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当当老员工亲述:李国庆和俞渝 钱多了,人散了

导语:李国庆一行人进入当当网在北京的总部静安中心,以股东名义取走40余枚行政、财务公章,宣布“接管当当”,并留下《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26日上午,李国庆一行人进入当当网在北京的总部静安中心,以股东名义取走40余枚行政、财务公章,宣布“接管当当”,并留下《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当当公司当场报警,宣布公章无效。之后当当召开媒体会,向记者称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直至27日,李国庆和俞渝一方各执一词轮番发声,相关信息一度霸屏热搜。

“你不要用两个企业家内斗来看这件事,他们就是离婚状态下的人,憋着一股劲争夺自己的最大利益,李国庆突袭当当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清算分手费。”

刘乐(化名)2011年加入了当当网市场部,后来离职,是当当网的老员工,与当当夫妇二人都很熟悉。

他向网易科技表示,李国庆存在暴躁、情绪化的一面,但本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冲动,做事也有策略。“他本人就在当当离职员工群里,老当当员工很多人还是偏向他的,呼声很高。”

而俞渝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好欺负,“我还在的时候,虽然国庆总负责业务层面,但很多时候最后的决策已经是俞渝来决定了,她藏得比较深,用了很长时间一点点蚕食掉了公司的管理权。”

在刘乐眼中,这对创业伉俪也曾有过温情时刻。“李国庆说每天晚上都会等俞渝下班回家,这是真的,一家人还会一起出去旅游,孩子一直是两个人的纽带,他们对孩子都不错。”

而夫妻二人反目成仇至此,在这位当当老员工看来更多是因为利益。“你可以清晰的看到,2016年当当完成私有化退市后,十几年亏损终于开始赚钱,近几年4—6个亿净利,面临巨大的利益双方展开了博弈,夫妻二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

“钱多了,人散了。”刘乐总结。

以下是刘乐自述,由《网易科技》独家整理呈现:

李国庆突袭当当是个警告

李国庆不是一个多么冲动的人,之前摔杯也好,这次安排律师准备《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也好,都是深思熟虑后做足准备的,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你可以看这两件事最直接的结果:没花一分钱就上了头条。

李国庆喜欢博眼球,知道怎么制造话题,知道媒体喜欢什么。不管是他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还是正在筹备“4.23书香节”大促的当当网,现在都需要流量。危机背后是机遇,过去李国庆每次因为大嘴上了热搜,都会增加当当的曝光量,订单量也会有明显增长。

可以讲,博头条、博眼球是李国庆带给当当网的基因。

我们这些当当老员工对这些八卦见怪不怪,这家公司的尺度很大。当当是一家在电商行业屹立20年的企业,这是一家懂电商、懂战斗的企业。可能对承受力比较弱的新员工来说会有点波及情绪,但应该也不会对当当网本质业务产生什么影响,反而会通过免费的流量大赚一笔。

而这次李国庆突袭当当制造闹剧,背后原因有被驱逐出了一手创办20年公司的不满感、失落感,但我会把这件事理解为是一种要挟或警告。

李国庆现在资金上应该出现了困扰。当当昨晚的记者会也提到了,他之前向俞渝借过钱,俞渝没给他,在这之后出现了这次激进的举动。

他现在自己创业,做在线APP、养人、租房都需要钱,他虽然是大佬,但手上应该没有多少现金。“早晚读书”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传出融资消息,并且现在整个融资大环境也不好,经济压力是客观存在的。

他不仅需要沾上当当的流量,也需要俞渝掏钱给他养团队。

离婚是门学问,背后涉及的财产、孩子、亲情,盘根错节。他知道以这种方式接管当当不太现实的,这次的风波很可能是无效的。但这么做已经实现了他的目的——离婚案以及当当财产重新分割这件事暴露在了镁光灯之下。

他要的就是施压。第一回合是突袭当当带走公章,再不给钱就有第二回合,甚至第三个回合,一步步要挟警告俞渝掏钱。

俞渝的行事风格是比较保守的,为了平息事态发展,大比例会给他钱。不过当当也报警了,俞渝应该也是真的很想抓他。

钱多了,人散了

我还在当当的时候,李国庆和俞渝的沟通还是比较顺滑的。

当时,国庆总主要负责业务增长层面,俞总负责财务、人力和行政等。遇到大事两人也会有讨论,不过这时候一些最后的决策已经是俞渝来决定了,因为她管着钱。

公司里一直有八卦,说两个人早就不在一个房间睡了,夫妻俩不是特别密切的状态。但是,还是能看到还有感情,李国庆说每天晚上都会等俞渝下班回家,这个不是假的,一家人还会一起出去旅游玩,孩子一直是两人关系的纽带,他们对孩子都不错。

不过后期两人的分歧其实越来越大,两个人的基因太不一样。

我举个例子,李国庆非常喜欢公关,俞渝很不喜欢公关。俞渝掌权之后,当当很长时间没有公关总监岗位。

李国庆本人很豪爽,管理团队也是不拘小节。他掌权的时候,当当确实存在着铺张浪费的现象,内部也有腐败问题,这些都是俞渝所无法忍受的。因为很多事情存在分歧,两个人彼此都在消耗。

两人真正的权利争夺战爆发在2014年。

2014年年底,李国庆与俞渝达成了个共识,自2015年1月起,俞渝管老当当,又称大当当,他去开辟新当当,又称小当当,即自出版、实体书店、电子书、百货自有品牌等新业务。

内部的人清楚,李国庆带领的这些新业务其实成功的很少,前后投了大几千万,那个时候创业环境其实很好,但是没有获得理想回报。2017年前后,俞渝不愿意再投资了,2018年1月,新业务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被俞渝强制收回,20-30个项目团队,好几百人都被赶走了。

其实,2016年当当私有化之后,夫妻二人的关系应该已经势如水火。

当当亏损了十几年,终于开始慢慢盈利了,每年5-8亿净利。这对于很多企业来讲可能没什么,但是当当很特殊,这对夫妻控制了90%以上的股权,没有乱七八糟各种资本在里面参与。之前公司一直亏损,夫妻两个忙着打拼顾不上其他。现在公司盈利了,变成了份巨大的利益,夫妻间的博弈也越来越激烈。

俞渝一直是藏得比较深的,一点点的蚕食这家公司的管理权,做了很多幕后工作。李国庆大大咧咧的,就像是温水里被煮的青蛙,等他发现要被妻子宣布出局的时候,他已经被煮熟了,反抗不了了。

这件事走到现在,下一步其实就是争夺孩子的较量。他们二人的儿子持有18.65%的股权。

昨天深夜,李国庆先曝光了他与儿子的微信聊天记录,但这并不代表儿子偏向了他。其实他们夫妻二人对孩子都不错,如果说偏向的话,我觉得儿子是有点偏向妈妈的,男孩嘛,和妈妈都稍微亲一点。

之前谁做大当当,谁做小当当,背后这个孩子的意见至关重要。李国庆之前在采访中也提到过,2014年夫妻两个老吵,老打,最后是他们的儿子拍板,他说妈妈去管大当当,爸爸去做新业务(小当当)。

还好他们的孩子现在已经成年了,不然看到父母如此反目成仇,伤害太大了。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