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美国科技创业十年繁荣后迎来寒冬:停工、关店蔓延 有的把机器人都裁了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2020年02月25日 11:59

导语:上月, 机器人披萨配送初创公司Zume Pizza和P2P租车公司Getaround裁减了超过500名员工。随后,基因测试公司23andMe、物流初创公司Flexport、火狐浏览器开发商Mozilla和问答网站Quora都先后宣布了裁员的消息。国外媒体周一撰文指出,在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繁荣之后,许多炙手可热的科技初创公司开始面临着裁员、停工、甚至是关门歇业。

上月, 机器人披萨配送初创公司Zume Pizza和P2P租车公司Getaround裁减了超过500名员工。随后,基因测试公司23andMe、物流初创公司Flexport、火狐浏览器开发商Mozilla和问答网站Quora都先后宣布了裁员的消息。国外媒体周一撰文指出,在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繁荣之后,许多炙手可热的科技初创公司开始面临着裁员、停工、甚至是关门歇业。

在过去的十年里,科技初创企业的发展异常迅猛,以至于聘用员工的速度都无法跟上发展的脚步。只不过曾经的辉煌已是明日黄花,如今的它们已开始成群结队的裁员。上月, 机器人披萨配送初创公司Zume Pizza和P2P租车公司Getaround裁减了超过500名员工。随后,基因测试公司23andMe、物流初创公司Flexport、火狐浏览器开发商Mozilla和问答网站Quora都先后宣布了裁员的消息。

“这感觉就像是在清算,”纽约风投公司Lux Capital的风险投资人乔希·沃尔夫(Josh Wolfe)说。科技初创产业长期以来一直将自己标榜为创造就业和创新引擎,催生了许多瓦解乱根深蒂固行业的众所周知的品牌,如网约车巨头Uber、民宿行业的标杆企业Airbnb等等。对该产业而言,这绝对是令人羞愧的转变。

科技初创企业的崛起,得益于投资者资金的持续推动。过去十年中,投资人向美国的科技初创公司注入了约7630亿美元,推动了这批年轻的企业在快递、房地产和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商品等领域的成长。与低成本的软件初创公司不同,这些私有公司经常通过对有形资产和员工进行大笔投资、同时又赔钱的方式来对抗老牌竞争对手。

如今,恰恰是那些曾经被热炒的领域出现了回调。根据媒体的统计,在过去的4个月中,全球已有超过30家初创公司累计裁员超过8000人。根据跟踪初创企业的全美风险投资协(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和数据供应商PitchBook的数据,对年轻企业的投资已有所下降,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有2215家初创企业进行了融资,这是自2016年末以来的最低数据。

这些并不是变化的唯一迹象。在网上销售床垫、将自己标榜为“睡眠耐克”的美国初创公司Casper Sleep,本月上市后股价连续暴跌。一度炙手可热的公司,如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Lime已进行裁员并退出了部分市场。其他的一些初创公司,如“美版拼多多”Brandless、游戏应用HQ Trivia和手机初创公司Essential Products,目前都处在关门歇业的边缘。

彭博风投部门驻旧金山的投资者罗伊·巴哈特(Roy Bahat)表示:“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发生,整个市场如今都有点恐慌。到了某个时候,一块又一块的石头会从悬崖上掉下来。我们将意识到,许多许多的公司都无法站稳脚跟。”

许多初创企业在经历了艰难的2019年后开始走下坡路。去年,一些著名的“独角兽”--估值达到或者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在华尔街演砸了自己的首次公开募股。每年亏损数十亿美元的网约车公司Uber和Lyft去年春天进行了令人失望的首次公开募股。去年年底,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撤回了原定的上市计划,罢免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并将其估值下调了80%。

在组建了规模达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之后,软银开始向全球初创公司进行大笔投资,而得到软银支持的初创公司在本轮倒退中成了主力。软银此前为Uber、WeWork、拉美外卖送餐公司Rappi、印度连锁酒店OYO等公司投入巨资,上述公司均在最近几个月进行了裁员。“你不应在浮寄孤悬之物上放置东西,”营销初创公司Conductor首席执行官塞思·贝斯莫尼克(Seth Besmertnik)说。贝斯莫尼克在2018年把Conductor出售给了WeWork,最近又伙同他人从WeWork手中买回了Conductor。

软银在本月发布的财报中称,愿景基金和其他投资导致该公司在2019年第四季度出现了20亿美元的运营亏损。软银在声明中称,愿景基金投资的一些初创公司已“迅速而负责任地做出了一些艰难的决定,以便更好地为自己的长期成功做好准备。”

诚然,这种倒退可能不会像本世纪初的网络泡沫破裂那样严重,当时数十家亏损的互联网公司倒闭了。如今,风险资本家和其他投资者仍有大量资金可供投资。某些类型的初创企业--比如那些为企业制造技术、通常销售稳定的企业--能够继续募集到大量资金。

但是在一个以非理性乐观著称的行业,怀疑情绪现在比比皆是。在旧金山,企业家们正在悄悄地向投资人分享新的故事,并努力的适应现实。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新失业员工的电子表格。

曾经鼓吹快速成长的初创企业正在改变强调。Lime首席执行官鲍周佳(Brad Bao)上月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他的电动滑板车公司正从12个城市撤出,并已将其“主要关注点”转向盈利。“那些曾经大手大脚烧钱的公司如今已洗心革面,”芝加哥大学金融和创业学教授史蒂文·卡普兰(Steven N. Kaplan)说。

凯特·布拉茨基尔(Kate Bratskeir)说,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质疑初创企业的承诺。过去一年中,布拉茨基尔已丢掉了两份在初创公司的工作。一年之前,30岁的布拉茨基尔被持续亏损的纽约数字媒体初创公司Mic裁员;去年11月,她又在WeWork遇到了裁员。“人们在投资初创公司前变得越来越挑剔和怀疑,”布拉茨基尔说。在被两家公司解雇后,她现在正在写一本书籍。

一些初创企业甚至解雇了机器人。上个月,经营机器人咖啡店并筹集到1450万美元风险投资的Café X关闭了旧金山的三家商店。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亨利·胡(Henry Hu)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公司已经从门店“学到了能学到的一切”,现在计划“聚焦”拥有两家门店的机场业务。

反弹不太可能很快出现。当已募集到超过3亿美元风投资金的Casper Sleep在本月上市后,这家公司的股价出现了持续暴跌。这就像是对其他筹备在今年上市的高知名度初创公司的警告,它们当中包括了仍处于亏损状态的Airbnb和外卖送餐公司DoorDash。

或许最激烈的转变发生在大麻初创企业中。这些企业近年来经历了一波繁荣,原因是加拿大、乌拉圭和美国几个州放松了对大麻定罪的法律。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去年300多家大麻公司筹集到26亿美元的风险资本。但是从去年年中开始,当一些上市大麻公司受到非法增长的丑闻和监管打击的拖累时,投资者开始怀疑该行业能否兑现其崇高的承诺。最近几个月,包括大麻生产商Caliva、大麻运送公司Eaze、以及大麻生产商NorCal已合计裁员数百人。

“许多公司今年都无法度过难关,”2018年上市的大麻生产商Tilray的首席执行官布兰登·肯尼迪(Brendan Kennedy)说。他表示,为了能够安然度过此次行业大调整,Tilray将停止在新项目上的支出。

即便是名为“独角兽”的初创公司也无法幸免。这家销售个人电动滑板车的初创公司去年仅从投资人手中募集到15多万美元。该公司创始人尼克·埃文斯(Nick Evans)说,该公司很快就把钱花在了在线广告上,但只收到了350份订单。去年12月,独角兽公司选择了关门歇业。最终,埃文斯自掏腰包向顾客退款。如今,埃文斯正在建立一家新公司。尽管他拒绝具体说明这家公司将专注于什么,但他承认这一次会有很大的不同:初创公司必须从一开始就盈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