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益联资本携手生物合成企业昌进生物-科创驱动ESG

来源:艾瑞网    作者:      2022年07月26日 10:32

导语:目前国内符合向微生物要蛋白的企业屈指可数,昌进生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2022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农业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时指出,要树立大食物观,从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出发,掌握人民群众食物结构变化趋势,在确保粮食供给的同时,保障肉类、蔬菜、水果、水产品等各类食物有效供给,缺了哪样也不行。要向森林要食物,向江河湖海要食物,向设施农业要食物,同时要从传统农作物和畜禽资源向更丰富的生物资源拓展,发展生物科技、生物产业,向植物动物微生物要热量、要蛋白。

目前国内符合向微生物要蛋白的企业屈指可数,昌进生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昌进生物是一家利用合成生物技术,生产微生物可食用蛋白的科技公司,益联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金纬纶先生在公司创立之初即深度参与了昌进生物的赛道方向选择研究,并在微生物可食用蛋白项目早期形成阶段即担任了公司高级顾问,推动公司的ESG方向开发。2022年1月,公司完成了由高瓴创投领投的5500万元Pre-A轮融资。2022年6月,公司完成了由食芯资本领投1.4亿元A轮融资。目前公司已掌握成熟领先的研发技术和生产工艺,一代产品也已经拿到食品生产许可证,处于量产的前夕。

image001.png

今日,艾瑞网邀请到益联资本创始合伙人金纬纶先生和昌进生物创始人骆滨先生进行了一次对谈,以下是访谈精选。

艾瑞网:作为国内乳制品领域唯一研发微生物蛋白的合成生物公司,骆总能否和我们分享下昌进的初心、选定食物方向的原因,以及产品目前的进度?

昌进生物骆滨:正如昌进的英文名字Changing,我们团队的初心就是想对自然环境和人类社会做些改变。在创立昌进生物前,我在多个行业都工作过,比如农业、食品制造和生物研究,所以在这些交叉领域都有一定的积累。而最终创立昌进生物,选择食物领域作为突破口,主要有几个原因。

一是情感因素。我的父母均为中科院研究人员,我从出生到成长都是在实验室,所以对生物行业非常有感情。

二是优势分析。合成生物之前最热的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应用,生物药,新材料,功能添加剂,这三个应用方向要么早期投入过大,投资周期过长,或者产品天花板较低,不符合我心目中的最优方向的标准,要么就是对下游的设施设备配套要求过高,与我当时的资源和能力不匹配。所以在分析了这几个应用方向的优缺点和我自身的优劣势之后,我决定要开辟一个适合自己的新方向。

三是方向选择。创业过程中,我也经常和金总交流,他们认为作为投资机构,在合成生物领域他们会优选护城河高,下游应用难度低,天花板高,对社会有价值的领域。我想来想去,符合这些标准的,食品领域应该算一个。

首先,由于菌种和产品的安全性、表达效率、成本下降空间和终端产品的市场认可度等等因素,食品领域存在较高的护城河,当前参与人数较少。其次,行业天花板高,但下游应用难度却很低。实际生产中,微生物发酵的量产放大和成本控制对底盘细胞的要求极高,常用的菌种往往难以满足。但一旦有相关的产品出来了,未来的市场空间至少是万亿级的,下游的承接也基本不需要太多的成本和工艺的调整。最后,将生物合成技术应用到食品领域,能极大提升能量转化效率,降低碳排放。

四是生产路径。选定目标方向后,我们就开始倒推生产路径。我之前在做功能产物和药物研发的时候,发现来源于自然环境的天然产物,它内部的功能物含量不够稳定,而且提纯工艺比较复杂。天然来源也存在很多不利因素,比如资源瓶颈、对环境保护有负面影响等等。考虑这些问题,我们希望找到一个能量利用率最高、来源不受限制、含量稳定并且下游工艺容易生产的路径。经过层层筛选,我们发现一直被大家忽视的微生物恰好可以满足这些需求。依赖食品、生物等多个领域的积累,我们召集了一批合成生物领域的专家学者,开始微生物和食品相结合的研究。微生物有这种直接利用水、空气、能源、有机物、无机物便可以得到人体所需有机物的特点,能把能量传递链缩减至单一结构,这样就可以做到用微生物蛋白来改变人类千百年来的传统食物链,也可以对粮食危机,节能减排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提供些帮助。

目前我们昌进的微生物蛋白转化效率和生产效率非常高,生产成本预计可以达到牛奶的水平。我们的一代产品是生物质发酵蛋白,现在已经拿到了国内的食品生产许可证,这对新型蛋白来讲相当有考验,已经在青岛建成5吨罐小规模量产生产线,预计能在2023年将实现更大批量生产销售。我们的二代产品是精密发酵牛乳蛋白,现在也实现了1吨中试生产,正在进一步对蛋白表达做优化。我们已经对使用的底盘细胞申报了完备的专利保护,而且将会在2022年的申请美国FDA认证,预计一年左右可获得批准。

艾瑞网:骆总一直说您在昌进生物给予了大力支持,您当时是怎样慧眼识珠的?

益联资本金纬纶: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倡导低碳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投资方向也重点关注ESG领域的企业,合成生物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我们和合成生物结缘可以追溯到2018年,当时我们发现国内玻尿酸市场比较混乱,相关的资产价格也被严重低估,华熙生物当初也只有50多亿港币市值,我们走访或研究了市场上所有的规模以上玻尿酸发酵企业和相关工艺,最终我们选择了焦点生物,协助其将产能扩展到450吨,占全国产能45%,成为市场上举足轻重的玩家,正好玻尿酸市场开始爆发,当年鲁商发展按五倍估值水平并购了焦点生物。

退出焦点之后我们依然看好发酵和合成生物技术,因此之后我们在国内持续寻找相关标的,直到找到辉文生物,国内化妆品原料的龙头厂商,在成为辉文生物最大的外部股东后与昌进的创始人骆滨相识。骆总当时已成功研发银耳多糖产品,锁水性能是玻尿酸的5倍以上,但骆总不是单纯的研究人员,他在粮食加工贸易、食品制造、生物提纯研发方向有近30年的创业经历,前几次创业带领团队在细分领域也做到行业前列,积累了全产业链和跨领域的丰富经验。

与骆总相熟后,他以终为始的思维模式和我们做投资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认为他目标明确,落地能力强,每次都能按时甚至提前完成目标,未来肯定能够做出更大的事业,因此,我们支持他进入“新型蛋白”这个万亿美元的市场,中国人讲“衣食住行”嘛,几千年来衣、住、行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是时候来改变人类几千年传统的食物链和饮食结构了。

昌进生物微生物蛋白项目在启动阶段我作为顾问已经深度参与项目构思,而骆总也不负众望,短短的1年左右时间,公司的产品已经进入量产前夕,我已经多次品尝到昌进原料所生产的各类微生物蛋白产品。在昌进生物开始阶段,我们基金由于受投资标的要求限制,不能过多参与,而现在这家公司已经符合了我们加大支持的要求。

image003.jpg

艾瑞网:益联2018年以来就一直在生物合成领域持续布局和加码,那能够简单分享下你们的投资逻辑吗?

益联资本金纬纶:众所周知,一个行业的发展有固有的生命周期,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行业具备不同的特征,对于早期项目,我们倾向于选择过了萌芽期,进入快速发展期的行业,快速发展期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陆续有企业开始挂牌上市或接近上市,目前在合成生物领域A股已经有几家上市公司,也陆续有新公司递交招股说明书,说明行业在逐步成熟。

整个行业的产业链也相对完整,可以分为上游技术提供方,提供遗传基因的合成技术和相应的软件,中游平台类公司,对生物系统和生物体进行设计、开发,下游是各类产品和应用公司。在我们看来,由于行业正处于发展早期,需求市场潜力尚未被完全开发,需求尚未完全向通用型上游技术公司和平台公司传导。目前看这个行业的下游正在蓬勃发展,但成熟企业数量有限,短期内还不足以支撑上游和中游孕育大型企业,所以当前我们主要集中力量关注下游的应用类公司。

而下游应用类公司中,我们重点关注其中护城河高、产品应用难度和成本较低、市场想象空间大、对社会发展有促进作用的企业。而骆总的生物合成蛋白无疑是符合我们的投资标准的。

当然,我们也会持续跟踪行业发展情况,找准合适时机切入上游和中游。

艾瑞网:刚才金总说已经尝过昌进产品制造的产品,骆总能否介绍下目前产品的主要应用方向?

昌进生物骆滨:金总尝过的只是我们众多产品种的一种,我们的微生物蛋白可以广泛用于各个细分食品领域,现在可以做的有类乳饮、酸奶、饼干、冰激凌、巧克力、糖果、色拉酱、面包、糖果等等,不过首先推广到消费端市场的品种还需要与合作方进一步敲定。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团队在食品风味的改良上有多年的研发经验,和多个国际知名的品牌方有多年的深度交流和合作。要知道大多数微生物本身的味道难以接受,但我们经过很多次诱变筛选,获得了多个有独特表现的优势菌株,现在从发酵罐中直接拿出来的产品,通过简单纯化后已经没有太特别的风味。能达到今天这个表现,非常的不容易。

我们最开始的产品定位是健康环保的高端路线,类似燕麦奶与星巴克、喜茶之间的合作模式,这样可以实现微生物蛋白的快速推广普及。随着市场教育的加深,我们在消费端产品的定位会不断拓宽,希望到时候昌进的产品会逐渐成为大家每天都可以吃的健康食品。

艾瑞网:昌进所用的菌种与传统微生物发酵所用菌种相比有哪些优势?未来是否能持续开发出多种不同的蛋白或其他产品?

昌进生物骆滨:我们经过前期的评估和筛选,立项之初就确定要做乳制品,所以在选择菌种时,需要满足食用安全、蛋白表达高、量产可行性高和口味好这些基本要求。我们通过长时间的诱变筛选,得到了目前表现最佳的菌种,原始菌种主要来自内蒙古草原牧区和云南香格里拉山脉周围村落牧民的奶制品,已经有了近千年的食用历史,安全性的问题完全不用担心。

与发酵常用的酿酒酵母相比,昌进的底盘细胞表达产物口感好,蛋白质表达含量高,还有丰富的膳食纤维。而其他微生物蛋白,比如毕赤酵母本身不属于食品微生物,国际其他生物合成企业使用木霉也成功合成了蛋白产品并即将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但木霉不能直接食用,霉菌宣传也不容易被消费者接受。所以用于食品的微生物底盘细胞选择不同于合成生物其它产业,需要考虑安全、成本、消费者感受,在这方面可供选择的赛道非常稀少,昌进生物目前在一个最有价值的赛道中具有领先优势及垒起了技术壁垒和专利壁垒。

至于未来的产品方向和储备,基于我们的菌种库、现有的底盘细胞和核心底层技术,我们能够完成各类不同目标蛋白的表达,研发周期最快只需要七天,这个效率是全球领先水平。

艾瑞网:听说您在昌进生物新一轮融资中是最大的潜在领投方,如此看好昌进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益联资本金纬纶:首先,从一开始我就讲了,我们倡导低碳可持续发展(ESG)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合成生物方式能极大的节约耕地,降低碳排放,这个是我们投资的驱动力。

其次,根据联合国数据,到2050 年,地球将达到近100 亿人口,蛋白质需求量将增加50%。需要额外增加2.65亿吨蛋白质才能满足需要,而结合目前耕地不足的现状,未来全球将长期面临蛋白紧缺的现象,因此,合成生物蛋白是个非常有前景的方向。就像我前面所说的,衣食住行,千百年来,衣服已经从兽皮到各种材质的服装,住也从洞穴到高楼大厦,行从两条腿到新能源车,飞机、宇宙飞船等等。只有食这块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我们相信食品科技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同时国外的Perfect Day和Nature’s Fynd近期也逐步开始走向量产,受到国际资本的热烈追捧,进一步坚定了我们对生物合成蛋白领域的信心。

当然,更重要的是,昌进公司的产品在短时间内取得了国外对标公司数年的成就,产品的快速进展和突破出乎我们的意料。作为食品原料,口味和成本是核心,昌进经过多次改进,已经将产品的口味改到近似无味,基本是纯白色。而生产的成本,我们经过核算,几乎接近牛奶的生产成本,同时营养成分也是非常接近牛奶,甚至已经成功生产出美味的各类食品。同时,昌进选择的菌种是在中国的食品安全名单上的,所以产品出来之后短时间内就拿到了食品生产许可证。为今后大规模进入市场扫清了障碍,未来的食品市场必然有昌进的一席之地。

另外从估值上看,可以对标的Nature’s Fynd和Perfect Day的估值都已经达到十数亿美金,昌进目前的估值水平极具竞争力,未来成长的空间巨大。

艾瑞网:您和金总一直强调非常关注低碳和可持续发展,将ESG理念融入到生产生活中,能否介绍下昌进的微生物蛋白对环保和碳中和的贡献有多大?

昌进生物骆滨:大家从新闻媒体经常都能看到,全球气候变暖,南北极冰川融化,以及越来越多由于温室效应导致的自然灾害。我们已经不能回避这些影响人类生存的问题,现在多付出一些,未来就会让子孙后代少付出许多。所以低碳和可持续发展,需要融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需要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多留心。

地球的生物量存在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我们人类在地球的生物量中的占比只有万分之一,人类饲养的家畜家禽生物量占比只有万分之二,但二者的碳排放量占比超过30%。奶牛养殖业涉及到的碳排放总量已经相当于整个汽车产业,所以养殖业的节能减排对碳中和意义重大。如果生产1吨蛋白质,我们用牛奶、羊和豌豆分别来看,需要5只奶牛同时配置375亩植被、或375只羊配置2750亩植被、或50亩豌豆,这些都会对植被造成不可逆的负面影响。

我们设计的1条50吨反应罐系统,占地仅有600平方米,每年可生产400吨蛋白质,这相当于种植 2 万亩豆类植物、15万亩植被放牧奶牛、110万亩植被养羊。我们预计在2025年完成20条以上50吨量产线,这在未来将有望解决现有粮食体系无法处理的饥饿和营养问题,可以改善传统畜牧业对环境的破坏,对国家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添砖加瓦。

好的,谢谢骆总和金总对昌进生物和合成生物蛋白行业由浅入深的分享,我们切实感受到两位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坚持可持续发展,勇敢走向科技无人区的远见和决心,也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多的同行者一起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做些改变。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