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来源:量子位    作者:      2022年02月08日 08:00

导语:扎克伯格都“气哭”了。知情人士透露,他在一场面向全公司范围的虚拟会议上眼角含泪。扎克伯格对此解释称这是因为他眼角膜划伤了。

大概谁也料想不到,Facebook母公司更名Meta后首份财报发布,应声而来的竟是美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单日市值损失——

股价下跌26%,市值蒸发约2513亿美元。

扎克伯格都“气哭”了。知情人士透露,他在一场面向全公司范围的虚拟会议上眼角含泪。扎克伯格对此解释称这是因为他眼角膜划伤了。

这是发什么甚莫事?

周三美股盘后,Meta发布最新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其旗下Facebook每日活跃用户首次连续下跌。

而如今备受扎克伯格本人重视的Reality Labs部门,亏损达100亿美元。

同时,Meta首席财务官David Wehner还表示,由于苹果的最新隐私政策对其广告效果造成了损害,Meta来年可能损失100亿美元。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社交媒体上炸开了锅。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网友纷纷“幸灾乐祸”:

“光改名是救不了Facebook的。”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更多详情,我们还是从财报看起。

Reality Labs一年烧了100多亿美元

更名之后,Meta此次的财报首次分成了两大部分:应用程序家族(FoA)和Facebook Reality Labs(FRL)。

FoA主要包括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等,Meta的主要收入来源都来自投放在这些平台上的广告。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Reality Labs则是首次作为独立部门进行财务报告。

Reality Labs成立于2018年,主要研究VR/AR技术和产品,是负责实现扎克伯格元宇宙愿景的重要部门,其硬件产品Meta Quest(原Oculus Quest)是目前市面上销量最好的VR设备之一。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Facebook Reality Labs的logo

Reality Labs的负责人则一直为Andrew Bosworth(毕业于哈佛大学,在Meta工作了16年+),今年刚刚升任为Meta CTO。

这位现任CTO的任务比上任要少很多,就重点管Reality Labs和协作办公平台Workplace,尤其是元宇宙、AR/VR、AI等相关硬件和技术研发。

由此再见Meta在元宇宙上的决心。

不过,最新财报首次披露了“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的营收状况,它过去一年的表现并不佳。

财报显示,Reality Labs在2021年净亏损就超过了100亿美元。

要是没有这个“大累赘”,Meta在2021年的全年利润将超过560亿美元。

△ Meta 2021全年利润纵览,总营收约467亿美元

不过,如果我们纵观过去3年的数据,这一结果并不意外:Reality Labs连年亏损,只是今年这跌幅有点大,净亏损大约是2020年的150%。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今年这多出来的钱,都花哪去了?

2021年是扎克伯格“all in元宇宙”的一年,这笔亏损的钱其中一部分和对元宇宙的投资跑不了干系。

首席财务官表示,这烧掉的100多亿美元中就有42亿美元花在了员工成本、研发和销售成本上。

而这位财务官还表示,Reality Labs 2022年的亏损还会“显著增加”。

另一边,Meta在FoA上的全年收入相比2020年增长了45%,但第四季度的数据却不及预期。

与2020年同期相比,其Q4日活用户(19.3亿)在近3年来首度出现衰退现象,低于市场预期的19.5亿;月活用户也低于预期(29.1亿vs29.5亿)。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Q4的营收则为336.7亿美元,市场预期为334.09亿美元;每股收益3.67美元,市场预期则为3.84美元。

扎克伯格“气哭”了:Meta搞元宇宙巨亏

而Meta预估的2022年Q1营收大概为270-290亿美元,也远不及市场预期的302.5亿美元。

究其原因,除了“元宇宙部门”的加大投资,扎克伯格表示,像TikTok这样的竞争对手的迅速崛起,给Meta的广告业务带来了短期压力。

而David Wehner还甩了一波锅给苹果:

苹果iOS新隐私策略对Meta的广告收入带来了巨大影响。

2021年5月,苹果开始允许iPhone用户关闭App追踪用户活动的权限。

许多用户直接关了Meta的权限,这使得Meta获取个性化广告投放的数据变得越来越困难。

Meta预计,这一政策将直接给2022年的营收带来约100亿美元的损失。

All in 元宇宙之路任重而道远

2021年10月底,扎克伯格宣布将Facebook母公司更名为Meta,并表示“从现在开始,我们元宇宙优先”,正式All in 元宇宙。

实际上,作为在硅谷与谷歌、苹果、亚马逊、网飞并称FAANG的科技巨擘,虽然脸书更名之举被指是为了摆脱种种负面舆情,也备受网友嘲讽。

但此举亦确实带动了“元宇宙”这一科技概念掀起巨浪。

Crunchbase news的统计数据就显示,以Facebook更名Meta为节点,科技投资风向标明显转变,在2021年第四季度,AR/VR初创公司的融资金额创下历史新高,1个季度就吸引了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投资。

而Meta自身,在元宇宙上花起钱来也是毫不手软。

据报道,在2021年,微软HoloLens的团队就被Meta挖了个底朝天,有25名员工都从微软混合现实部门跳槽到了Meta,其中包括在微软工作20多年的资深员工。

烧钱没含糊,但说到挣钱,连小扎自己也坦承说:

未来1-3年,主要是元宇宙打基础的阶段,这些投入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盈利。

扎克伯格所期望的是,通过元宇宙打通新的社交模式,在下一个技术时代里,覆盖“10亿用户”,“并支持几千亿的电商市场”,继续占领住过去Facebook打下的生态位。

但至少从这一次的市场反应来看,想靠元宇宙扯起一面大旗,扎克伯格依然任重而道远。

也难怪有网友说道:

扎克伯格希望靠元宇宙再打一次本垒打,但核心产品吸引力下降的后果是致命的。

元宇宙救不了扎克伯格。

那么,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