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箭143星 SpaceX太空深度掘金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21年01月26日 10:51

导语:“钢铁侠”马斯克的疯狂不止在于地面,还在于太空。马斯克瞄准的是两大面向未来的市场空白,一边通过特斯拉在电动汽车市场攻城略地,另一边,旗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则孜孜不倦地通过庞大的卫星网络,提前占位太空。

“钢铁侠”马斯克的疯狂不止在于地面,还在于太空。马斯克瞄准的是两大面向未来的市场空白,一边通过特斯拉在电动汽车市场攻城略地,另一边,旗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则孜孜不倦地通过庞大的卫星网络,提前占位太空。但就像电动汽车行业一样,在商业航天市场大有可为的诱惑下,马斯克同样将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

新纪录

143星,SpaceX再次创造了全球新纪录——单枚火箭发射携带卫星数量最多。上一任纪录的保持者是印度在2017年发射的PSLV-C37运载火箭,一共搭载了104枚卫星。

美国东部时间1月24日10时,SpaceX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首次开启拼车“专列”,用猎鹰9号火箭专门执行小卫星拼单发射任务“运输者1号”(Transporter-1),将包括立方星、微小卫星和轨道转移飞行器在内的133个商业和政府航天器,外加10颗“星链”卫星送入轨道。

“运输者1号”,是SpaceX今年开启的首班“拼车专列”。据了解,“拼车发射服务”是SpaceX于2019年提出的构想,要在特定时间间隔内提供猎鹰9号火箭的拼车发射服务,专门帮助小卫星以更低的成本进入太空。

据SpaceNews报道,本次任务的最大客户是Planet公司,SpaceX为其发射了48颗“超级天鸽”遥感立方星。芬兰Iceye公司发射了3颗合成孔径雷达(SAR)成像卫星;“鹰眼360”公司为其商业信号情报服务发射了3颗卫星;NASA发射了4颗技术演示立方星。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发射的10颗“星链”卫星是第一批部署到极地轨道的卫星,将为阿拉斯加和其他极地地区的客户提供网络覆盖。算上此前已经发射的1015颗“星链”卫星,SpaceX目前累计发射“星链”卫星达到1025颗。

这是今年以来SpaceX进行的第二次“星链”卫星发射,不过,目前的数量距离马斯克的野心还有很远。2015年1月,马斯克就宣布了卫星互联网服务项目,这一项目被命名为“星链”(Starlink)。

按照马斯克最初的设想,星链项目计划在2019-2024年间在太空搭建一个由1.2万颗卫星组成的网络,其中1584颗将部署在地球上空550千米处的近地轨道,7500颗部署在距离地面340千米的轨道,2825颗在距离地面1150千米的轨道,最终将使所有卫星连成整体的数据中心,目标是为整个地球提供高速、低成本的卫星互联网。

伴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成熟,马斯克的野心也在逐渐膨胀。如今,SpaceX将星链计划的卫星发射总数量从1.2万颗提升到4.2万颗,其中1.2万颗已经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3万颗已提交申请。

星链加速

无利不起早,马斯克绝不是做亏本生意的人,虽然在发射过程中曾多次失败,但成功后的“钱”景同样大有可期。

成本已经随着技术升级而逐渐走低。据彭博社报道,在此次发射的143颗卫星中,首发200公斤的卫星只需要100万美元,之后每公斤仅需5000美元。与传统通信卫星的造价相比,这一价格已经大幅降低。

马斯克对盈利的畅想是美好的,他曾表示,星链计划将投资100亿美元,而到2025年就将带来300亿美元的收入,在他看来,星链将会抢占全球3%-5%的电信市场。

随着卫星的就位,马斯克早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商业化进程。去年10月,星链正式在美国华盛顿州等地公测,收费价格为99美元/月,用户还需花费499美元购买硬件套件,包括用户终端、支撑三脚架以及WiFi路由器。

本月早些时候,星链正式进军英国市场,获得了英国电信监管机构的批准并开始测试,收费价格与美国相差不多,每月的费用为89英镑,设备套装费用为439英镑。

另外,在加拿大、阿根廷、澳大利亚、法国等地,SpaceX也相继拿到了牌照。对于具体的成本和盈利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SpaceX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由此,在华尔街眼中,SpaceX也成了香饽饽。去年10月,摩根士丹利已经将SpaceX的估值提升至至少1000亿美元,理由是,“SpaceX继续巩固其作为新兴太空经济‘任务控制中心’的地位”。

不过,利益背后,争议同样不可忽视。比如星链对于科学研究的干扰,就一直受天文学家诟病。2019年就有不少天文学家表示,星链卫星太亮,会影响天文观测,SpaceX于去年决定为卫星装“遮阳伞”,降低卫星亮度,以减小对天文观测的干扰。但根据《天体物理学杂志》日前发布的一项研究,带有抗反射涂层的星链卫星的亮度只降低到标准要求的一半,仍然会干扰天文研究。

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指出,整体而言,美国的通信网络并不完善,特别是在边远地区网络比较差,因此像星链这种卫星项目就有发展的价值,但能否面向大众还比较难说,毕竟包括资费和转发设备在内的费用其实还是比较高的,且城市地区的使用率可能不太高。

太空经济

对于SpaceX而言,要头疼的绝不只是技术方面的改进,还有商业赛道的日益拥挤,毕竟,全球都看到了太空这块空白领域里藏着的市场蛋糕。根据摩根士丹利的研究,到2040年,卫星宽带将占全球太空经济增长的50%-70%。

欧洲咨询公司近日发布的《2020年航天经济报告》显示,包括政府航天投资和商业航天收入在内,2020年全球航天经济总量再创新高,达到3850亿美元。

若将时间线拉长,太空已经成为各国的新战场。过去十年来,世界太空市场中的政府和商业收入共增长了73%,相比上一年增长了90多亿美元,攀升至4238亿美元。商业航天收入占全球太空经济80%,高达3368.9亿美元。

在项立刚看来,通信卫星的确是比较重要的产业机会。现在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使用低轨卫星的星链,之前也有通信卫星,但多是高轨卫星,低轨卫星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

项立刚指出,从成本来看,现在卫星制造和发射的成本肯定比之前低,但在后续的维护更新方面还不好说,卫星使用4-6年后就需要完善,比如电池,另外低轨卫星在稳定性方面的表现也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在这一背景下,SpaceX带头狂奔,后来的竞争者也在迎头追赶。就在1月18日凌晨2时38分,一架名叫“宇宙女孩”的波音747-400飞机从莫哈维航空航天港起飞,将10颗小卫星送入太空。此次任务由英国富翁布兰森旗下的维珍轨道公司完成,也是该公司首次从空中发射火箭进入太空,为发射低成本卫星的新方法铺路。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表示,太空经济的传统概念包括卫星的设计、发射和运营,拉动数千亿元规模的上下游产业。相较于在地面建基站传输,将信息放到空中传输会更便捷、更环保,没有河流山川等的阻碍,直线传输距离也短,因此也更节约成本。

曹和平进一步指出,卫星发射多了就会形成组网,相当于形成一个数字基础设施,这将会是未来国民经济创新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相较于现在的发展,未来这一领域带动的经济规模可能高达3、4万亿元”。曹和平坦言。

当然,不只是在美国本土。进入2021年,其他地区对于太空经济也愈发重视。1月12日-13日,欧洲航天政策会议在布鲁塞尔召开,欧盟宣布投资3亿欧元扶持欧盟商业航天企业创业创新。根据公告,欧洲投资基金将以股权投资方式向卢森堡风投基金“轨道风投”(Orbital Ventures)和意大利风投基金“普里莫航天”(Primo Space)投资3亿欧元,借助这两家风投机构为欧盟商业航天企业提供融资便利,助推企业技术研发和创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