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浪胃仙、李子柒、朱一旦,大网红注定“闹分家”?

来源:开菠萝财经    作者:      2022年03月09日 10:30

导语:有这么多前车之鉴,不少MCN机构会将账号归属权视作重中之重。许多MCN机构会与网红签署协议,如果网红辞职,账号归公司、不归个人。这意味着,头部网红单飞的门槛会变高,违约金会随着名气增长而水涨船高。

这两天,凭借吃播起家的网红浪胃仙(真名李杭泽)与老东家之间的“互撕”,牢牢霸占微博文娱热搜榜第一。

从3月6日中午“老东家”第一条指控视频发布,到3月7日下午,李杭泽二次回应,事件经历了大反转。

起初,李杭泽的“伯乐”,也就是“浪胃仙”IP的创始人游絮,控诉李杭泽和同事兰女士蓄意自立门户,拿走拍摄器材并挖走员工。李杭泽的第一次回应,只是称,因“浪胃仙”账号的归属权存在问题,选择单飞。一时间,痛骂他“过河拆桥”的声音,充斥在其新账号的评论区。

次日,李杭泽二次回应,事件迎来反转。他的回应总结来说就是,“浪胃仙”账号可能既不属于李杭泽,也不属于游絮,背后还存在法律纠纷。自己与游絮早在2020年3月之后就是合伙关系,自己是合伙企业的大股东,游絮只是小股东,并不是他的前老板。截至发稿,游絮一方尚未公开回应。

关于“浪胃仙”账号到底属于谁,“浪胃仙”IP能否保住的猜测,在圈内蔓延开来。

自短视频和直播兴起以来,头部网红单飞、与MCN机构争抢IP归属权的案例并不少见,背后本质原因多是利益分配不均。“浪胃仙”事件作为其中一例,更加特殊。有业内人士猜测,李杭泽和游絮两人或将两败俱伤,“浪胃仙”IP已经走向分崩离析,游絮此时发声或是为了开展新业务,而“出走”后的李杭泽新号能做多大,非常考验其本人的影响力。

“浪胃仙”事件留给网红行业的思考是:MCN到底应该靠什么留住头部网红?

两败俱伤,浪胃仙原账号不保?

事件的起点是3月6日,游絮在抖音、快手上一连发布了三则声明,她表达了以下几个关键点:

1、公司按照李杭泽70%、自己30%的比例进行利益分配,公司只有“浪胃仙”一个IP。

2、2020年8月“大胃王”被打击后,游絮带领团队开启直播,与李杭泽变为合作经营关系。

3、2021年7月,在李杭泽的推荐下,小兰加入公司,8个月获得59.5万的收入,以及2%的股份分红。

4、2021年底,小兰和李杭泽自立门户后,直播团队剩下的员工签了竞业协议,并支付了n+1的遣散费,但这几个员工随后出现在李杭泽的新视频里。

5、小兰在职期间将合作商家转移到新公司,还带走了公司的拍摄器材和视频素材,将公司电脑里的视频备份格式化,拍摄器材至今未还。

当天夜里,李杭泽发视频回应称,自己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在2021年12月底看到一张诉讼,前公司控告游絮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浪胃仙”账号。李杭泽称,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在原账号归属权不明朗情况下,选择自立门户做小号。

并且,李杭泽表示在去年11月初,就和游絮沟通过解除合作并达成一致,只合作到去年12月,去年11月已经开始公司清算。新公司“杭州炒鸡开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2022年1月29日成立,不存在临时出走的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由“比较开心(杭州)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持有90%的股份、另外一家“杭州布嘛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占股10%。前者成立于2021年12月8日,由兰昊(疑似是兰女士)100%持有,后者成立于2022年01月11日,由李杭泽100%持有。

针对这份回应,网友不理解的是,李杭泽是在12月底看到诉讼才意识到原账号归属权不明朗的,为何又要提前进行公司清算?其他问题为何没有解释?

被指控次日,李杭泽于抖音、快手再次发布声明,除了游絮视频中提到的“兰女士在职期间挖客户”这点未回应外,对另外几点“控诉”都进行了回应,重点内容如下:

1、游才梅为天权星股东,李杭泽为该公司签约主播,2020年3月李杭泽与天权星合约到期后,游才梅亦因天权星股东内部矛盾离职。游才梅称“浪胃仙”抖音账号归属于其个人,两人合作成立公司,李杭泽为合作公司的大股东,游才梅为小股东,达成37分成比例。

2、2020年10月,天权星向游才梅和李杭泽提起诉讼,2021年12月10日追加诉讼请求,要求进行账号变更。诉讼之初,李杭泽选择共同面对,后发现游才梅一直对天权星其他股东承认账号是天权星的,于是他选择中止合作,转而运营小号。

3、员工因被辞退取得了N+1的辞退赔偿金,李杭泽亦个人承担其中70%的费用。游才梅并未在员工离职后支付竞业禁止费,员工并无履行竞业协议的义务,删除有关素材是为了肖像权保护,否则会被天权星认定为侵权。

4、因合作公司清算,股东二人可直接分配设备器材,故取走了占公司比例一半不到的设备器材(两台相机及三脚架、灯架若干)。

5、终止合作后,李杭泽多次以实际股东身份要求进行合作公司清算,游才梅均故意拖延拒绝,亦欠付大额分成。

有法律界人士分析,如果二人所说的情况属实,浪胃仙原账号或将被天权星收回,游絮的合伙企业面临清算和被“架空”的局面,李杭泽因此选择从头开始。

不过,直播电商行业人士宋权指出,李杭泽在最初的视频回应中,未回应核心问题,错过了解释的黄金时间。同时,合伙企业散伙属于正常商业操作,但李杭泽与小兰的做法,或许在道德层面受到谴责。

吃播过气,浪胃仙IP能再复制吗?

“浪胃仙”从吃播起家,在“吃播”这种形式被官媒点名批评之前,“浪胃仙”曾风靡一时,凭借花式造梗和“性别成谜”的噱头,一度成长为美食领域的头部账号,且具有很强的粉丝黏性。自2018年到2019年年底,仅一年时间,浪胃仙抖音账号的粉丝量就攀升至3000多万,半年内涨粉量曾突破1000万。

如今,吃播早已过气,李杭泽的新账号,市场还会买单吗?

先看整体流量。李杭泽更新内容的主要阵地是抖音和快手,目前抖音账号名叫“真的浪胃仙”,2019年7月就开始更新,目前粉丝数为260万。其快手账号名叫“浪胃仙本仙”,于2020年8月开始更新,目前粉丝271万。

两个账号之前基本是每月一更新,多为日常记录以及粉丝互动。直到2022年1月14日,抖音账号发布声明称,原本的大号不做了,以后在小号更新,并预告了自己的直播。此后,李杭泽专门在抖音直播,快手只是同步更新短视频。

目前,其抖音账号单条的平均点赞数在3万上下,偶尔能破20万,与此前大号的数据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不过,该账号涨粉数据可观。据飞瓜数据显示,过去30天里,该账号涨粉44.2万,其中直播涨粉达26.5万。3月6日,该账号掉粉约两万,但7日又恢复正向涨粉。

被老东家指控后,其新号的视频评论区充满着各种批评的声音。但宋权指出,涨粉量短暂波动后,长期并不一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反观浪胃仙原来的大号,因为断更,在过去的30天里减少了16万粉丝,但3月6日、7日,该账号涨粉约10万。

再看变现方面。目前,抖音上最常见的吃播达人变现模式是植入广告、探店(测评外卖)、直播带货。浪胃仙新号现阶段除了和少数几位抖音博主有联动外,重心在直播带货上,暂时还未开展橱窗带货和探店的变现。

据飞瓜数据显示,过去30天,该新号共直播33场,预估销售额为2334.9万,食品饮料类商品占69.38%。

“大胃博主的人设很清晰,吸引的粉丝本身就是固定的群体,只要把这部分粉丝群体搞定,并做流量变现,就足够了。”一家MCN机构的负责人马祥称,李杭泽现在做的是IP存量流量的二次变现,换言之,把小号做大,不如快速变现。

但账号的商业化能力、商家后续是否还会选择与风波中的李杭泽合作,又取决于账号大小。“只要能带货、能转化,或者能提供比较好的商务合作条件,那就可以继续合作,前提是账号能继续做起来。”宋权表示。

MCN和大网红,为何总翻脸?

MCN机构和当家网红闹翻脸的情况,不止浪胃仙一个。

远的不说,2021年10月,李子柒起诉背后MCN机构微念后,李子柒账号停更数月之久。背后涉及的账号归属、利益分配、话语权等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再往前捯,还有“朱一旦”IP(账号名为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扮演者“朱亘”和导演张策的分手风波。2020年10月,张策离开团队自创IP、视频越做越长,而朱一旦的账号内容被指质量下滑。

有这么多前车之鉴,不少MCN机构会将账号归属权视作重中之重。马祥注意到,许多MCN机构会与网红签署协议,如果网红辞职,账号归公司、不归个人。这意味着,头部网红单飞的门槛会变高,违约金会随着名气增长而水涨船高。

虽然同为“分家”,但李杭泽和游絮的事件,比起上述两起纠纷,情况更为特殊。有行业人士分析,一来,此前两人属于合伙企业;二来如果天权星起诉成功,收回“浪胃仙”大号,那么最后“浪胃仙”的IP和账号,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宋权判断,后续,不论是游絮再打造出一个“浪胃仙”,还是李杭泽本人继续做浪胃仙,浪胃仙这个IP都会变味甚至失去生命力,和朱一旦IP的结局一样。

马祥做出了同样的判断,因为浪胃仙最初踩中了短视频和直播的红利,现在想再复制一个千万粉丝的账号,难上加难。

在不少行业人士眼里,网红与MCN纷争的核心在于,无法合理区分、分配IP品牌资产和网红的个人资产,本质原因则是,网红成长的速度和公司成长的速度不匹配。

尚未走红的主播,选择加入MCN机构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不少已经成名的网红,已经不会把加入MCN机构当成第一选择了。

1月22日晚间,抖音网红“张同学”首次直播,公开数据显示,最高峰有26.6万人同时观看。直播过程中,张同学回应了网友之前讨论的签约和带货问题,称MCN公司给他开出的签约费用不止500万元,有公司开出了2000万元,但他拒绝了,原因是不想被束缚,希望随性一点。

行业目前的共识是,即使头部网红对MCN机构的态度发生变化,即使双方矛盾再多,MCN机构对头部网红的渴求不会变。马祥认为,未来MCN还是会寄希望于集中力量孵化一两个头部网红,因为带来的利益实在太诱人。

那问题就留给了MCN机构。MCN机构侵尘文化创始人林尘曾感慨:MCN成长速度要快于达人成长速度,达人未来只会是客户不会是长期资产,“感情+合同”的绑定在人性面前是脆弱的,MCN要想明白的是,自己到底能给达人提供哪些长期不可代替的价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