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明星夫妇涉嫌传销被查 记者探访TST庭秘密总部

来源:IT时报    作者:      2022年01月07日 11:00

导语:达尔威是由演员张庭、林瑞阳夫妇于2013年创立的一家拥有自有品牌的社交电商,“TST庭秘密”是其中一大品牌,并通过“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近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关于查证函的回复》的形式,公开披露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立案调查的过程。据悉,达尔威此次被财产保全冻结的资金达6亿元。

相关资料显示,达尔威是由演员张庭、林瑞阳夫妇于2013年创立的一家拥有自有品牌的社交电商,“TST庭秘密”是其中一大品牌,并通过“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图源:TST官方微博

图源:TST官方微博

2021年12月29日凌晨,“TST庭秘密”对此事回应“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随后张庭、林瑞阳通过转发微博的形式力挺。但就在2022年1月2日,张庭的抖音账号被禁止发表作品,原因是“不符合社区规范,将于2022年1月16日解封。”截至1月6日记者发稿,张庭、林瑞阳和TST庭秘密微博账号仍处于禁言状态。

针对这一事件,《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了“TST庭秘密”总部,并连线举报人、反传销专家李旭, 揭开“TST庭秘密”背后的“秘密”。

员工仍在正常上班

1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TST庭秘密总部,位于上海浦东的晶耀前滩T2办公楼,整栋楼从侧面看上去像一个向上的箭头符号,箭头最顶端挂着“TST庭秘密”几个大字。据相关媒体报道,张庭、林瑞阳夫妇花17.6亿元买下、并将其中的一层给陶虹做办公场所的写字楼正是这栋。

从大楼的各层窗户看过去,室内灯火通明,近几日的舆论似乎并没有影响这里。一楼大门开放,进门处可以看到TST产品的展示区,再往里走则要刷员工卡。记者从侧门进入后欲向前台询问情况,便被保安拦住。保安告诉《IT时报》记者:“这栋楼一切正常,员工都在上班。”记者从大厅出来后,保安在门口拉上了红色隔离带,意在禁止随意出入。

进出员工对记者关于TST的询问都比较警觉,有人拒绝回答记者提问,有人挂着TST的工牌,却称自己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位员工表示:“还在上班,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因为记者的采访引起了前台注意,被询问员工进去后便被拦住谈话。

《IT时报》记者注意到,在侧门边有施工队正在装修,施工师傅透露,这边的空间要装成TST办公区,已经开工一个多月,目前没有接到停工或者其他通知。

线下办公如常,线上又如何呢?记者分别打开“TST庭秘密”App和淘宝TST庭秘密官方旗舰店,均属于正常运营状态,在上新栏里还有即将开售的产品预告。记者联系店铺客服想询问商品销售情况,一天后才得到“正常运营”的回复。

对此,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马恺浓解释:“达尔威涉嫌传销活动被立案调查目前不会对TST的店铺造成影响,因为它们是直接对接消费者的,是正常的商业销售运营,而不是‘拉人头’的传销。”

明星站台或承担连带责任

在TST总部展示区,醒目地摆着演员明道的广告牌。TST自成立以来就不缺明星站台,除了张庭和林瑞阳本身就有明星光环外,陶虹徐峥夫妇、明道、林志玲等均为TST做过宣传或代言。

天眼查App显示,陶虹作为达尔威股东,直接持股比例为1.93%,同时通过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间接持股4.7%,而该公司由陶虹100%持股,最终陶虹在达尔威公司的受益股份约达6.64%。在TST的老板席位中,陶虹也显示为董事。

图源:天眼查图源:天眼查

如果达尔威涉嫌传销被证实,上述明星是否会承担连带责任?

马恺浓指出,明星站台实质是为产品做广告宣传的行为,根据《广告法》第二条的相关规定,“广告代言人,是指除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此,这些明星在此次事件中的法律主体地位是广告代言人。

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假如产品TST涉嫌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如果商品关系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则广告代言人应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如果商品非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但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作推荐、证明的,亦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马恺浓说。

涉嫌传销三大特征

微商教母、直播女王、纳税第一大户……这些都曾是TST创始人张庭的头衔,而如今该品牌所属公司被曝涉嫌传销。

从微商到涉嫌传销,到底如何辨别?李旭告诉《IT时报》记者:“这次举报TST涉嫌传销主要是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的相关规定,通俗来说就是同时满足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三方面特征就是传销行为。”

记者发现,TST公司将代理分为两种,一种是蓝卡,一种是红卡。“所谓入门费就是缴纳一定的费用或者认购产品获取加入资格,而TST的蓝卡、红卡制度就是为了规避风险,不让人看出它的入门费。”李旭说,蓝卡就表示只是单纯的消费者,但是可以找一位TST代理加入他的团队,获得更高优惠。如果想要升级,拿更高的提成,就需要完成相应的成长值。虽然TST红卡代理奖金制度上写着“零投资、零囤货、零风险”的字样,但作为代理其实需要大量囤货,花钱去冲业绩,才能成为红卡。这样,关于入门费的特征就具备了。

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形成上线层级关系是微商的发展模式,而传销也是用这样的模式来发展团队。“单纯拉人头还不能断定是否为传销,还要结合团队计酬来分析,也就是通过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来计酬或者返利。”李旭解释。比如,A发展B获得提成,B发展C获得提成,这些在法律上是允许的,也就是交易奖励。但如果出现A从C上获得提成,这就属于团队计酬,而这种三级分销是不合理的。有一些传销组织对外宣传只有两层,往往掩盖A到C这层。

据李旭介绍,对于传销的定性一般有两种,经营性传销和欺诈性传销。区分这两种性质有两种方式,一是看产品是否存在欺诈,即三无产品、假冒伪劣、价格虚高(比如,卖价比进价贵几十倍)或者是虚假、夸大宣传等都属于欺诈;二是看操作模式是以销售产品为主,还是以拉人头为主,如果不是以销售产品为主,而是以囤货冲业绩为主,那卖的不是产品,而是发财的机会,这就构成涉嫌欺诈性传销。

在处罚结果上,如果是经营性传销将承担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企业整改等;构成欺诈性传销,就要刑事立案。市场监督管理局会把案件移交给公安部门,公安追究刑事责任。

互联网传销取证难度大

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6月5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介入调查,但半年多过去了,并没有对达尔威定性。记者从李旭方了解到,目前还处于调查阶段,以侦查为主,具体细节相关部门不便透露。

图源:网络图源:网络

比起传统的线下传销,互联网传销的调查过程难度更大,有的上线下线也许都没有见过面,仅仅在App里操作。李旭表示,互联网传销调查具有发现案源难,调查取证难、定性难等特点。互联网传销有网站后台,像App的奖金分配都是通过制度模式设计出来的,返利也可能有一套软件算法,再通过后台转到个人账户,每个账户都要有用户名、密码才能登入。相关部门想要调取电子证据,就得借用一些技术手段进入后台先获取数据,然后再做数据统计和分析,而像TST这种既有线上也有线下的模式调查相对容易一些。

“需要提醒的是,有些互联网传销披着科技的外衣,伪装自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物联网、大数据、虚拟货币等都可能成为他们利用的口号,把自己包装得高大上,让普通人难以辨别。”李旭说。

2021年12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法治市场监管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显示,将加大打击传销力度,借助技术手段甄别新形势下以电商、微商、消费返利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行为,依法查处直销违法违规行为。

“TST庭秘密”到底是否存在传销行为,如果涉及传销又该如何定性,还要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