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俞敏洪赚“快钱” 就要学罗永浩?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      2021年11月22日 10:41

导语:因为新东方,罗永浩前半生走向了俞敏洪。但也因为新东方,俞敏洪在后半生很可能走向罗永浩。

因为新东方,罗永浩前半生走向了俞敏洪。但也因为新东方,俞敏洪在后半生很可能走向罗永浩。

当下,“双减”风波未消,新东方断臂求生,被迫裁员、转型、探索新业务,甚至将占据公司营收大半的k9业务叫停。 此时,新东方面临的,是生存。俞敏洪最大的敌人,是时间。

路总得向前,讨论还会继续:比如,俞敏洪开启直播,会成为下一个罗永浩吗? 一、俞敏洪要赚“快钱”,还得看罗永浩?

谈及跨界直播,俞敏洪难免与老相识罗永浩拿来比较。 罗永浩,前任锤科CEO,2020年4月正式开启抖音直播首秀前,曾身负6亿债务,号称“行业冥灯”。 曾被称为“理想主义”的他,一年半后,已经还清了大半债务。2020年末,老罗一度成为全网TOP3大主播,自此,他的身影频频出现在《脱口秀大会》,以及各大娱乐版块。 短暂的周期,丰厚的回报,罗永浩带货的成功,摆在了俞敏洪面前。作为曾经的上下级,二者因为新东方结识,而在事业乃至人生最灰暗的时刻,都相继接触到了直播电商

这似乎成了一个万物皆可直播的时代。疫情催化了直播电商的繁荣。大量品牌商、众多明星、企业家,众多玩家都开始集中涌入直播电商的领域。 “罗永浩”更像是群体,与一种趋势。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21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6.38亿,占网民整体的63.1%。其中,直播电商用户规模已达到3.84亿,占网民整体的38%。

市场水大鱼大,玩家前赴后继。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2021中国在线直播行业年度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新增直播相关企业超6.5万家,约为2019年全年新增数量的10倍。

其中,仅2020年1月至11月,我国直播活动超过了2000万场, 活跃主播人数超过40万,观看人次超过500亿,上架商品数超过2000万。

“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先前2021年9月17日高管会上,俞敏洪如此说道。

真能行吗? 

二、看似水大鱼大,实则波涛汹涌 

很难断言,俞敏洪能否复刻罗永浩的直播成功。但现阶段看来,俞敏洪面临的困难,已经远远大于2020年的罗永浩。

实际上,大多数行业度过爆发期后,往往会陷入较为平缓的成熟期增长。这期间,行业标准、政策法规、品类划分将进一步完善。更重要的是,“马太效应”也会持续凸显。 当下,人们可以看到头部主播动辄上百亿的销售额,大量资源的倾斜。同时,也可以看到中小主播生存变得更加困难。 数据统计,当下70%以上的从业者收入低于万元,5成相关从业者正考虑转行。绝大多数人而言,直播电商行业早已不是蓝海。在平台方、品牌方,以及头部主播作用下,中小主播以及二三线主播的盈利空间,也并不乐观。 另一方面,电商直播行业的竞争已经趋近白热化,大量的明星素人、各大品牌方、以及种种内容创业团队,都试图入场分一杯羹。 当下的直播电商,已经是一场多维度的较量。比方说,当下,众多平台已将“信任经济”放在直播电商的权重位置,而围绕着成本、品类、互动性、性价比等全方位的“直播”大战,正在供应链、选品、直播内容、各平台算法机制等维度,全面爆发。

这对已经60岁的教培“老兵”俞敏洪来说,要想打赢这一战,实在不容易。 实际上,即便拥有全网大量“罗粉”支持,以及破釜沉舟的决心,罗永浩在2020年一场惊艳的首秀后,整个团队却因早期经验不足,受限于供应链和品控,也曾数次翻车。2020年中旬业绩一度跌到谷底,直到2020年底才重回正轨。

相较而言,当下的俞敏洪对直播带货的品类选择,仍然不够明晰。

比如,在最近11月7日的直播中,俞敏洪开始卖起了图书:首次登场,直播间实时在线人数稳定在6万多人,GMV达到27万。 某种程度上说,俞敏洪直播卖书有着先天的人设基础:《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在人生的更高处》等作品,无一不在展示,俞敏洪或许是中国企业家群体中,最能写鸡汤成功学的那一个。 这些书籍,也时常出现在各大书店的醒目位置,畅销多年,在70、80后中有着相当多的受众。

但图书品类,并不是直播的热门——蝉妈妈的数据显示,抖音直播热销榜上,销量排名多是食品、美妆、日用百货、服饰等品类,图书类销量则相对惨淡。

或许,这一垂类市场的总体份额,很难撑起俞敏洪和新东方的真正转型。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全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70本。

更重要的是,俞敏洪最近两年,对直播电商或未真正下定决心。 鲜少人知的是,早在2020年4月30日,俞敏洪就已开启了直播首秀。随后,俞敏洪则将那场直播收入,捐给乡村学校用于购买书籍,并解释:“我纯粹是业余爱好,不是想要用直播来赚钱,我不会卖我的英语课程,也不会卖我自己的书。我只是把我认为值得阅读的书推荐一下,未来我可能会为一些农民卖农产品。” 随后的一年,俞敏洪陆续做出直播尝试,但这更像是一场追赶潮流,其直播销量也并不尽如人意。

下一步,俞敏洪或将真正全面进军直播电商,结果如何,尚不得而知。 但值得肯定的是,要想做到“从0到1”,真正搭建起规模化的直播团队,形成自己完整的业务体系,俞敏洪和整个团队,需要补上的功课仍有很多。

三、“要把自己当成面团,不断地揉。”

危机一体两面。 或许,俞敏洪复刻不了罗永浩的直播之路,但是,更多的可能性,也摆在了俞敏洪和新东方面前。 比如说,新兴的农村素质教育市场。实际上,伴随近年来中国城镇化进程逐渐平稳,返乡潮也正在逐渐变大:一大批有着着更高的学历、更年轻、也具有更强的求知欲的新农人,开始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的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返乡创业的人群约1000万左右,加上种植户、农资、农产品贸易商等,新型职业农民总量已超过2000万人。 初步统计,这2000万的职业农民,将催生了至少一千亿元的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市场。 如果,俞敏洪率领的新东方团队,将直播作为一个载体,而不是目的,或许在未来,也能吸引到更多的关注与商业可能。这对于俞敏洪和新东方来说,能否算是一个绝佳机会? 然而,除了新东方转型,当下的俞敏洪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 聚光灯下,个人的一切话语和举动,难免被公众和媒体过分解读。俞敏洪两难之处或许在于,一方面,整个团队意欲转型电商直播,舆论热度越高,越能带来影响力,这是商业生命力的一大源泉

可另一方面,关注度越高,就越容易被放大错误。 不过,在商言商,俞敏洪最大的幸运仍在热度:因为,一切争议,在被遗忘面前,都不足为道。 但无论如何,对这样一位下海创业,一手创办新东方,拼搏多年,一度被称为“留学教父”的俞敏洪,几十年后,即便背负公司生计的巨大压力,仍能活跃在一线,其人生经历中的坚定、决心、与坚韧,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正如俞敏洪的《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书中,曾提到的那样: “要把自己当成面团不断地揉。就像往面粉中加水一样,加水的过程不断地揉,变成面团,就拍不散,继续揉它就成了拉面,你可以拉,可以揉,可以变形,但是它就是不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