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偶像选秀三年之殇:难现“杨超越” 用户已疲劳

导语:作为精神角落的豆瓣,有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另一面。腾讯视频女团选秀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还没开播,其小组已经有超过9万名成员聚集,张昕是其中之一。

作为精神角落的豆瓣,有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另一面。腾讯视频女团选秀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还没开播,其小组已经有超过9万名成员聚集,张昕是其中之一。2018年,选秀节目大火,《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几乎全网刷屏,尤其杨超越、蔡徐坤两人的名字,在节目结束之后,依然有很大热度。

偶像选秀成为近年来网络视频平台的一股潮流。这类节目形式对观众而言有很好的参与感,而当节目调动大量用户关注,平台的流量和收益也随之而来。但偶像选秀三年,节目新意不多,一些用户已经开始感到“审美疲劳”。

张昕喜欢偶像选秀,不过今后这类综艺能否延续下去,她感觉并不乐观。

“偶创”爆火之后,视频平台三年对垒

近三年,腾讯视频与爱奇艺一直在推出偶像选秀综艺节目。

2018年1月19日,《偶像练习生》在爱奇艺首播。节目从国内外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中推荐选拔100位,经过四个月的封闭式训练及节目录制,最终由全民票选出优胜9人,组成偶像男团出道。

三个月后,《创造101》在腾讯视频开播,节目形式与《偶像练习生》类似,不过从推男团变为推女团。101位女生从457家公司及院校的13778名候选人中选拔而来,最终全民票选11人成团出道。

视频平台不约而同的选择背后,是粉丝经济的愈加兴盛。

在此前一年,中泰证券结合艾瑞咨询音乐产业发展报告的数据进行估算,预测核心音乐市场在2020年可达762亿元,其中,偶像音乐市场规模在涵盖周边衍生品后,预计达494.59亿元;另外,包括影视、网剧/网大、广告、综艺和二次元在内,偶像市场的衍生层市场规模可达550亿元。总体来看,2020年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

中泰证券还指出,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达8000美元左右时,文化产业会迎来高速增长。偶像产业将诞生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爆发于高经济增长后的相对不景气时期,偶像艺人经纪市场正处于重要发展窗口期。

而后,爱奇艺与腾讯视频的两档节目确实引起极高关注,同时引爆了偶像产业热潮。

网友“香芋派”回忆了《偶像练习生》的火爆,她提到,那年自己高三,班里有好几个人追,下午吃完饭就拿班里电脑看直拍,“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班的同学点了首《Ei Ei》(《偶像练习生》主题曲),好多人跟着唱,还有人跳。”

《创造101》的热度有更细致的证据,除在微博、朋友圈刷屏外,据统计,这档选秀综艺的首期节目斩获1.9亿播放量,总播放量达到50.1亿,单期最高播放量12.2亿,平均每期播放量5亿,总决赛直播在线人数超过6300万。

从观众角度看,当时很多人因为这两档节目开始第一次的追星经历,逐渐熟练掌握“饭圈”(也就是粉丝圈)术语,能够无障碍地使用zqsg(真情实感)、u1s1(有一说一)等拼音缩写进行交流。而对参加节目的选手来说,更有人因此完全改变了生活轨迹——通过网络平台曝光,普通人一跃成名,收获大量粉丝。

由此,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且在两档大火节目积攒的势能之下,同类节目延续下来:2019年,腾讯视频推出《创造营2019》,爱奇艺将《偶像练习生》更名,推出《青春有你》,优酷推出《以团之名》,都瞄准男团选秀。现在,两大平台再次瞄准女团选秀,爱奇艺的《青春有你第二季》已经开播一个月,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蓄势待发。

互联网造星,偶像中的生意经

“流量”有时被用来代指“流量明星”,显然,这并不是一种友好的表示。在大众有关娱乐圈的讨论中,流量明星往往受到艺能水准方面的批评。但从商业角度来看,流量意味着关注度,也意味着实实在在的收益。

粉丝数量庞大的选秀偶像,便是常常遭遇质疑的流量艺人。而生产偶像,是网络视频平台的一门生意。除了看好偶像市场潜力,视频平台推选秀节目还有更具体的考虑。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新浪科技分析,得益于《超级女生》等选秀节目的成功,湖南卫视吸引了绝对值爆棚的年轻粉丝,而视频网站有两个致命问题:一是版权超贵,二是流量超贵。如何解决?选秀类自制作品便走入视野。

视频行业的亏损早已不是新鲜话题。从2013年到2017年,我国网络视频行业呈爆发式增长态势,年均增幅在50%左右,2018年产业规模达1200亿元。但即便如此,各大视频网站长期都在烧钱状态,差别只在亏损的多少。

爱奇艺之前发布了2019年全年财报,去年一年营收290亿元,净亏损高达103亿元。腾讯视频现状要好很多,2019年全年营运亏损控制在30亿元以下,但距离盈利还有很长距离。

这种背景下,选秀综艺如果运营得力,好处明显。回到2018年,当年6月23日,《创造101》在杭州举办决赛。根据腾讯第二季度财报,截至6月30日,其视频服务的订购用户数达7400万,同比大幅增长121%,而这主要归因于包括独播剧和自制综艺在内的独家内容

《创造101》当时获网络综艺节目收视率排名第一,根据投票规则,普通用户每日有11次点赞机会,为同一位选手只能点赞1次。而会员用户每日有121次点赞机会,最高可为同一位选手点赞11次。为了给喜欢的选手多投票,粉丝不仅给自己账号冲了腾讯视频会员,还给亲戚朋友充了会员。

爱奇艺方面也同样受益。《偶像练习生》的播出跨越了2018年的一、二季度,在第一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和广告服务均显著增长,其创始人、CEO龚宇明确表示,“这主要是归功于优质内容的扩充,特别是在本季度内推出的一系列自制综艺节目。”

而在第二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25亿元,同比大涨66%。订阅会员规模达6710万,结合《偶像练习生》《机器人争霸》等热门节目推出的会员特权,仍然是会员规模增长的重要推力。

除了可以明显用数据衡量的好处外,互联网视频业内人士石璐向新浪科技分析,网络视频平台持续去做选秀综艺,如果能够做好,可以带来现象级影响,有助于扩大平台的长期影响力,对平台品牌也会有所增益。“像《中国好声音》对于浙江卫视,《非诚勿扰》对于江苏卫视一样。甚至说,这两个节目是否盈利都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长路漫漫,在选秀大火的“偶像元年”过后,这类节目并没有继续火爆,反而急转直下。观众的热情被偶创两档节目消耗太多,同时,2018年7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限秀令”出台,指出,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要组织专家从主题立意、价值导向、思想内涵、环节设置等方面进行严格评估。今年2月,《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发布,也对偶像选秀类节目存在的问题提出制约。

寻找“杨超越”,偶像选秀再难爆火

高中生张昕正是因为《创造101》,开始了“初恋追星”,现在,她正在追《青春有你第二季》,对《创造营2020》也感兴趣。不过,张昕并不认为这类节目有继续发展的潜力。

“一个是国内的练习生储备在近几年应该不足。另一个是选秀节目的形式,基本都是照搬照抄。只有创新才能博得新的眼球”,张昕认为,自从“偶练”和“101”播出,大部分粉丝实际上还是当初选秀的那一波人,大多了解选秀的套路,再真情实感起来会比较困难。

有看遍主流综艺的互联网从业者指出了同样的问题:“需要革新,如果一直都是老套路,就没什么意思。选秀现在太多了。”

在《青春有你2》热播的同时,有关注《创造101》选手杨超越的网友发现了一个现象:很多参加当前节目的选手们被拿来与杨超越进行对照。有网友打趣,《青春有你》不如叫《青春有超越》。

网友总结“下一个杨超越” 

作为偶像元年里大众关注度最高的两人,杨超越、蔡徐坤一定程度上成为这类节目的标志,前者曾被《中国新闻周刊》评价“折射出一个时代普通人的奇迹与梦想”,而后者因粉丝体量庞大,被贴上“顶流”的标签。追梦的选手,需要关注度的节目方,可能都在寻找下一个杨超越与蔡徐坤。但选秀节目有意思的一点是,有些事情无法复制。

有娱乐行业观察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了为何当年《偶像练习生》会火:一,这类节目是新生的,大家感觉新鲜,也第一次感受到国内原来有这么些走这条路的“帅气男孩”;二,《偶像练习生》的训练生很多已经算是这三四年来,国内市场能拿得出来的最好的第一批选手,质素比之后男团要好;三、节目新生,前途未卜,没人想过它会爆,所以选手心态相对单纯。从以前毫无大平台关注,到终于有个舞台机会,其中很多人是会相信越努力越幸运,可能会迎来出头天的,所以节目呈现也相对真实。

腾讯《创造101》的火爆也有类似原因,新鲜感对观众来说非常重要。而具体到个人,虽然今年女团选秀中又有很多选手被拿来与2018年走进大众视野的杨超越比较,但很难再出现同样人物。

这位当时曾被一些网友“实名diss”的女生,因为直率的性格、强大的共情能力和出众的表达能力,吸引到大批原本对娱乐圈无感的大龄粉丝,同时因为农村出身、初中肄业、上海打工寻梦等标签引起有关阶层流动等社会话题讨论。光线传媒青春光线总裁、畅销书作家丁丁张在当年采访杨超越后指出,“她甚至有2018年的年度性”,并表示,不觉得明年还会有这样的人物出现。

杨超越微博引起网友共鸣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短视频和直播进一步融入日常生活,每个人展示自我都更加方便,成名并不一定要依赖某种节目,大众对“偶像”的理解也在发生变化。

经纪公司极创引力的创始人徐明朝在界面近期采访中曾表述这样一种看法:跨赛道的“巨无霸”抖音已经快把偶像行业干死了。偶像过去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长得好看,但抖音火了之后,很多练习生就变成炮灰了,因为在抖音上永远能看到很多比你更好看,比你更有趣的人。

李子柒在多平台有大量粉丝

徐明朝感慨,李佳琦、薇娅、李子柒……这些才是顶级巨流。“当流量的产生发生了转变,偶像的短板又没有办法弥补,偶像就不再是一个好买卖。”

在石璐看来,抖音等各种互联网平台让各个行业的偶像有了类似于过去大众媒体的机会,可以更多地展示在每一个人面前,“比如说像罗永浩,到现在他应该也不是一个娱乐人物,但可能在某些人眼中,他就是偶像。”

这种对“偶像”的看法,与一般娱乐圈里看法不同。对追星群体来说,更愿意强调节目中选手的唱跳实力。不过,在一个演艺明星到电商主播直播间做客成为常态的时代,单纯聚焦唱跳的偶像节目可能也需要做出改变。

张毅分析,“任何电视台的任何选秀活动,很难长江后浪推前浪,观众的新鲜度很重要,视频网站也难逃此运,此后的网络选秀似乎就是鸡肋。”张昕认为,“不只是节目需要更新,选秀节目是应该隔几年才固定出的,这样才有真正的新粉。”

或许,频繁出现在娱乐资讯中的偶像选秀节目,需要歇一歇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昕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