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全球最大二房东WeWork把自己卖了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9-10-24

导语:在这盘棋局中,WeWork那次失败的IPO是最先倒下的那块多米诺骨牌。自此之后,藏在资本帷幕后面的WeWork开始露出了真实的惨淡面容。泡沫一个一个破碎,但砸了100亿美元的软银已经无法抽身了。不知道这次的95亿美元,是孙正义的救赎,还是最后一次的豪赌。

在这盘棋局中,WeWork那次失败的IPO是最先倒下的那块多米诺骨牌。自此之后,藏在资本帷幕后面的WeWork开始露出了真实的惨淡面容。泡沫一个一个破碎,但砸了100亿美元的软银已经无法抽身了。不知道这次的95亿美元,是孙正义的救赎,还是最后一次的豪赌。

8

软银下注

WeWork还是逃不过软银的五指山。当地时间22日,WeWork宣布,已经与软银集团达成救助协议。根据该方案,软银将获得该公司80%的股份及控制权,WeWork将成为软银的关联公司,但不是子公司。而软银要付出的是提供总计95亿美元的资金。

软银的钱不是白给的。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这95亿美元的融资方案中包括软银提供的50亿美元新资金和软银向现有股东提供的至多30亿美元的股份要约收购协议,以2015年以来的最低价格19.19美元,绝大部分的股票转让来自于公司创始人亚当·诺伊曼所持有。另外,软银还将加快兑现注资15亿美元的现有承诺。

与其说这是一份救助协议,不如说一纸“卖身契”。软银的进驻意味着作为创始人的亚当·诺依曼将被驱逐出WeWork。在软银加快完成15亿美元的现有注资承诺后,WeWork董事会将任命软银COO马塞洛·克劳雷为执行董事长。WeWork现任董事长亚当·诺依曼将变为董事会观察员。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表示,现在看来,不一定是共享办公不行,软银现在的状况也不太好,自从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之后,就没有更好的投资了。孙正义可能是在资本层面受到了质疑,投资者可能觉得他在全球互联网产业趋势的把握方面存在问题。资本是逐利的,孙正义需要给股东一个交代。

退出由自己一手打造的独角兽公司,不一定是诺依曼的噩梦。毕竟,软银开出了丰厚的回报。救助协议显示,软银计划从诺伊曼手中购买10亿美元的股票,还将向其支付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并提供约5亿美元的信贷资金,帮助其偿还摩根大通的贷款,即诺伊曼将获得高达12亿美元的巨额补偿。

讽刺的是,WeWork最近表示,现在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员工遣散费,只好推迟涉及数千名员工的裁员计划。“我们穷得连员工遣散费都付不起了,但亚当却拿到了12亿美元?”WeWork的员工在网络上发出了这样的灵魂拷问。

微信截图_20191024003040

两月陨落

60多天前,WeWork还揣着热乎的招股书和30亿美元的募资心愿,彼时,WeWork还是华尔街眼中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价值470亿美元。作为全球最大的二房东,WeWork刚诞生时曾被认为是共享经济的又一颗新星,就像Uber改变了出行方式一样,WeWork或许也能改变办公模式。

只不过,站到聚光灯下的WeWork还是没能经受住一轮接一轮的考验,估值从470亿美元到250亿美元,再到120亿美元。10日,福布斯更是将WeWork的最新估值调至28亿美元。而到今天软银接手时,估值约在75亿-80亿美元之间。

对财务问题的质疑是WeWork的最大痛点。招股书显示,WeWork 2016-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看起来还不错。但代价是“烧钱”。2016-2018年,WeWork的净亏损分别为4.29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这意味着,WeWork每获取1美元的收入,就需要支出约2美元。

亏损背后,是WeWork共享办公模式的缺陷。纽约城市大学巴鲁克学院教授、地产学专家帕维尔·克里文科表示,经济的景气程度对WeWork的实际运营影响很大,“因为他们已经与地产所有者签下租约,这部分租约数额超过他们与企业客户签署的租约。因此他们要支付的租金必定超过企业客户要支付给他们的租金。由于经济不景气,客户需求会降低。他们仍然需要付租金,但未必有足够的客户。”

“共享办公在商业拓展性与灵活性方面都不如共享出行。”杨世界坦言,共享出行未来的前景要乐观一些,有自动驾驶和5G技术的加成,在商业变现方面比较可期;而共享办公的商业灵活性比较差,而且持续亏损,共享办公这个概念当年被炒起来的时候与政策鼓励有关,但现在补贴逐步减少,共享办公的资源也在被回收,加上现在整体的商业环境不太好,所以共享办公这种模式便遭到了质疑。

就在WeWork被投资者的质疑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创始人诺伊曼对公司的管理漏洞也陆续被曝光。在飞机上吸食大麻、奢侈的生活作风及公司高管多数为其亲属,接二连三的负面消息让投资者们感到不安。今年8月,就在WeWork上市前夕,有人开始半价出售WeWork的股票,显示出其真实的估值相比之前的470亿美元已经腰斩,下降到231亿美元。

谁酿苦果

WeWork的泡沫破碎时,孙正义的梦也碎了。软银此前已投资WeWork超过100亿美元,再加上目前的这份退出方案,软银还要再投入30亿美元,也就是说软银总共投入在WeWork上的资金超过130亿美元,而这部分股权目前价值大约为70亿美元,投资损失几乎过半。

现在软银的日子并不好过。最新的季度财报显示,截至6月底的净债务约为5万亿日元(约合460亿美元),超过了其9万亿日元市值的一半。截至21日,软银集团的股价从今年7月的高位5885日元跌去了近30%,至4294日元。

作为投资界著名的“独角兽猎人”,孙正义一手为WeWork筑起了高楼。2017年,孙正义与诺依曼第一次会面,当年8月,WeWork宣布完成由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共同投资的44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200亿美元。之后,软银继续砸钱,2018年11月和2019年1月,WeWork分别接受了软银30亿美元和20亿美元投资时,估值也从200亿美元飙升至470亿美元。

而在2016年软银注资前,WeWork远没有这样疯狂。彼时,上海锦江国际大酒店牵头了WeWork的F轮融资,以169亿美元的估值投资了6.9亿美元。也就是说,软银的投资让WeWork的估值提升了约300亿美元。

泡沫清晰可见。30年前,比利时的IWG公司就曾做过共享办公的生意。美国媒体Recode整理的数据显示,IWG不仅在会员数量,而且在覆盖国家和城市、运营的办公地点数量、全球的租赁面积等方面都大大超过WeWork,但估值只有37亿美元。

“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WeWork现在还不够疯狂,要让它更疯狂起来。”在与诺依曼会面时,孙正义说了这样一句话。或许事后诺依曼会想,WeWork是不是应该从孙正义那里少拿点钱。

高楼易建也易塌。不知道95亿美元对于现在的WeWork而言,够不够打一个翻身仗,但这已经是最后一根稻草。

杨世界表示,在软银注资WeWork这盘棋局里,一种是资本层面的考虑,一种是商业层面的考虑,现在看来,资本层面的考虑要多于商业层面的考量,毕竟孙正义还是一个资本操盘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