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再战国会山 扎克伯格不只为Libra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9-10-25

导语:3个多月前,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在国会山遭到了8个小时的灵魂考问;3个多月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同一把椅子上如坐针毡。6个小时舌战群儒,一遍又一遍地表决心,都是为了让监管层心中的戒备稍稍放松一些。但似乎议员们感兴趣的,不只是Libra的危险,还有Facebook这个庞然大物的威胁。

3个多月前,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在国会山遭到了8个小时的灵魂考问;3个多月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同一把椅子上如坐针毡。6个小时舌战群儒,一遍又一遍地表决心,都是为了让监管层心中的戒备稍稍放松一些。但似乎议员们感兴趣的,不只是Libra的危险,还有Facebook这个庞然大物的威胁。

C2019-10-25新闻8版01s00123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Facebook的Libra项目召开听证会,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出席。 CFP/图

微信截图_20191025003551

“我不控制Libra”

美东时间23日上午10时,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麦克辛·沃特斯宣布听证会正式开始,35岁的扎克伯格穿着黑色西装、打着暗红色领带,独坐一桌,承接着60位议员质疑的目光和话语。

这场听证会的主题是“检测Facebook对金融服务业和住房行业的影响”。这一次,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关注点出乎意料地相同,针对加密货币Libra、隐私保护、加密方法和经营公司等各个方面提出了批评。

扎克伯格努力在辩护词中强调Libra的好处:“世界上有十多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他们被金融系统拒之门外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现实的困难,而Libra就是解决方案之一。”扎克伯格表示,Libra项目旨在利用一个安全、低成本且高效的全球转账方式,来促进金融普惠,这将有助于人们摆脱贫困,并将帮助解决社会劳工与企业主的分歧与矛盾。

但议员们并不关心Libra的好处,而是更着眼于Facebook对Libra的影响。比如,共和党的几位议员抛出了同样的问题,鉴于过去的丑闻,他们表示不信任Facebook帮助其24亿用户提供金融服务。

对此,扎克伯格以退为进,先承认了Facebook的错误,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不是Libra项目的“理想信使”,而且Facebook“正在努力建立信任”。进而,扎克伯格又表示,无法代表Libra协会做出重大承诺,因为Facebook并不是该项目的唯一负责人,并补充说,如果合作伙伴与Facebook的方向不一致,Facebook可能退出。

而在长达6小时你来我往的交锋中,“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也是扎克伯格反复强调的重点。为了打消顾虑,扎克伯格甚至放话说,在美国监管机构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在全球任何地方参与推出Libra支付系统。鉴于当前的状况,扎克伯格还表示,Libra不太可能在2020年推出。

“Libra项目有风险”

担忧是一定会有的,就连扎克伯格自己也坦白了,Libra项目的确有风险。就在Libra协会正式签署章程之前,有7家初始成员宣布退出,其中包括PayPal、Visa、万事达、eBay等。因此,有议员提出质疑,Libra协会是否会难以建立遵守现有反洗钱和银行法、保密法等规定的合规制度?

对此,扎克伯格首次给出了回应,称Libra项目有风险,但也强调Facebook并未遭遇危机,表示Libra协会拥有解决这些问题的专业人士,并表示Libra协会正在招募一名新的独立负责人,且不会是大卫·马库斯,后者会负责数字钱包Calibra的运营,而非Libra。

挑战美元的地位是议员们眼中Libra的最大风险。“Libra数字货币挑战了美元的地位,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正在对Facebook构建挑战美元的数字货币计划感到严重关切。”麦克辛·沃特斯表示。扎克伯格对此只能反复强调,Libra的储备金主要是美元,可以延长美国经济在全球市场的主导地位。

虽然扎克伯格的回应也与三个月前大卫·马库斯所言相差无几,但扎克伯格还算镇定自若,没有出现重大失误。正如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Patrick McHenry所言:“扎克伯格不仅是为Libra作证,更是为了给整个数字时代一个答案。”

只不过,扎克伯格的竭力辩护,仍未能让投资者放下对加密货币的担忧。就在周三,全球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开始暴跌,听证会前一小时内,比特币价格下跌超过800美元,最低价格跌破7500美元/个,跌幅接近10%,价格创下今年6月以来的新低。以太坊、比特现金、莱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跌幅均超过7%。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表示,在虚拟货币这个领域,从比特币开始发展到现在,已经沉淀了一些实用的商业价值,是有部分健康的、促进金融改革的有利面,扎克伯格的辩护肯定是站在利于Libra在金融领域施展拳脚这一角度上的。

同时,杨世界也强调,如果Libra过了国会这关,肯定会受到美国政府的监管。因为美国政府对垄断的监管还是比较严格的,Facebook现在用户量太大,不管切入哪个领域肯定都会引发质的变化。金融领域会更明显,一个是体量问题,另一个原因是在这个领域暂时还没有可参照的标杆,属于全球监管的空白区域,所以美国政府肯定会有顾虑。

“Facebook不会逃避监管”

这是扎克伯格第二次出现在国会山,上一次还是在2018年4月,当时他在两天时间内就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滥用Facebook用户数据来干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专家组接受了10个小时的质询。这次,国会自然也没有放过他,话题早就不止于Libra,而是延伸到Facebook的方方面面。

“我们不出售用户数据”,“我们不会使用人们的数据来做出关于借贷的决定,或创建信用报告”,“我们不会与第三方共享有关贷款或信贷决策的信息”,“我们不会将人们的支付账户信息本身用于广告目的”。在证词中,扎克伯格费劲口舌,试图把Facebook从“数据门”后的糟糕印象中拉出来。

但似乎效果并不明显,毕竟Facebook已经自身难保了。就在扎克伯格作证前夕,即美国东部时间22日,纽约州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宣布,45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及关岛的总检察长都将调查Facebook是否妨害竞争。

为了应对监管层的压力,Facebook已经下了重金。Facebook表示,自己在三季度中花费了480万美元来对美国国会议员和监管机构施加影响,意味着今年以来,Facebook在游说华盛顿方面的支出提高到了1230万美元,而去年全年为1260万美元。相较之下,亚马逊在今年三季度的游说支出为400万美元,谷歌表示在7月1日到9月1日之间的游说支出为280万美元,苹果称三季度游说支出为180万美元,奈飞则只有20万美元。

坐拥四大社交工具及20多亿用户,过于庞大的体量是Facebook“非死不可”的主因。事实上,在这次的证词中,扎克伯格坦言,对Facebook来说,这是充满挑战的几年。要在隐私和安全等问题上满足人们的期望,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们不认为我们应该单独处理这些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呼吁政府和监管机构在有害内容上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保护选举、隐私和数据的可移植性”。

在47位总检察长计划调查Facebook的消息传出后,其股价本周二盘中重挫4.1%以上,最终收跌3.91%,创两个多月来的最大跌幅;而在扎克伯格周三的表态之后,Facebook股价收盘时又上涨了3.81%,至186.14美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