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网络小贷牌照转让“遇冷” 高门槛让后来者难入局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9-09-25

导语:在网络小贷行业有望迎来分类监管的大背景下,此前动辄叫价上亿元的网络小贷牌照转让和受让市场开始“遇冷”。

在网络小贷行业有望迎来分类监管的大背景下,此前动辄叫价上亿元的网络小贷牌照转让和受让市场开始“遇冷”。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与2019年4月的火爆转让市场相比,网络小贷牌照价格已经出现下跌,此前飙升至上亿元的牌照价格已不见踪影。

不仅政策的预期让许多欲转型的平台望而却步,此外,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由于目前对P2P网贷行业打击得非常厉害,网络小贷牌照的新股东要求2018年度有10亿元的资产才可以购买。高门槛、高资质也成为很多平台“隔岸观火”的主因。

牌照价格缩水

从几千万飙升至上亿元又急速下跌,从受追捧到无人问津,2019年的网络小贷牌照转让市场着实不平静。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网络小贷牌照价格较此前火爆转让时的高位大幅缩水。而各大金融牌照买卖群最近也安静了许多,当记者以直接买家的身份多次询问后,才有寥寥无几的中介人士向记者询问买卖事由。

据一位牌照中介称,自己手中的网络小贷牌照价格在6300万元左右,主要能做全国性的小额贷款业务,该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金为3亿元,杠杆率为2.3倍,股权结构为法人股+个人股,注册地为南方地区经济发达城市。这一数据较记者2019年4月调查的8500万元打了近7.5折。另一位牌照中介人士也表示,自己手里只有两张网络小贷牌照,都是南方地区,从他提供的牌照资料来看,这两家网络小贷牌照的注册地为江西和重庆,经营范围均是线上全国地区,两家牌照的注册时间均为三年以上,且都在2018年之后就无业务开展,据他介绍,江西地区的牌照价格在6500万元,重庆地区的牌照价格为8000万元。此前叫价上亿元的牌照价格已不见踪影。

另有多个中介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网络小贷牌照行情不好,买家也少。一位中介人士透露称,“目前做网络小贷牌照的人越来越少,越大的单子,牵扯到的利益相关人也越多,不好调节,很难有人拿到一手资料。这两年金融监管越来越严,再加上经济萧条,买家也少,前阵子最热的是基金销售牌照和投资咨询牌照,不过这两个牌照非常稀缺,价格也高,网络小贷牌照前段时间很受欢迎,但目前监管也严查牌照买卖,所以卖家都很小心”。

对网络小贷牌照价格缩水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分析认为,受到现金贷监管趋严的影响,现金贷行业的运用成本上升,利润下滑,进而导致网络小贷牌照的作用下降,买方和卖方在心理价位上存在差异,从而导致交易遇冷。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从市场需求来看,买方市场持续萎缩。网络贷款、消费金融相关业务的利润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呈现出整体下滑之势,再叠加严监管,能够留在相关行业的玩家越来越少。“从政策预期来看,一方面牌照转让被监管关注,而另一方面市场隐隐出现年底网络小贷的统一监管办法即将出台、网络小贷牌照即将开闸的预期,部分实力玩家不急于收购牌照,而是出于观望的心态以静观其变。”苏筱芮说道。

高门槛导致新玩家难入

网络小贷牌照价格缩水与监管趋严无不相关,政策的预期让许多欲转型的平台望而却步,但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高门槛、高资质也成为很多平台“隔岸观火”的主因。北京商报记者以欲涉水金融领域的平台人士名义与牌照中介人士交流时,有不少中介人士不建议购买网络小贷牌照。“你要的是小额贷款牌照,但目前P2P网贷行业打击的非常厉害,对资质的要求也特别高,牌照的新股东要求2018年度有10亿元的资产才可以购买,想要涉水金融领域不一定要从小额贷款做起。”一位中介人士说道。

从另一位中介人士提供的牌照买家资质要求来看,欲购买网络小贷牌照的股东需满足资产负债率不高于70%、未分配利润大于0、审计报告期内各年度营业利润及利润总额均大于0等硬性条件。此外,主发起企业除应符合上述条件外,还应符合:存续期满三个会计年度,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且近三个会计年度累计净利润大于3000万元;权益性投资余额加拟投资小额贷款公司金额不高于净资产额的50%等要求。对一般企业法人发起人或股东来说,除了应符合上述条件外,还应符合设立满一个会计年度;权益性投资余额加拟投资小额贷款公司金额不高于净资产额的70%;上一年度资本收益率不低于5%的具体要求。

自2019年1月初,《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流出后,监管部门鼓励P2P网贷平台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成为首选。但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多个网贷平台相关人士后了解到,他们转型的态度并不是很强烈,一位网贷平台相关人士向记者介绍称,“网络小贷牌照作为一个放款通道的好处在于规避监管风险,例如现在地方监管对于放贷一事检查非常严格,如果有了网络小贷牌照,那就有了合法放款资质,可以先用自有资金放贷,然后再做债转,完成助贷操作,不会有监管问题”。

但他也同样表示,目前平台并没有转型网络小贷公司的想法,网络小贷牌照现在属于暂停审批的状态,新申请的可能性不太大,对平台来说,如果买入已有牌照,会出现两个问题,首先牌照对于买入方的资质要求非常高,一般卖家都要求连着坏账和在贷资产一起买入,这样买方在开展业务前就已经要垫付坏账了;其次,网络小贷的杠杆率太低,根本没法做大规模,而小规模的情况下,也并无盈利可言。另一位网贷平台相关人士也向记者介绍称,目前整个公司的重点主要是金融科技输出,没有接到监管对转型网络小贷公司的具体方案,仍有信心通过网贷备案试点。

网贷之家研究院研究员王海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P2P网贷平台转型网络小贷公司存在很多壁垒。在她看来,网络小贷准入门槛并不比P2P网贷平台低,实力较弱的中小平台申请难度较大;其次,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利用自有资金开展贷款业务,其资金主要来源于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银行融资等,并且各地对网络小贷设定严格的融资杠杆限制。

有望迎统一监管

由于网络小贷目前仍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监管,并未有统一的监管细则,从而也导致牌照转让市场“鱼龙混杂,真假难辨”。近日有消息称,针对互联网小贷公司的规范与发展,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表示,已计划对网络小额贷款实施差异化监管,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网络小额贷款监管制度和经营规则,将提高准入门槛,引入分级管理模式,以推动网络小额贷款从业机构扶优限劣、规范发展。

市场观点认为,细化的方案有助于严控野蛮生长的网络小贷行业风险,但与此同时,牌照的价值也将受到较大影响。在陈嘉宁看来,网络小贷资本金一般为若干亿,算上杠杆,也不过10亿左右,无法支撑许多机构的业务规模需求。既然能放贷还是有价值的,但是监管趋严,很多业务受限,利润受到影响,牌照价值存在一定下滑。

苏筱芮指出,仅凭网络小贷牌照做大网贷业务不现实。目前网络小贷对于两种情况价值较大,一个是盘子不大,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开展业务;第二个是在互金领域有多方布局的主体,网络小贷牌照作为资源,能够与其他业务协同或补充。

“网络小贷行业目前仍存在很多乱象和问题,如高利贷、暴力催收、多头借贷、监管套利、变相高杠杆放贷等。”王海梅表示。她进一步指出,总体来看,目前不少企业选择借助网络小贷的牌照优势从事现金贷业务,这也就意味着其同时存在高利贷、砍头息、暴力催收等现金贷“通病”;存在监管套利,目前网络小贷是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负责牌照发放和监管事宜,相应的监管政策文件也是由各地金融监管部门制定,这就造成各地准入门槛、运营要求等监管标准不一,甚至出现一些持牌机构并没有开展实质性经营业务等情况,形成监管套利,并且目前监管体系存在“重审批轻监管”倾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