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TikTok美国员工抱怨工作压力大:需周末加班,跨时区工作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      2022年05月07日 10:35

导语:全世界用户都热衷于使用短视频平台TikTok休闲娱乐,但一些曾在TikTok的美国员工表示自己压力很大,常常睡眠不足,需要周末加班,还不得不跨时区工作。

5月7日消息,全世界用户都热衷于使用短视频平台TikTok休闲娱乐,但一些曾在TikTok的美国员工表示自己压力很大,常常睡眠不足,需要周末加班,还不得不跨时区工作。

热门短视频平台TikTok上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消遣内容,平台也说自己是互联网上最快乐的地方。

但TikTok美国办事处的员工说,公司内部管理风格较为严格,与活泼的公众形象大相径庭。

其中发声的不少是来自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资深员工。他们表示,TikTok强调不懈工作和严格保密,这在科技行业并不常见。

TikTok在继续高速增长,导致美国办事处的工作节奏也越来越快。根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六年前成立的TikTok在2022年第一季度创下应用程序下载量纪录。

截至2020年年中,TikTok美国办事处有大约1500名员工。TikTok去年表示,这一数字有望增加到1万人。TikTok美国员工的大部分工作包括将母公司字节跳动在中国市场开发的产品转化成美国产品,并不断开拓美国广告市场。

在TikTok位于洛杉矶的美国办事处总部,一些员工抱怨说,频繁的周末加班和跨时区工作导致他们睡眠不足。

几名前美国员工表示,他们在TikTok工作期间,平均每周开会85小时,必须挤出更多时间来完成手头工作。另一名员工说,他提交了自己熬夜可能会危及生命的医学检验结果后,才说服老板让自己不再连续熬夜工作。

一些TikTok前员工称出现体重波动、压力增加或情绪低落等负面状况,不得不求医问诊。其中一人说,自己在TikTok工作期间连续参加会议,感到压力很大,经期连拿卫生棉条的时间都没有。

美国电商亚马逊以苛刻的工作文化,TikTok也有所借鉴。TikTok高管经常重复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一句名言,告诉员工“永远都是第一天”。

TikTok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务实敢为”、“坦诚清晰”等各种格言。员工表现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对这些理念的坚守程度。

TikTok表示,已经对管理方法和工作文化做出了一些调整,为的是实现“建立和培养一支能支持我们不断增长的全球团队”的目标。公司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补充称:“我们鼓励透明和良好反馈的文化,并致力于建立公平的平台和业务,让我们的社区和员工都能茁壮成长。”

在诸如TikTok这样快速发展的科技公司中,员工长时间工作和完成时限紧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少公司也都存在熬夜加班问题。但几名曾在美国其他科技企业工作过的人表示,TikTok美国员工的压力更大。

一些TikTok前员工在YouTube、Medium等社交媒体上讲述了自己在美国办事处的工作经历。一些人形容自己在紧张的工作气氛中情绪剧烈波动。还有很多人列出了工作中大大小小的挑战,其中包括解释用中文写的内部文件,这些文件是用软件翻译的,并不总是能捕捉到意思表达上的细微差异。

TikTok前高级产品经理Melody Chu说,“在TikTok工作的压力超乎想象,也教会了我更多关于产品策略、执行力和跨文化细微差异性的知识。”即便如此,自称是Facebook、Roblox和Nextdoor资深员工的Melody Chu选择于去年11月份离开TikTok。

她说,自己在工作时要花太多时间和中国同事打电话,和丈夫打电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以至于不得不寻求婚姻治疗。Melody Chu说,她的体重急剧下降,睡眠质量也很差。自己所有的兴趣爱好,包括与父母相处的时间和心理健康,都让给了TikTok的工作。

Melody Chu:“如果我知道在TikTok工作要花这么多精力,绝不会入职。”但Melody Chu也补充说,经过反思,自己并不后悔加入TikTok,因为这样做是向自己证明她自身具备成功的条件。

许多TikTok员工之所以长期能够忍受工作时间长、工作与生活没有界限的状况,是因为如果母公司上市,他们可能会得到一笔数额不菲的酬金。TikTok前广告销售全球客户总监帕贝尔·马丁内斯(Pabel Martinez)说,“你肯定想坐上火箭。”

马丁内斯今年2月从公司离职。他说,尽管自己负责的项目在按计划进行,但他本人反对整个周末都要工作,所以就离职了。一位经理当时对他的回复是:“我们这里不是这样做事的。”

据一位熟悉TikTok业务运营模式的人士透露,2021年TikTok营收达到了约4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达到120亿美元。相比之下,Facebook直到成立10年后才获得120亿美元的年收入。

据TikTok前员工说,TikTok经常有多个团队在同一个项目上工作,彼此之间相互竞争,看谁能最快地完成。这种策略意在促使员工尽可能快地完成工作,但一些前员工表示,这种方式会让他们格外关注是否落后于同事,或者当项目从未见天日时分外感到沮丧。

去年,新加坡人周受资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取代临时首席执行官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帕帕斯则转任TikTok首席运营官。2020年初,美国人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曾担任TikTok首席执行官,但在特朗普试图强迫公司将TikTok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的3个月后离职。

TikTok不向员工提供公司组织架构图,也禁止他们创建和分享自己部门的组织架构。这种政策目的是阻止竞争对手挖人。一些前员工表示,他们被告知不需要组织架构图,因为TikTok的结构是扁平的,任何人都可以联系到公司的任何人。

但结果可能会让员工感到困惑,不知道该联系其他团队中的谁,或者到底是谁在给自己发送消息。一些TikTok前员工说,几个月来,纽约办事处的人力资源和财务团队的成员都不知道在加州还有一个团队在履行同样的职能。

去年12月份从TikTok离职的前新加坡员工杰米·林殷殷(Jamie Lim Yin Yin)说,当她收到同事的电子邮件时,她必须到招聘平台领英上翻看,才能知道他们到底属于哪个团队。

“这么说吧,领英是我浏览器上经常用的一个标签,”林殷殷在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这样说,解释自己为什么在仅仅入职4个月后就离职了。

TikTok发言人则表示,员工可以通过一种方式查看其他员工资料。

前广告销售客户总监马丁内斯说,TikTok的演示文稿经常将一些数据删除或进行模糊化处理,包括他的经理要求不要与较低级别的员工分享某些数据。

“我收到的信号是:’我们不信任你,’”马丁内斯说,TikTok的保密程度与他工作过的其他科技公司“非常不同”。

高速增长的TikTok吸引了大量求职者,但似乎也在努力解决高流失率的问题。曾在加州山景城担任TikTok工程团队经理的卢卡斯·欧阳(Lucas Ou-Yang)在推特上发帖称,与母公司同事保持联系、按照他们的日程安排工作,导致他共事过的10名产品经理在上任大约一年后全部辞职。

去年11月份,TikTok工程部门的一个团队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讨论大批美国员工离职的问题。随后公司高管们同意了一项新政策,就是如果不是所有与会者都会说中文时,就尽量用英语开会。虽然公司也提供翻译服务,但一些前员工表示,当不是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开会时,自己会错过了太多意思表达上的细微差别。

去年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表示,将采用“1075”标准,也就是每周工作五天,工作时间为每天上午10点到晚上7点。但许多员工表示,他们还是感觉工作时间会延长。

一些TikTok前美国员工表示,为参加母公司高管们组织的线上会议,他们往往要在周日下午就开始一周的工作。

“实际上,我认为自己是因为工作到深夜而患上了睡眠障碍,”TikTok加州前员工克洛伊·施(Chloe Shih)在YouTube上说。“在我应该睡觉的时候,知道公司大多数人还都醒着,这让我晚上很焦虑。”

前员工们说,几乎每次全体员工大会上都提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问题。2021年年中,一些美国经理开始鼓励员工下班后关闭内部消息工具的通知功能,减少深夜来的工作处理请求数量。一些人建议员工自行安排日程,让自己有时间休息。但不少前员工说,无论如何,公司高层都会忽视下属员工的日程安排,在相应时间段安排会议。

“虽然常有会议跨时区是全球公司的典型做法,但我们会继续关注如何为员工提供支持和灵活方法,”TikTok发言人说。她还补充说,TikTok鼓励员工利用私人时间休息,安排无会议时间,也不鼓励下班后再发工作信息。

风险投资公司Basis Set Ventures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Xuezhao Lan说,中国科技行业的竞争比美国同行更激烈。“显然,没有人想要工作到凌晨2点,”她说。“当人们试图理解不同文化差异时,会有背景缺失问题。”

TikTok曾将许多新入职的美国员工派到母公司工作一周,近距离了解中国同事的工作文化,学习字节跳动的运作方式。

许多科技初创公司会向新员工提供限制性股票,让他们接受较低的日常薪水,等待公司上市后有机会获得高额薪酬。TikTok直至2020年夏季才开始调整招聘和薪酬方案,为大多数美国员工提供限制性股票激励。当公司这么做时,并没有为大多数现有的美国员工发放薪酬激励,这造成一些员工所说的困惑和沮丧。

TikTok开始让一些员工将他们的奖金转换成限制性股票激励。但一些前员工表示,在连续两次绩效评估中获得高分的员工才可以获得这项奖励。

他们说,绩效评估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员工是否遵守了工作场所墙上的格言,也就是所谓的“字节范儿”(Byte Styles)。许多员工认为,“追求极致”和“务实敢为”等格言太过模糊,以至于管理者只能奖励自己喜欢的员工。还有员工说,由于害怕与“开放谦逊”等“字节范儿”相悖,人们在公司内部不敢畅所欲言。

据TikTok前员工透露,会上TikTok美国高管们常常选择跳过员工提交的关于限制性股票激励的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21年4月份举行的一次全体员工会议上,负责品牌合作关系两年多的迪伦·朱恩克(Dylan Juhnke)问TikTok美国人力资源主管,为什么高管们连续50周都回避有关薪酬的问题。

朱恩克说,如果TikTok不打算回答这些问题,他应该直接说出来,而不是转移注意力。

邮件副本显示,不久之后,TikTok高管就朱恩克在全体员工会议上的行为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了训斥。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发起了一项调查,并讨论TikTok是否可以解雇朱恩克。几个月后,朱恩克辞职了。

TikTok没有对员工描述的具体经历发表评论。

TikTok将自己描述为“快乐、有趣、多样化和意想不到的体验”的平台。但在离开时发布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朱恩克说:“TikTok对待员工的方式与TikTok平台所代表的形象完全相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