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五问特斯拉:“双标”争议之下还香吗?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      2020年08月18日 10:32

导语:特斯拉在官方直营体系遭遇电商补贴“冲击”后采取过激性保护措施,毫无疑问,这伤害的是消费者的权利。

特斯拉在官方直营体系遭遇电商补贴“冲击”后采取过激性保护措施,毫无疑问,这伤害的是消费者的权利。特斯拉可以不拥抱电商平台,但选择以“禁止转卖”为理由,给团购消费者添堵,对自身品牌也造成了伤害。

特斯拉在官方直营体系遭遇电商补贴“冲击”后采取过激性保护措施,毫无疑问,这伤害的是消费者的权利。特斯拉可以不拥抱电商平台,但选择以“禁止转卖”为理由,给团购消费者添堵,对自身品牌也造成了伤害。

连日来,特斯拉“拒付门”一事引发热议。随着涉事各方陆续发声,此事持续发酵,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Top10,引发网友站队“盛况”。

复盘此事,来龙去脉并不复杂:7月22日,拼多多上线了特斯拉秒杀万人团活动,抢到的可获得2万元的商家补贴——这是什么概念?就是本来要27.115万元才能“喜提”的2019款特斯拉Model 3,获商家补贴后,花25.18万元就能买到。

可没想到,之后的剧情走向是“平地起波澜”:原本定于8月13日提车的湖北“准车主”,遭到特斯拉方面的拒绝交付。特斯拉官方说,用户违反了自己制定的“禁止转卖”条款,此后还发声明称,从未委托其他平台或商家进行销售活动。

拼多多方面则对此回应称,不存在订单转卖,并呼吁消费者理应被善待。而湖北购车者张一则在看到“和他一同参与拼多多团购的上海网友秦先生提车成功”后,表示不解:“我想知道,为什么他能提车,我却不能?”他还表示,已经做好了走司法途径维权起诉特斯拉的准备。

事到如今,涉事几方都成了输家:涉事“准车主”订单都下了,却没法提车;拼多多和宜买车提供了真金实银的补贴,却被拽入乌龙般的“转卖风波”中;特斯拉坚持自身的“逻辑”,却失去了很多路人缘,“没有契约精神”的风评与“无视市场规则”的指摘,合成了一幅豪横的企业形象。

而要评价个中是非,还得让市场的归市场,让法律的归法律。现在看,置于市场与法律逻辑视野中看,在此事中充当“程咬金”角色的特斯拉,很难回避几重追问。

拼多多团购特斯拉活动拼多多团购特斯拉活动

一问特斯拉:

消费者怎么就成了企业博弈的“人质”?

你可以设想这么个情况:你下了订单付了钱,万事俱备,就等着送货上门了,结果突然被供货方告知“东西不卖你”,你会怎么想?这无疑是个“求心理阴影面积”的命题。

在这事上,涉事消费者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从订购到履约都遵守了规定,就因为厂家跟电商平台的博弈,就导致自身获得交易标的的正当权利都被剥夺了。

特斯拉拒绝交付的理由是转卖,其单方拟定的格式合同《汽车订购协议》里确实提到了,对为了转卖的订单,或者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该公司有权单方解除本协议。其目的也很明显,那就是直接面向最终客户销售汽车,借由直销模式维护自身对渠道的控制权。

此次事件中,无论是拼多多还是团购客户,都不是转卖对象,也非转卖主体。转卖意味着对商品归属权的二次转让,牵涉到商品原买家跟新买家的交易全过程,可在这次团购交易中,在特拉斯官网下单购买是客户自己,拼多多或宜买车所做的只是用户尾款代付,介入的只是支付环节,此举也是为了保障平台补贴消费者购买行为的真实性。

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斯拉似乎手伸得过长了,其打击面也超出了“禁止转卖”的范畴,就连消费者的支付方式是自付还是代付都要管。照此路数,用户要是抵押贷款买车或让家人代付交易款项,都得被特斯拉“否决”——这导向的逻辑未免有些荒腔走板,也是对消费者权益的践踏。

关于这其中的法律分析,各路法律学者、自媒体大咖都说了千遍万遍,在此不想赘述。我只想弱弱地问一下,明明价格、利润、规则都未被破坏,“转卖”的理由也站不住脚,消费者手续齐全、遵纪守法,怎么就是收不到车?

一方面,特斯拉在官方直营体系遭遇电商补贴“冲击”后采取过激性保护措施,毫无疑问,这伤害的是消费者的权利。有消费者就说:“我自己买车自己用,拼多多给我补贴2万还需要你同意?”另一方民,在此事中,拼多多也低估了特斯拉维护渠道“独家垄断”的决心,本土化的补贴营销最终遭遇对方的“长臂干预”,也表明其补贴策略缺乏更充分的考量。

但不管怎么说,企业博弈归博弈,不能无视合同严肃性任性地单方取消购车者订单,站在消费者权益的对立面。他们也不该被企业间的商业诉求对撞“殃及”。期待此事进入法律程序,司法层面也给涉事消费者一个公平说法。

二问特斯拉:

为何对沪鄂两名同等情况的消费者区别对待?

耐人寻味的是,在特斯拉拒绝向湖北这位购车者交付后,就在8月16日下午,另一名团购车主——上海的秦先生却顺利提了车。同样是团购,沪鄂两名消费者却遭遇区别对待,这暴露出了特斯拉奉行标准的“尺度不一”:难道规则不是“一体通用”吗,怎么还因人而异了?

上海拼多多团购车主已经成功提车上海拼多多团购车主已经成功提车

据了解,湖北被拒交付的消费者是个快递小哥,也是特斯拉的铁杆粉,他凭借吃苦耐劳攒够钱订购了Model 3,却被卷入“拒付门”,成了特斯拉对“禁止转卖”条款的扩大化解释与错误适用的受害者。而他和秦先生的两种境遇,也很难不让人质疑这是看人下菜碟:你是一线城市精英,团购没问题;你是普通快递员,团购就不行。

倒不是说,特斯拉方面对上海秦先生“交货”就是特殊对待,这不过是其应有的权利。只是到了湖北这名购车者这,正当权利被剥夺了,特斯拉将自身的违约责任转嫁给了他。

同样的情况,不同的遭际,直观地呈现了特斯拉销售逻辑的摇摆性。特斯拉用“禁止转卖”的方式打击黄牛、避免“中间商赚差价”没问题,可对并不存在转卖行为的快递小哥“另眼相看”,这显然跟善待消费者的期许背道而驰,也很难回避因地域或身份不同进行差别销售的质疑。

三问特斯拉:

为什么宁愿为国家补贴降价,也不接受企业对用户补贴?

“拒付门”很容易牵出一个问题:特斯拉是接受不了“补贴”吗?

答案是否定的。

在很多国家,特斯拉公司都拿了很多国家补贴。以韩国为例,特斯拉在韩国一台车会拿到国补约 900 万韩元(折合人民币 5.2 万)以及省级补贴约 1,100 万韩元(折合人民币 6.5 万)。

在中国,特斯拉拿到的国家补贴也很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纯电动汽车的补贴总金额达到了42.62亿元,特斯拉一家就拿走了8.27亿,几乎是强势屠榜。

为了获得国家补贴,Model 3还调整了定价——今年4月,我国工信部发布2020年补贴新政,设立了“30万元补贴线”。之后特斯拉又对标准续航升级版进行降价,补贴前价格由32.38万元调整至29.18万元,补贴后价格由此前的30.355万元调整至27.155万元,降价幅度超过10%。

去年特斯拉因为降价过快引发了消费者维权

去年特斯拉因为降价过快引发了消费者维权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国家补贴就“真香”,企业补贴就要这么受排斥?“万物皆可拼的拼多多,被特斯拉砍单了”,为此受损最大的是消费者,特斯拉怎么就这么“嫌弃”企业自掏腰包的惠泽式补贴?

不少人觉得,拼多多及相关商家的补贴,会动摇特斯拉的定价体系——跟汽车行业普遍实行“分销”模式、依托经销商开拓销路不同,特斯拉奉行的是近乎“F2C”的独特直营模式,直接面向最终客户销售车辆,这样别人也撼动不了其定价权,而补贴会损害厂家定价权。外界认为,直营模式是特斯拉确保利润率和维护品牌价值的核心措施之一,任何售价上的变动都需要马斯克本人的同意。

因此,特斯拉才会“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认定团购用户是在搞转卖。

有意思的是,特斯拉称拼多多的活动未得到其授权,可那是拼多多针对用户的补贴行为,跟B2C式促销交易链没太大关系,本就无需得到其授权。特斯拉干预用户接受补贴,未免太“长袖善舞”。

四问特斯拉:

为何特斯拉合同条款对中美消费者“双标”?

比起对企业补贴的排斥,特斯拉“禁止转卖”相关条款适用层面更大的问题,在于对中美消费者“双标”。

特斯拉中国官网的合同格式显示,特斯拉表示,“对于任何我司认为其目的是为了转卖的订单或者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我司有权单方面解除本协议。”“任何我司认为”等字眼,其实就赋予了特斯拉“无条件否决权”,它可以“顺我者交付,逆我者‘涉嫌转卖’”。这明显是霸王规定,涉嫌违反合同法和反不公平竞争相关条例,也是借堂皇理由将自身权力无限扩大化。与此对应的,则是中国消费者某些权益的被漠视。

非但如此,特斯拉合同中关于“转卖”的处理尺度也“南橘北枳”:在美国区,如果特斯拉取消订单,是需要将定金返回给消费者的;可在中国区的相关解释中,只要消费者有任何希望维权、要求退款的行为,特斯拉就可以以“怀疑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等理由拒绝向车主交付新车,且不退定金。

在舆论场上,很多网友就表示不平:“凭什么搞区别对待?中国消费者买车被你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取消订单,最后连定金都可以不退了?”

特斯拉对中国消费者权益的轻忽,还体现在与直销模式对应的定价权弹性空间太大、价格机制不透明上。过去两年时间,特斯拉调价次数多达10次以上,很多特斯拉老客户就经常在降价新闻后面发“韭菜图”,以示对其定价机制不透明的不满。

作为国际企业,特斯拉不是对中美两国消费者平等对待,而是违反中国法律规定,在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尊重本地规则方面难如人意,这注定难逃“双标”的诟病。

五问特斯拉:

同是美股上市企业对待消费者态度为何如此迥异?

拼多多及相关商家自掏腰包补贴,或许不乏流量层面的考量,但补贴对购车者确有增益。事实上,补贴是拼多多的常规操作。

去年6·18,拼多多“百亿补贴”腾空出现,带动一些品牌商品、其他电商平台纷纷加入补贴行列。到了今年,疫情重创中国车市,在车企高管直播带货、砸钱请明星卖车之后,团购卖车也成为给消费者“送温暖”的方式之一。而作为大宗消费品的汽车,也成了一些电商平台的新流量入口。

2019年5月,拼多多汽车板块刚一上线,仅仅18秒,就卖出了400台五菱宏光,实际补贴金额超过600万。今年5月,又还上线了多次团购买车活动,都打上了“五五折”、“万人团”等抢眼标签。这既给很多车企提供了线上销售通路,也给消费者带来了好处。老百姓没有别的想法,就想花少点钱,买个车,这到底招谁惹谁了?就像湖北这个抢到抢到近2万元补贴的快递小哥,凭着自己吃苦耐劳,顶着风吹日晒,一单单送、一块块赚,想省钱买辆特斯拉,不行吗?大家可以算一算,拼多多给他补贴的这2万块,他可以少送多少单?

特斯拉可以不拥抱电商平台,但对于惠及消费者又不涉及“转卖”的平台优惠,本可以更具包容度。可特斯拉却选择了以“禁止转卖”为理由,给团购消费者添堵,折冲了电商补贴给他们的利好。

不只是“驰名双标”,还滥用规则、店大欺客,特斯拉在此事中体现出的傲慢与偏见,是对市场规则与契约精神的伤害。而这,对特斯拉自身也是伤害——毕竟,所有漠视消费者权益的举动,都被命运暗中标注了代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