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龄12年的我,在QQ语C群里被00后们碾压成渣渣

来源:太平洋电脑网    作者:      2019-12-09

导语:最近上小学五年级的小侄女经常捧着手机聊QQ。起初我以为她是在和小同学们聊作业,便不以为意。直到有天她不小心外放了一条语音消息:“哎哎,我开了个娱乐工作室,你要不要来啊?”我心下一跳,难道这小学生在网上认识了什么社会人士?

最近上小学五年级的小侄女经常捧着手机聊 QQ 。起初我以为她是在和小同学们聊作业,便不以为意。直到有天她不小心外放了一条语音消息:“哎哎,我开了个娱乐工作室,你要不要来啊?”我心下一跳,难道这小学生在网上认识了什么社会人士?

在潜伏了许久之后,我终于在她未退出的QQ发现了她秘密。在她的聊天列表里有个置顶的QQ群聊,名字为“繁星熠熠工作室”。如果不是因为我家里小学生在群里的title是总监,我差点要怀疑这是一个工作群聊。

这个工作室有logo、slogan、有严格的公司规章制度,有明确的人员分配,群成员的工作具体到CEO、总监、策划、宣发、执行,有点像大学时期的笔者参加过的模拟创业大赛。

后来,经过小侄女的科普,我才知道这种在QQ群聊里的模拟玩法有个专属名词:语言cosplay,简称语C,就是用文字、语言描写的方法来玩角色扮演。

“这不就是在线版过家家吗?”

我的这个问题遭到小学生的炮轰,她说过家家是小朋友才玩的游戏,语C群要复杂严谨多了。我还想继续发问,小学生不耐烦地朝我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去玩玩不就好了?”

作为曾经也引领过一段潮流的QQ新人类,我简直无法忍受这种敷衍。时间倒退十年,这段对话也曾发生在我和父母身上。此刻我才体会到作为大人那种仿佛被时代抛下的慌张感和焦虑感。

于是我在QQ里随机寻找群聊加入,试图在00后人群中找到存在感。我筛选出来的第一个群聊是某“语C聘亲群”。

聘亲?是哪部小说?还是什么动漫?

小学生告诉我,聘亲就是聘亲戚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在网络上认亲戚,聘姐姐、聘哥哥甚至聘爹妈。这让我想起当年非主流文化流行的时候,网络上也有各种认哥哥妹妹的认亲网友,由此可见流行确实是一个圈。

就这个了!我迅速提交了入群申请,并根据群主要求输入了一个打算在群里用的昵称ID:李白。

一分钟后,管理员拒绝了我的入群申请,理由是输入三禁。这下我是真的懵了,输入三禁是啥?

搜索引擎告诉我,语C圈的国际三禁指的是:白娘苏。研究了好一会,我都不知道李白和国际三禁有什么关系,大概是李白这个昵称知名度太广,管理员觉得太狂傲了。

我又改了一个非常低调的昵称提交入群申请:三娘。这次管理员很快就通过了,进群后管理给我发了一堆群公告,三番五次提醒我修改群名片和提交人设。

我在群里默默潜水了两天,才发现聘亲群原来就是一个类似中介平台的群,一个给众多想进入或者招新人的语C群、配音群的扩列渠道。群里每天有许多负责宣传的同学在为自己的群拉新,拉新宣传语风格多样,从古风诗歌到英文的文案都不缺。

群宣文案还会定期更新优化,我所在的语C圈负责宣传和文编的两位00后,工作思维不输职场人士,经常会总结:今天去了多少个群宣传、拉新成功率是多少、原因是什么、宣传文案要不要写一份新的、新的文案风格走什么路线......

不得不说,认真玩的00后们真的很优秀啊!

我在其中挑选几个比较有趣的群申请加入。这次进去的门槛就比较高了。首先,在申请进群之前,需要先去一个审核群里面试,除了一面还有二面。审核群里的各位老师验证通过后,才有资格进正式的语C群。

面试的要求是编写一个符合群聊的人设,就是我想在这个语C群里用的人物设定,人设的大概模板是这样的。

我拿金庸先生《白马啸西风》里的人物金银小剑三娘子稍微修改了下提交过去,这个人设在群里被众多00后老师们评头论足了十几遍,具体抠到某个字眼适不适用于这句话。

当下我只有两个念头:他们一定没看过这本小说,以及这群00后老师以后千万不能去当甲方爸爸。

返稿返到快失去耐心时,我终于被拉进了正式的语C群。这个语C群超过1000人,其中800人是00后。

群里有些小朋友,年龄甚至比我Q龄还短,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成为我的导师。我在进群的第一天,就被反复提醒要去修改群名片和完成群里的作业,把人物小传写出来。

“三挂一。”

“要三挂一哦~”

“挂了没??”

我实在不明白三挂一是什么玩法,于是私下戳了一个比较活跃的群友卑微提问:“请问下三挂一是什么意思呀?”

这一句话就暴露了我是小萌新的身份,对方一眼识破:“宁之前没进过语C群吧?”

我感到很羞愧,同时降维成小学生生硬卖萌:“嗯啊,小姐姐你能带带我吗?”

“三挂一就是在个人资料QQ网名、QQ签名或者公司处挂上门派名字,我一般会挂在公司那里”。我又去查了下三挂一是怎么挂的。

我的笨拙让小姐姐看不下去了,“我给你介绍个师父吧。”她说,同时谆谆教诲我要尊师重道,礼貌谦让,要懂规矩。

很快,有个即将成为我师父的人来加我,并将我拉入了师门——另一个分群,XX堂。

这里插叙说明一下,在这个语C群里,分支可谓源远流长。有几个初创成员,都是掌门、大长老级别的存在。整个语C群就是一个大门派,各位长老可以收徒,徒弟又继续收徒,然后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我的师父迅速给我发来几份语C群入圈指南,后来我才知道师父是个初中生。

这几份资料为我这个小白迅速融入语C群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不仅教我怎么对戏,还附带了很多我听不懂的名词解释。

就这样,我成为了门派大群里辈分最小的小徒孙,在小师门群里,依然是最底层的存在。

“终于有新人了!我当师姐了哈哈哈!”

这时候我的师父也发话了:“大家来欢迎一下小十六。”

小十六?我扭扭捏捏地在群里发了几个表情包,然后师父喊我,“小十六,你能改名成西瓜吗?”

“为...为啥呀?”

“因为我不喜欢柚子,我喜欢西瓜”。我的师父今年才上初二,但已经有了说一不二的威严。

我非常想拒绝,因为我喜欢柚子,不喜欢西瓜。但是师父不允许,他私聊我,给我发了一堆门规家规,第一条就是尊师重道,并强调以自愿为原则,“为师不强迫要求。”

我......这......哎!

为了能在群里混下去,最后我还是成为了西瓜小十六。

说到这个家规,虽然没有三千条,但也不少,例如:不能加入其它门派、不能刷屏、不能组CP、不能冷落师兄弟姐妹,要定时出勤,缺勤要有请假条......更严格的是,退出师门要写800字申请书,否则就会成为江湖离经叛道、有辱师门的叛徒。

师门小群里每天都有作业,每天晚上八点要出来语音电话对戏,然后九点钟再去大门派群文字对戏,也就是pia戏。pia戏有不少要求,不能插麦、不准闲聊、人设不能崩。

在这期间,柚子酱为了积累更多素材,偷偷违反家规,又加入了另外一个语C群。

但是这个语C群就比较坑,人设只能有一个,改人设要向群主交100块,第二次改皮就要交300块。这分明是披着语C群皮的诈骗群!

加入语C群半个月,我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每天要固定去完成任务外,还要不停地学习新知识。例如【。b】这个符号的用法。

最后我不得不以要复习月考为由,向我上初二的师父请假。

很多人天真地认为用户已经向转移,“现在还有人在用QQ吗?”这样的问题不仅听到过一次。如果你也觉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在用QQ了,那只能说你不在这个圈层之内。

事实上,刚过完20岁生日的,非但没显老态,反而更加年轻化。据腾讯在11月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腾讯QQ的月活用户为7.31亿。

有这么一个说法:00后们用微信的理由,是因为长辈们都在微信,而QQ才是他们兴趣的所在。为了满足这群用户们对社交的要求,腾讯QQ开发了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功能:扩列、暖说说、种草养火花等等。

如果是许久未登录QQ的老用户使用新版本,很可能会觉得无所适从:以前的某些入口不见了、新增了某个没用过的功能......但如果仔细玩一两遍,你可能又会发现其实这些玩法都是换汤不换药,核心功能和当年90后玩的大同小异。暖说说不就是换个皮的踩空间吗?扩列就是将加好友的入口提出来,让用户寻找陌生好友的路径更加便捷。

因为最近使用QQ的次数变得频繁,我又打开了关闭多年的QQ空间。曾经我也为了获得更多评论用心编写过说说,曾经我也为了让留言板更热闹到处去QQ空间串门求回踩。

看着当年那些略显中二稚气的痕迹,我忽然明00后们加入这些群聊的意义:除了排遣外,恐怕也有想获得外界认同感的情感需求。就如上文提到的,我那个初中生小师父。

写到这里,柚子酱知道必须要亮出自己的观点了,我是怎么看待这些语C群聊?

我认为不沉迷,别入戏太深,语C群里的确能学习到一些新知识。在上面的语C群里,pai戏之余经常有人分享资料和见解,从中国文学常识到中国天文考古学、从高中数学公式使用方法到配音气息训练课程、为了立住某个人设,他们可以翻遍山海经、四大名著,从古代兵器到宫商角徵羽都可以讲得头头是道。

我不想像当年人们妖魔化90后非主流一样,妖魔化00后的语C群。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表达方式,当你也开始排斥某些新生事物,视其为洪水猛兽时,可能是因为你的心也不再青春了。

不过道理都懂,最后我还是成为了当年自己讨厌的人,严格限制了小侄女上网的时间和次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