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对科技巨头不满因党派而异 周三参议院听证会有哪些实质内容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      2020年10月29日 18:19

导语:三位掌门人当天出现在视频连线的议员面前后,这些议员们对他们的具体不满因政党而异。

Facebook、谷歌Twitter的CEO周三出席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该听证会原本的重点是对美国《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进行审议,但最终却成了对社交媒体审查方式的批判会。

三位掌门人当天出现在视频连线的议员面前后,这些议员们对他们的具体不满因政党而异。共和党人主要利用听证会批评这些公司审查保守派的声音,甚至认为这种偏向拜登的做法可能影响选举结果。民主党人干脆反对举行这场听证会,他们询问这些CEO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制止暴力极端主义和干涉选举的行为。

这场听证会表明了两党对社交媒体平台的不满和不信任,他们都希望这些平台能够采取相应的措施,缓解自己的不满。

该听证会的标题是“第230条一刀切的豁免权是否会催生科技巨头的不良行为?”而在保守派反对者看来,所谓的不良行为指的就是社交媒体平台对他们不赞成的政治观点进行审查。但是这部法律覆盖的范围远不止于此。第230条允许网站在托管用户内容的同时又无需为这些内容负责。例如,你可以起诉Twitter用户发布诽谤性推文,但不能起诉Twitter本身。这恰恰是这些网站得以存在的前提。如果不具备第三方内容的诉讼豁免权,这些平台可能根本不允许用户发布上述内容。

该法律还允许平台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情况下审查用户内容,但却不会因此失去豁免权。此事已成为保守主义者抨击的主要问题,他们认为平台对他们进行不公正的审查。虽然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和几位共和党议员希望更改第230条,以要求网站在审核内容时必须保持“政治上中立”,但特朗普却呼吁彻底废除该法律。实际上,特朗普在周三的听证会进行过程中又通过Twitter重申了这一要求:

他当时通过推文表示:“美国根本没有新闻自由,反而专门打压报道,到处充斥着假新闻。过去两个星期,我们的媒体有多么腐化已经昭然若揭,科技巨头现在更加糟糕。废除230条吧!”

总体而言,民主党人对第230条和科技巨头也有自己的不满。但是在听证会上,这些担忧似乎处于次要地位,因为他们更关注此次听证会的时机选择,他们还质疑共和党人利用此次听证会传递对特朗普有利的信息。

大多数共和党人几乎都没有提到第230条,反而专注于社交媒体内容审核和对保守声音的打压,最常被提及的例子包括对特朗普推文的事实核查,以及《纽约邮报》关于拜登的负面报道——Twitter和Facebook最初限制了这条新闻的传播。还有几个问题涉及到员工和内容审查决策者的政治意识形态,似乎在暗示其中的保守派比例过低。

泰德·克鲁兹(Ted Cruz)和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两位共和党议员特意强调了这些观点。经常批评第230条的克鲁兹在前一天晚上通过Twitter和Facebook宣传他将出席听证会,并将这场听成会称作“言论自由摊牌”,甚至张贴了一张类似于拳击比赛海报的宣传画。克鲁兹说,出席听证会的这几位CEO“共同成为美国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是自由、公正的选举的最大威胁。”自此之后,他的问题始终非常尖锐。

“多西先生,到底是谁选举并指派你来决定哪些媒体可以报道,哪些美国人可以被倾听?你为什么始终表现得像是民主党超级行动委员会?”克鲁兹逼问道。多西回应说他不负责这些事情。克鲁兹随后在Twitter上转发了几篇引用他的言论和视频的文章,这些文章指出他提出的问题更像是一场政治闹剧,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约翰逊试图就相关员工中分别有多少自由派和保守派来拷问CEO。作为回应,多西说他的公司不跟踪员工的政治派别,皮查伊说他相信自己的员工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扎克伯格则表示,他不确定具体情况,但他认为Facebook偏向自由派——这似乎是约翰逊唯一相信的答案。

几位共和党人还指出,Twitter允许其他的世界领导人发表不真实或暴力性言论,但却对特朗普的类似言论进行打压。而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Roger Wicker)还特意指出,即使特朗普的言论是“真实的”,依然会遭到打压。他们举了一个例子:伊朗领导人哈梅内伊在一系列推文中暗示性地鼓励针对以色列发动暴力行为,但这些内容至今仍未被删除。

“我们并未发现那些内容违反我们的服务条款,因为我们认为这些内容是在炫耀武力,这是世界领导人在回应其他国家。” 多西说,“我们认为,针对我们自己的人民或一个国家自己的公民发表的言论有所不同,可能造成更直接的伤害。”

一些民主党人专门批评了听证会的时间和主题,称此举是为配合共和党的其他措施,迫使平台在内容违规时依然保留有保守倾向的内容。他们还认为,此次听证会试图通过夸大《纽约邮报》的内容来影响总统大选的结果。其他一些民主党议员提出了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帮助暴力极端主义团体会面和组织活动,以及外国势力影响选举的方式。他们问几位CEO,随着选举的临近,他们打算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或压制各自平台上的这些内容,以及能否承诺在平台上阻止干扰选举的行为发生。多西、皮查伊和扎克伯格都做出了承诺。

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指出,人们在Facebook上停留的时间越长,Facebook就能越能赚钱,而分裂的政治内容有助于吸引用户。

“这会困扰你吗?这会对我们的政治有何影响?” 她问。

扎克伯格说,该平台旨在向用户展示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内容。

他说:“系统上的大多数内容都不具有政治性,而是会重点确保你能知道你的表妹何时生孩子。”

“我说的不是表妹和孩子这种事情,”克洛布查说,“我说的是阴谋论……我认为这些内容有腐蚀性。”

还有几位参议员提出了一些实质性的问题,涉及到科技巨头的内容审查政策和算法,以及如何重写230条才能让用户感觉更加明确。比如,第230条允许平台审查“令人反感的”内容,但这项规定引发了争议。参议员雪莱·卡皮托(Shelley Capito)询问,如果能对此进行细化,是否有助于解决争议。扎克伯格指出,如果必须阐明哪些内容令人反感,哪些内容不令人反感,就将导致他们无法有效审查欺凌性或骚扰性内容。多西和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多次表示,他们愿意提升内容审查决定的透明度。

针对第230条提出两党议案的民主党参议员布莱恩·沙茨(Brian Schatz)说,他希望在选举后就该法律进行“真诚”的讨论。无论特朗普的选举结果如何,未来都可能会针对第230条继续举行听证会,

第230条的合著者、民主党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不是商务委员会的成员,因此没有出席听证会。但是他并没有对此保持沉默,而是支持了许多民主党议员的观点。

怀登说:“在观看了今天的听证会之后,我认为我的许多共和党同事根本没有看过第一修正案,更没看过第230条。他们强迫私人公司发表虚假信息、谎言和仇恨言论的行为违宪,并且凸显了他们的重点并不在于第230条,而在于他们想在大选前一周影响选民。”

怀登补充说:“今天这番令人心痛的景象表明,这个机构远远没有能力针对如何改善互联网展开理性辩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