值。因为它包含的信息要丰富得多,”隐技术公司 Anonyome 表示。Anonyome 开发了 MySudo,它能让用户产生多个电邮地址和手机号码。

Joel Stein 使用 Jumbo 擦去了 Twitter、Google 和 Alexa 过去的记录。

在购买设备之前,Joel Stein 想先确保自己的数字轨迹是非公开且安全的。他换到了能拦截广告、不会记录信息的 Brave 浏览器 (不过,这家公司的总部位于旧金山,更糟糕的是,掌管它的是 Brendan Eich,联合创办了 Mozilla,创立了 JavaScript);弃用 Google,转用总部位于费城的 DuckDuckGo,它不会跟踪用户的搜索内容或定制搜索结果;开始使用洛杉矶的 Burner,将电话号码的区号改成自己选择的地方。Joel Stein 用伪装的号码给妻子发了条短讯,假称自己是孩子同学的父亲,对她很着迷。妻子回家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似乎非常兴奋。

为了网购时不被跟踪,Joel Stein 申请了一张匿名银行卡。Privacy 提供了用于网上不同用途的虚拟银行卡,这样即使商家发生了风险,也无需取消关联卡片。

准备购物了。Joel Stein 创建了一个新的电子邮箱,然后在亚马逊购买了一个防窥屏。

Joel Stein 不想在亚马逊新帐户里留有真实住址,考虑使用位于佛罗里达州迪克西县旧城的匿名邮件转发服务 Rapid Remailer。不过后来发现可以将包裹寄到自提柜,离他最近的一个叫“贾丝廷”(Justine)。

为了确保去跟这位“贾丝廷”会面时不会被认出来,Joel Stein 弄了点伪装。“面部识别技术现在成本很低,可以在每家星巴克咖啡馆都安装一个,然后等你排到队伍前面的时候,你点的咖啡就已经准备好了。”为摆脱面部识别系统的跟踪,Joel Stein 选择了萨尔瓦吉奥 (Leo Selvaggio) 面具。萨尔瓦吉奥是布朗大学多媒体实验室的一名艺术家,他以自己的脸为范本制作该面具,戴上它,你就以他的面目出现在城市监控系统里。

还有车牌,警方一直自动拍摄车牌,并将停车点信息记录到资料库里。Joel Stein 打算购买一副透明的反光的车牌遮挡罩,不过最后还是没买,因为目前这种东西属于违法物品。Joel Stein 采取的办法是给这套系统来点干扰。他 用新邮箱和虚拟银行卡买了一件数字防御基金 (Digital Defense Fund) 的 T 恤,上面有一堆车牌图案。它出现在摄像头前面,给资料库输入混乱信息,减低其用处。“这是一种表达你的小小抵抗意愿方式。”

开始行动前,Joel Stein 照了照镜子,里面的自己穿着闪光的车牌 T 恤,戴着萨尔瓦吉奥的人脸面具,看起来这么古怪,硅谷的人甚至不需要数码手段,只听人们口述就会知道他的行动。

Joel Stein 需要一个更妥善的计划。Reflectacles 眼镜有透明镜片和反光镜框,能让摄像头和红外线扫描器无法工作。戴上它后,Joel Stein 的 iPhone 认不出他了,就像他闭上眼睛它也认不出一样。

在出门去提货点之前,还必须将手机设成静音。Joel Stein 花了 9 美元买了一家中国公司生产的小布袋,这个黑色小布袋里面有银色内层,能将手机收发的任何讯号变成静音,这跟直接关机相比也许难度更大,但更像间谍的做法。如果肯花上 1600 美元,Joel Stein 还可以把手机和芯片式信用卡放在一件荷兰公司 Project Kovr 的反监测外套里。

NPCGS9tbgLdZXs3.jpg

就这样,Joel Stein 戴着 Reflectacles 眼镜和带着小布袋来到“贾丝廷”面前。Joel Stein 的计划之前一直进展得很顺利,但此时他突然发现,要打开柜子,唯一的办法是出示手机。它需要扫描他新邮箱之前收到的条码。Joel Stein 本可以回家把它列印好再回来,但他有点懒了。Joel Stein 从小布袋里取出手机,然后迅速找出那封邮件。随后,一只柜门弹开,Joel Stein 取出了包裹。但此时 Joel Stein 意识到他的行动失败了。就在那短短的几秒之内,硅谷已经得到了它需要的所有东西。之后 Joel Stein 到 Google 上搜索地图,发现贾丝廷的位置跟 Joel Stein 过去七年来去过的所有其他地方都在 Google 记录里。

nPMkefDBLNQ5ChW.jpg

没过三个星期,Joel Stein 就对如此小心谨慎感到不耐烦了。小布袋被扔到车后的某个角落里,因为他喜欢用手机进行卫星定位。他不再在公共场合戴 Reflectacles。没在一直删除新发的旧帖。他用回自己 的信用卡从亚马逊买东西,然后选择送货到家。又把 Alexa 重新插了回去。

对此,公民自由联盟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的吉尔默 (Daniel Gillmor) 并不感到意外。他说,“私隐问题不能单靠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这就像只靠 Joel Stein 自己搞废物利用并不能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一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