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社会活动家、另类慈善家:乔布斯遗孀到底是怎样的人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      2020年03月10日 09:20

导语:谁是硅谷最有钱的女性?也许劳伦·鲍威尔(Laurene Powell)这个名字听起来并不是那么熟悉。但加上夫姓乔布斯,你就立刻明白,她是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的遗孀。

谁是硅谷最有钱的女性?也许劳伦·鲍威尔(Laurene Powell)这个名字听起来并不是那么熟悉。但加上夫姓乔布斯,你就立刻明白,她是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的遗孀。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她以275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排在全球女富豪榜第五位,而第三位则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前妻麦肯齐·贝佐斯(Mckenzie Bezos),女首富则是沃尔玛女继承人。

看过《乔布斯传》的读者或许都记得里面的场景:1989年乔布斯受邀去斯坦福商学院演讲,认识了第一排坐着的金发美女劳伦。演讲结束之后,心神荡漾的乔布斯在停车场问自己,是去参加公司会议,还是邀请这位女士共进晚餐?乔布斯选择了内心的呼唤,跑回去找到劳伦,放了NeXT高管鸽子,从而开始了这段关系。两人当晚约会的这家餐厅叫Saint Michale’s Alley,现在还在帕罗阿托营业。

有趣的是,劳伦后来回忆,自己当时不太了解科技行业;在那场演讲之前,她甚至以为乔布斯长得是比尔·盖茨的样子,后者更为人熟知。总之,乔布斯被劳伦彻底征服了。交往两年后,两人在加州优胜美地公园举办了婚礼。直至2011年乔布斯去世,劳伦陪伴了他整22年时间,两人生育了三名子女。

众所周知,乔布斯极其注重家人隐私。除了那本书所介绍的部分内容,外界对劳伦本人并没有什么了解。在乔布斯去世之后,劳伦继续保持着低调隐秘,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也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乔布斯家每年万圣节都是硅谷一景。劳伦请来专业演员在自家前院扮演各种恐怖场景,还给排着长队的孩子们慷慨送出3000多包巧克力糖果,全是高迪瓦和瑞士莲的。

近期《纽约时报》的一篇专访《她在宇宙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让劳伦再次成为了媒体报道焦点。实际上,她是在去年年底接受这次专访的。劳伦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和乔布斯一样,对遗产打造不感兴趣,会尽其所能有效分配乔布斯留给她的这些资产,以可持续的方式提升个人和社区地位。她还强调,个人积累数百万人都无法企及的巨额财富是不合适和不公平的。“像洛克菲勒、梅隆、福特那样积累巨额财富,对社会是有害的。”

乔布斯的另外一面

但和其他亿万富翁不同,劳伦并没有加入盖茨和巴菲特等亿万富翁倡导的捐赠承诺(Giving Pledge),即公开承诺在有生之年捐出半数以上资产用于慈善,麦肯齐之前宣布加入这一承诺,有生之年捐出半数资产。不过这个承诺也没有法律责任,哪怕超级富豪反悔食言也不会有什么强制效应。劳伦这样回应自己不签捐赠承诺一事,“签不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了什么,有什么意义。”

劳伦所说,乔布斯对财富积累不感兴趣。乔布斯确实没什么太多的奢侈消费,耗资上亿美元打造的超级游艇在他去世后才打造完成。但乔布斯也从来不是一个慷慨分享的人。乔布斯在Atari工作时独吞了沃茨尼亚克的奖金,这个故事早已被外界所熟知。创办苹果的时候,乔布斯所持的股份是沃茨尼亚克的两倍。

1980年苹果上市时,个人资产2.5亿美元的乔布斯食言拒绝给创始团队应得的股份,最后还是个人资产1.2亿美元的沃茨尼亚克自掏腰包拿出1000万美元送给这些早期员工。后来在皮克斯连年亏损裁员的时候,亿万富翁乔布斯也拒绝给员工任何裁员费。

在回归苹果之后,乔布斯也被爆出倒签股票期权以获取巨额利益的丑闻,甚至伪造了一场不存在的董事会,最后缴纳千万美元罚金达成和解。为了阻止员工因为高薪跳槽竞争对手,乔布斯亲自写邮件威胁Palm和谷歌。几年后,苹果谷歌等四家巨头为此付出了4亿多美元的赔偿金,而乔布斯的邮件就是直接证据。

而劳伦所表现出来的,恰好是乔布斯所欠缺的另一面。我们所熟知的乔布斯,是那个连续带来颠覆创新,改变了音乐消费和移动互联网的商界领袖。但另一方面,乔布斯对政治毫无兴趣,甚至懒得和奥巴马见面;乔布斯对慈善没有涉足,在世时也没什么慈善捐助;乔布斯不关心社会问题,几乎没有在公众问题上发声。而在这些方面,劳伦都有着广泛深入的涉足,完全补足了乔布斯的空白。

资产来自迪士尼和苹果

先来看看劳伦的资产到底来自哪些方面。她所继承的乔布斯遗产,主要来自于所持的迪士尼和苹果股份。在乔布斯去世的2011年,这些资产价值102亿美元。过去9年时间,得益于迪士尼和苹果股价的飙升,劳伦的资产也翻了超过一倍,目前已经达到了275亿美元,是全球第37大超级富豪。

而乔布斯的大女儿丽莎(Lisa Brennan Jobs)只从父亲那里拿到了几百万美元。丽莎在2018年出了本书《Small Fry》,里面提到乔布斯对她的各种冷暴力,甚至说她“闻起来像是厕所”。丽莎在书里还提到继母劳伦也是个冷漠的人。在这本书发布之后,劳伦公开发表声明,表示对丽莎的书感到悲伤,认为书中提到的乔布斯“并不是她们所熟悉的那个丈夫和父亲”。

尽管是苹果的联合创始人,但乔布斯所持的苹果股份却少的可怜。这主要是因为1985年乔布斯和苹果CEO及董事会发生矛盾,抛售了自己所持的11%苹果股份,创办了教育电脑硬件公司NeXT。1997年苹果斥资4.3亿美元收购了NeXT,乔布斯因此得到了150万股苹果股票。而他以救世主身份重新回到苹果,带领苹果开始了一段辉煌传奇之后,苹果董事会也多次授予乔布斯奖励性股票和期权。在他去世的时候,乔布斯持有550万股苹果股票。

不过,乔布斯更大的资产来自于所持的迪士尼股份。1986年乔布斯斥资1000万美元收购了乔治卢卡斯电影公司在1979年创办的动画工作室。当时因为离婚官司,卢卡斯遭遇了现金流危机,不得已出售了这个团队。乔布斯担任董事长之后,推动皮克斯转向生产图形设计的电脑硬件,而那个家喻户晓的小台灯动画原本是用来推销电脑的广告片。

在遭遇亏损和裁员之后,皮克斯从1991年再次将中心转向动画制作,为迪士尼制作《玩具总动员》,从而走上了成功轨迹。在乔布斯收购皮克斯20年后,2006年迪士尼以全股票的方式斥资87亿美元收购了皮克斯,乔布斯持有皮克斯50.1%的股份,因此获得了迪士尼7.3%的股份,成为迪士尼的最大个人股东。不过,劳伦随后减持了不少迪士尼股份,目前她只持有迪士尼4%的股份。

热衷教育平等与改革

话题回到劳伦,这位乔布斯遗孀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1963年出生在新泽西州,3岁的时候作为飞行员的父亲就因为飞机失事去世了,她随着母亲和继父一起生活。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劳伦进入华尔街,先后在美林和高盛工作。1989年,她来到斯坦福商学院上MBA,从而开始了和乔布斯那段为人熟知的往事。

虽然生育了三个子女,但劳伦并不是一个全职妈妈。生完第一个孩子之后,她曾经创办了一家健康食品公司Terravera,为硅谷富人提供大米黑豆沙拉等有机食品。她和乔布斯都热衷于素食,崇尚自然健康,连婚礼蛋糕都是素食的,劳伦甚至在家后院自养蜜蜂。不过,乔布斯也吃鱼,而劳伦则是纯素食主义者。

在随后的时间里,劳伦逐渐放弃了创业,而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社会公益活动中,尤其是教育。她刚来到斯坦福上学的时候,住在硅谷的贫民区东帕罗阿托,对这里孩子的生活和教育水平深有感触。虽然和硅谷富人区帕罗阿托只隔着一条高速公路,但东帕罗阿托却是完全一副破落的样子,房价更是天差地别。这里居民以拉丁裔体力劳动者为主。美国的房价决定了地税,地税又决定了治安和教育质量。

1997年,劳伦创办了公益组织College Track并担任主席,为那些教育资源匮乏的贫困社区高中生提供课外辅导和培训,帮助他们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College Track最早在东帕罗阿托进行试点,随后逐步扩大到旧金山、萨克拉门托、路易斯安那的新奥尔良、科罗拉多的丹佛以及华盛顿特区等地。按照他们的数据,参加这个项目的贫困学生最后90%都进入了大学。

College Track给学生的配备电脑都是MacBook。但这些电脑并不是苹果捐赠的,而是劳伦自己购买的。虽然劳伦是College Track的主要资金来源,但这个公益机构的资助者还包括了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前雅虎CEO梅利萨·梅耶(Marissa Mayer)、Salesforce创始人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以及天使投资人荣康威(Ron Conway)。

有限公司注册公益机构

由于她的超级富豪身份,劳伦还在诸多机构组织担任董事。她是保护国际基金会(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董事,是斯坦福大学和教育美国(Teach For America)的董事会成员,是美国智库组织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顾问,还和布隆伯格等诸多亿万富豪一道共同创办了气候变化领导理事会(Climate Leadership Council)。

不过,她最主要的社会公益活动还是来自2004年创办的公益机构Emerson Collective,致力于推动社会变革,主要关注教育、移民、司法、种族、环保等美国社会问题。这个机构以她最爱的作家、美国超验主义哲学家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命名,目前有130多名雇员。

劳伦为Emerson Collective笼络了美国政商两界的要人。前花旗集团高管克莱恩(Michale Klein)担任管理合伙人,他是劳伦在华尔街工作时期就认识的好友。其他管理合伙人还包括奥巴马时期的美国教育部长邓肯(Arne Duncan)、教育部负责民权的副部长阿里(Russlynn Ali)负责、前能源部负责可再生能源的副部长卡斯纳(Andy Karsner)等等。

2015年9月,劳伦还投资5000万美元创建了一个名叫XQ Institute的教育改革项目,旨在为美国的高中学生、教师和社区提供新的教育规划、课程和相关技术,这个项目累计总投入将达到1亿美元,由上段提到的教育部副部长阿里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Emerson Collective是以有限责任公司LLC的形式注册,这样可以不必公布资金具体去向,可以进行秘密投资,可以积极介入政治事务,不用受到严格监管,但也享受不到免税的待遇。扎克伯格夫妇在2015年创办的基金会同样采用了这种形势。不过,2016年底Emerson Collective也注册了同名的NGO性质基金会,从2018年开始公布税单。

支持民主党抨击特朗普

相比不问政治的乔布斯,劳伦非常积极主动投身美国政治,成为了民主党在硅谷的大金主。2011年初,乔布斯原本拒绝参加奥巴马的科技峰会晚宴,是劳伦说服乔布斯参加的。而她和奥巴马夫妇的关系尤为密切。第二年,奥巴马夫妇邀请劳伦去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大厅聆听国情咨文演讲。

劳伦认同和支持奥巴马的《梦想者法案》(Dream Act),即给从小随父母偷渡美国的非法移民孩子合法身份。2012年,她个人出资邀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导演古根海姆(Davis Guggenheim)拍摄了一部关于非法移民的纪录片《现在就是梦》(The Dream is Now),用镜头讲述了四名非法移民孩子在美国的生活以及他们对美国身份的渴望。据古根海姆介绍,劳伦在东帕罗阿托进行教育公益活动时接触到了很多非法移民孩子,对他们的生活深表同情,因而决定拍摄一部关于他们的纪录片,呼吁政界来帮助他们。

影片完成后,劳伦在幕后与民主党合作,促使这部纪录片在美国参众两院进行上映。古根海姆和美国诸多政商名人有着密切联系,他曾为美国前副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戈尔拍摄气候变化的纪录片《不方便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并以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这名导演最新的纪录片就是前段时间大火的《比尔盖茨的大脑:解构比尔盖茨》。

劳伦是民主党在硅谷的主要资助者。2016年大选,劳伦个人为希拉里的政治委员会捐赠了270万美元,在硅谷做东举办希拉里筹款会,为后者筹集了400万美元的资金。2018年中期选举,劳伦向民主党资助了100万美元。2020年大选,劳伦先后支持了加州黑人女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明尼苏达女参议员科隆布查(Amy Klobuchar),在两人退出大选之后转向支持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

显而易见,在气候环保、非法移民、教育公平等问题上,劳伦的政治立场完全趋同自由派,和保守派政治利益代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截然对立。劳伦也从不掩饰自己对特朗普的反感和厌恶。2017年3月,劳伦曾经在一个教育改革会议上和特朗普有过接触。但当年晚些时候,她不仅购买政治广告抨击特朗普打击非法移民,更公开指责特朗普在分裂美国社会,斥责特朗普对媒体的反击像是一个独裁者。不过,一向睚眦必报的特朗普并没有回击劳伦。

打造严肃媒体舆论矩阵

为了扩大自己在社会问题上的影响力,劳伦的Emerson Collective开始大举投资媒体领域,投资和入股了诸多传统媒体、网络新媒体以及影视公司,以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呼吁舆论关注移民、教育、种族等社会问题。

在2013年的非法移民题材纪录片之后,劳伦对严肃社会题材的影视剧产生了浓厚兴趣。2015年奥斯卡最佳电影《聚焦》讲述的是美国媒体揭露报道天主教性侵儿童丑闻的故事,这部类似纪录片的电影背后就有来自Emerson Collective的资金。此外,Emerson Collective还参股了影视剧公司Anonymous Content。

去年Emerson Collective出资创建了一个新的纪录片公司Concordia Studio,为那些拍摄严肃题材的纪录片导演提供资金、建议和制作。在今年的Sundance电影节上,Concordia一口气参展了四部纪录片,题材几乎都是严肃的社会内容。Concordia在拉丁语中是和谐的意思,意在致敬埃默森的家乡马萨诸塞州Concord。

2017年7月,Emerson Collective收购了美国老牌杂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控股权。劳伦发表声明称,要让这本杂志致力于推动所有人的平等,点亮和捍卫美国理念,推广美国文化与文学;她尤其强调,《大西洋月刊》要“报道我们伟大,有时却又混乱的社会民主实验”。

2017年的Code大会,劳伦在被问及是否考虑收购纽约时报时,脱口而出“他们卖吗?”。随后她又补充道,“像这样的国家珍宝是应该被保护的”。纽约时报母公司目前市值56亿美元,对劳伦来说也在承受范围之内。

Emerson Collective近年来布局投资的媒体矩阵还包括新锐网络媒体Axios和OZY Media、杂志Idea和Pop-up,以及致力推动教育改革的《教育邮报》(Education Post)、关注人权及刑事司法的非盈利媒体 ProPublica 和 Marshall Project等等。

非传统意义慈善家

严格来说,劳伦的Emerson Collective并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慈善机构,与盖茨基金会等慈善机构有着明显的差别;而更像是一个亿万富翁在幕后推动美国社会进行体制变革。硅谷天使投资人荣康威这样形容劳伦的公益机构,Emerson实际上是一个社会变革的加速器。而用《华盛顿邮报》的话来形容,Emerson Collective或许是你从未听说的硅谷最具影响力的产品。

劳伦所崇拜的爱默生说过这样的话,“你的善良必须要有锋芒,否则就等于零”。为了实现自己改变社会的抱负,劳伦并不忌讳借助她从乔布斯继承来的巨额资产,积极主动介入美国政治。而她坚信,教育、贫困、健康、环保等诸多社会问题是相互交织的,要推动社会整体前行进步,就不能只关注一个环节。这正是她所说的那句谚语,“When you pull one thread, you get the whole tapestry。”

当然,超级富豪劳伦也有自己的奢侈消费,热衷于收集现代艺术。2018年她斥资数亿美元,收购了NBA球队华盛顿奇才和NHL华盛顿首都冰球队20%的股份。她的感情生活也开始了新篇章,曾经和前华盛顿特区的市长传过绯闻。劳伦一家也已经不住帕罗阿托老宅,他们搬到了在旧金山斥资1650万美元购置的豪宅。

偶尔,她也会乘坐那艘超级游艇Venus出现在欧洲或是加勒比海。这艘极简主义风格游艇的设计师是法国人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就是小米Mix的设计师。Venus在2012年才建造完成,乔布斯一次都没有坐过。帕罗阿托老宅前院的苹果树,依然亭亭如盖。

乔布斯改变了科技生活,给她留下了数百亿美元,而劳伦却想用来改变整个社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