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被举报后,威震天还会说出“愚蠢的人类”吗?

来源:3DMGame    作者:      2021年10月08日 10:21

导语:这里说的并不是动画《变形金刚》,或是由此改编的同名电影,而是最近一段时间里,因为独特的“话痨”属性,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的,北京环球影城里的威震天。

威震天被举报了。当然,这里说的并不是动画《变形金刚》,或是由此改编的同名电影,而是最近一段时间里,因为独特的“话痨”属性,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的,北京环球影城里的威震天。如果你平时经常刷短视频,那么最近应该没少刷到过这位身患“社交牛逼症”的威震天,和游客互动时的搞笑场景。作为环球影城中的一名“打工人”,威震天日常的工作,就是站在舞台上,和前来游玩的游客们互动、合影。

但有趣的一点是,为了让威震天这名大反派展现出和原作不一样的反差感,北京环球影城的威震天,被塑造成了一名话痨型角色。它不光时刻掌握当下热点资讯,熟练运用各种流行文化梗来和游客互动,并且面对每一位上台寻求合影的游客,它都会无差别地对他们发表一通来自高级外星文明的“嘲讽”。

几乎每一位上台合影的游客,都会被嘴碎的威震天指指点点一番。从合影姿势、着装打扮,到和台下负责拍照的游客的关系,游客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发言,都有可能成为台上威震天借题发挥,取笑人类的素材。加上一句“愚蠢的人类”所透露出的反派独有傲娇感,让这位话痨威震天,很快在视频平台上火了起来,成为了北京环球影城内的头号“网红”。

但“人红是非多”,即使是来自外星的威震天,也难免会在危机四伏的人类社会中,遭人忌惮。就在这次国庆假期前不久,“环球影城威震天被举报”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由于之前靠短视频获得了大量关注,这次威震天举报事件,自然很快引来大批网友的围观,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即便在环球影城并未通过任何官方渠道,证实此次举报确有其事之前,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网友们已经针对此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截至目前,北京环球影城度假区官方并未对举报事件作出证实

在相关的新闻报道和讨论中,威震天举报事件被描述为,游客因不满威震天口中“愚蠢的人类”等言论,认为其具有强烈的侮辱性,而采取了举报的方式表示抗议。

图源:微博@大湾区主任

大部分关注此事的网友,都对威震天被举报一事表现出极度不理解。因为,实在难以相信,在信息高度发达的当下,会有人真的因为游乐场的反派角色说出一句“愚蠢的人类”,而心生怨气,甚至不惜以举报该角色的形式,来进行报复。

更不用说,威震天作为环球影城度假区中的一处观光项目,其存在的意义,本就是向游客们展现,电影《变形金刚》中角色丰富的个性,而威震天作为《变形金刚》故事中最核心的反派角色之一,它的人设自然也需要显得“邪恶”一些,“愚蠢的人类”不过是出于这一目的而设计出的角色台词,并不具有任何针对性,只是一种丰富角色性格的设定而已。

因为这场举报风波,环球影城的威震天,再次登上了微博热搜。并且很快,有关威震天其实是由真人演员每天负重扮演的新闻,也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在这张网传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演员需要脚踩在威震天的膝盖上,同时背上重量不轻的各个机械关节,才能“变身”成镜头前和游客们斗嘴的威震天。这无形中,又为威震天博得了更多游客和网友的同情。

被举报后,威震天还会说出“愚蠢的人类”吗?

图源:微博@中国经营报

并且随着事件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9月30日,央视网针对此事作出评论,认为威震天如此说话、回怼游客,是一种情景设计,一种表演,镜头中的威震天,是在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不应该受到争议。而相比之下,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一些游客所作出的不当行为,比如举报威震天、朝威震天竖中指,从各方面来说,这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文明行为。

事情到了这里,基本上已经平息了此次举报事件的风波。但对于网友们来说,这次威震天举报事件,却有着某种意义上更深层次的警示,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类似的一起举报事件,尚且余波未平,那就是一度轰动全网的,《迪迦奥特曼》下架事件。

具体事件的经过,想必已经不用我再多加描述了,《迪迦奥特曼》作为几代人的童年回忆,突然莫名其妙遭遇全网下架,“被举报而下架”的说法,很快便传播开来。而联系此前,江苏省消保委在今年4月,发布的那份《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查报告》,其中《迪迦奥特曼》因为包含部分“阴暗黑化元素”而遭到参与调查的家长们的“重点照顾”。自然也就不难理解,观众对于“《迪迦奥特曼》下架”事件高度关注的原因。

而在这之后,虽然《迪迦奥特曼》很快陆续重新上架了国内各大视频平台,但经过网友们的仔细甄别后,确实也发现,剧集中部分片段遭到了删减,这似乎从侧面验证了,“举报”一事的真实性,但具体《迪迦奥特曼》为何而被下架,至今我们依旧没有得到一个比较官方的答复。

发现没有,从始至终,无论是《迪迦奥特曼》下架事件,还是威震天被举报事件,网友们最先关注到的,一定是“举报”这个关键词。哪怕这两件事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见到任何一条,真正具有权威性的官方说明,但我们还是会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将这些事件的发展,与“举报”二字联系起来。

如今的网友们,似乎都患上了“举报PTSD”,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喜欢的影视作品、娱乐活动,是否会被举报下架而担惊受怕。而这背后的原因,与其说是对举报制度的不信任,其实更多时候,是对那些借“举报”来泄私愤,滥用举报权利的人的畏惧和愤怒。

目前我们举报制度,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健全且便捷的。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举报”,我们第一个能看到的,就是一些政府网站开通的官方举报渠道。这些渠道能帮助普通民众,直接向政府部门上报生活中出现的一些不法行为,显著提升了政府部门的整治效率,将无数违法犯罪行为扼杀在了摇篮里。

但再好的武器,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也有可能成为刺向无辜群众的利刃。在如今的网络风气下,任何人都能以极低的成本,和近乎不存在的代价,对自己看不惯的事物评头论足,甚至发展到了可以滥用举报权,发泄私愤的地步。而这样的情况,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2014年12月29日,一位名叫刘睿哲的玩家,实名举报了当时即将在国内发售的PS4国行机器,他以PS4可以直接运行多款包含暴力、血腥游戏为借口,要求有关部门对PS4国行机进行封杀。并且在举报成功之后,他还在贴吧等社交平台上,大肆宣扬自己的“丰功伟绩”。最终,刘睿哲举报国行PS4事件,间接导致了当时国行PS4的延期上市,并且玩家们期待已久的“不锁区”策略,也随之化成泡影。玩家从此将刘睿哲贬为“千古罪人”,但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而根据中央网信办公布的《全国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总量情况》公告显示,从2020年1月至2021年8月,中央网信办每月受理的举报案件数量,平均都在千万件以上。如此巨量的举报数量,自然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去调查和分析。即便如此,也很难保证每一例举报,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准确的裁决。而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在如此庞大的举报信息中,难免会混杂一些,带有强烈主观意愿且别有用心的举报理由。

他们让我们感到畏惧,但你又无法指责他们一定是坏的。就像,你无法指责那些举报《虹猫蓝兔七侠传》和《蓝猫淘气三千问》的家长们,真的没有在为孩子的健康成长而考虑?你也无法指责那些举报海外影视作品的观众,是否真的对本土作品给予了超乎常人的期待?正是这种无奈感,长期以来让我们畏惧“举报”这种出发点本是善良的行为。

而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做的,仅仅是让我们的声音,能被更多人所听到,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将滥用举报权的行为,尽可能杜绝。

威震天在第二天,依旧站在了北京环球影城的舞台上。有了游客和央视网的站台,他并没有因为空穴来风的举报事件而求掉自己的饭碗。

《迪迦奥特曼》在下架不久后又陆续重新上架,虽然内容遭到了一定的删减,但孩子们最终还是守护住了自己的光。

这些说不上是多好的结果,但也意味着,改变正在发生,不是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