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有日本特色的社会主义

导语:很多人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之前(BeforeCOVID-19,以下简称BC)和之后(AfterCOVID-19,以下简称AC),世界是完全两副模样。但是,似乎没有人能够非常准确地说出,具体是哪些方面发生了变化。

很多人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之前(BeforeCOVID-19,以下简称BC)和之后(AfterCOVID-19,以下简称AC),世界是完全两副模样。但是,似乎没有人能够非常准确地说出,具体是哪些方面发生了变化。

就日本而言,随着疫情的蔓延,有一些变化已经渐渐呈现出了清晰的轮廓。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开始学习欧洲的先进资本主义。1945年二战战败后,日本又开始效仿美国的资本主义。但在AC时期,日本社会竟然迅速走上了社会主义的道路,创造了“有日本特色的社会主义”。

举个简单的例子。资本主义的最大特征之一是民营企业在证券市场上市并发行股票,进而从广阔的市场获取资金。在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自1878年(时名“东京股票交易所”)创立时开始,就成为了日本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迄今已长达近150年。

但在AC时期,东京证券交易所所能支配的,既不是个人投资者也不是民间机构的投资者,而是两家与日本政府有关的机构。

这两家“政府相关机构”中一家是成立于2006年的GPIF(日本政府年金投资基金)。从表面上看,GPIF是一个独立行政法人,实际上是一个类似于厚生劳动省下属机构的存在。去年年底,GPIF持有42.378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万亿元)的日本股票。

另一家机构是作为“日本中央银行”的日本银行。自2010年起,作为日本金融政策重要一环的日本银行,持续买入金融资产ETF(上市投资信托),相当于间接购买了日本企业的股份。

具体而言,日本银行计划每年投入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00亿元)购买ETF。其中,5.7万亿日元用于购买TOPIX(东证股价指数)联动型、日经平均联动型以及JPX日经联动型ETF。剩余的3000亿日元用于购买支援“积极投资设备和人才的企业”的ETF。

尽管如此,疫情导致的经济恶化趋势,仍然没有得到遏制。所以,日本银行决定,将买入日本股票的金额提升到目前的两倍。5月2日,日本银行发布《关于当前的金融政策运营》,其中这样写道:

资产购入方针(全员一致)

按照如下方式购买长期国债以外的资产:对于ETF和J-REIT,将分别以每年约12万亿日元和1800亿日元为上限,持续买入。

如果真的执行这个方针的话,日本银行将在今年年内成为日本股票市场最大的“股东”。

5月27日,日本银行发布了2019年度(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的决算——截至2020年3月末,ETF持有额达到31.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万亿元),较去年增长了7.9%,占东京证券交易所1部上市公司实时股价总额的5.8%。

如果再加上12万亿日元,日本银行的ETF持有额将达到43.2万亿日元,超过上文提到的GPIF(42.3781万亿日元)。与此同时,日本银行和GPIF的总持有额将占日本股票总额的12%以上。

日本银行买入的并不只是日本的股票。受疫情的影响,购买日本国债已经如箭在弦。所以,日本银行在《关于当前的金融政策运营》中还这样写道:

长期利率:近10年,国债很有可能一直保持“0利率”的状态。故此取消上限,投入足量的资金购买长期国债。

作为安倍经济学的重要一环,日本银行自2014年10月起,以年均80万亿日元的额度购买日本国债。这一次,他们甚至宣布取消上限,无限制购买。

其实,日本国债的最大持有者就是日本银行。截至去年年末,日本银行持有的国债总额高达485.188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1万亿元),占日本国债总额的46.8%。GPIF也在去年年末,购买了42.21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万亿元)的国债,金额占日本国债总额的4.1%。也就是说,这两家机构持有的日本国债金额的占比,已经超过了50%。

据统计,截至去年年末,日本国债总额约为1037.381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8.7万亿元)。尽管如此,安倍政权仍于今年6月12日新增了一笔“新冠补正预算”,金额高达23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2万亿元)。

当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组织召开记者招待会,趾高气昂地宣布:“投入占GDP40%以上地世界第一巨资,守住日本经济!”

然而,安倍口中的这笔“巨资”全部来自日本国民,而且是一笔在不久的将来必须归还给1亿2590万人日本国民的借款,人均82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4.55万元)。

根据现状判断,“归还借款”基本上已经成了泡影。所以,购买日本国债的个人、机构和国家越来越少。最终,万般无奈的日本政府只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日本银行和GPIF身上。

以上就是“具有日本特色社会主义”的真实样貌。而且,由于疫情造成经济形势恶化,这种趋势的进程将会越来越快。日本本应该是个资本主义国家,但是日本国民已经沦落到了“只能依靠政府生存”的窘迫田地。

显而易见,现在的日本好像是一条饿急了的蛇,开始啃食自己的尾巴。一直啃下去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如果您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话,不妨亲自做一个生物实验。

明明是一个漏洞百出的方案,安倍竟然当着媒体记者的面趾高气昂地宣布,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真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8年前坐上首相宝座时的豪言壮语——到2020年,日本的基础财政收支将达到平衡。

所以,对于我们这些日本人而言,日本能不能保住所谓的“经济大国”的地位,已经完全不重要了。疫情之下,只要我们的国家能够“身体健康,吾愿足矣”。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