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李想和李斌:血战即将到来

来源:虎嗅网    作者:      2022年05月13日 10:12

导语:理想汽车公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未经审计季度财务业绩:2022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95.6亿元;净亏损为1090万元;研发费用为13.7亿元;现金流储备达511.9亿元。

如今新势力们的财报电话会,已经成了新车预告会。5月10日,理想汽车公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未经审计季度财务业绩:2022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95.6亿元;净亏损为1090万元;研发费用为13.7亿元;现金流储备达511.9亿元。

然而,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上,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在为数不多的两次发言中,聊的全是理想汽车下一步的新产品策略——“明年大家就可以看到我们第一款20-30万元的中型车的产品”、“我们的产品方案与iPhone非常类似,在不同的价位,针对不同消费需求进行精准满足。”

说来也巧,正是同一天,合肥市对外官宣:“蔚来全新中高端品牌生产基地将落户合肥。”虽然这已经不是蔚来第一次透露关于新品牌的消息,但与理想汽车在同一天谈及将发力中高端市场,一下子让造车新势力阵营里,弥漫起一股火药味。

理想,明年卖三款新车

往常,新势力都是蔚来先发财报。但从2021年Q4财报开始,理想汽车把财报发布的时间进行了提前。

毕竟,每次“蔚小理”的财报电话会,除了公布财务数据之外,还会对外释放新车型、新技术的相关进展。抢先占据资本和消费者的心智,非常重要。

这次,理想汽车透露了接下来的新产品计划——今年到明年,会有3款新产品。包括:“一款旗舰SUV、一款纯电车,以及一台20-30万元的中型车”

旗舰SUV,指的就是售价区间为45-50万元的理想L9。这款车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开始交付,但目前暂未正式发布;一款纯电车,指的就是高压平台的新产品,这在前两次财报电话会上也有提及。但唯独是“一款30万元以下的中型车”,是这次财报电话上第一从李想的嘴里说出。

对于理想的这款新车,要分为三个维度去看:售价区间、动力形式和车身形态。

首先是定价,李想表示:“我们会在每10万一个价格区间里放一款爆品”。他进一步举例,理想ONE是一个起点,位于30-40万元区间。往上是理想L9的40-50万元区间,往下是20-30万元区间。

“我们的产品方案与iPhone非常类似。”

作为资深乔布斯粉的李想,再一次借势苹果。他用iPhone的产品逻辑来类比理想汽车:“借助一套有效的技术平台,推出不同的iPhone 12 Pro Max、iPhone 12 Pro 、iPhone 12、iPhone 12 Mini,在不同的价位,针对不同消费需求进行精准满足。”

其次,将动力形式和车身形态结合起来看。目前,理想汽车主要围绕增程式技术定义产品。第一款车理想ONE和第二款理想L9都是增程式SUV。但从第三款车开始,理想要引入纯电动平台,但大概率就不再是SUV车型,甚至也不同于传统的轿车形态。

李想说:“我们认为增程最好的车身形态是SUV。对于我们想做的这个级别产品,轿车和MPV都不能实现最佳效率”。

所以接下来,理想会主要给SUV车型配以增程式动力系统,而不是MPV,因为后者更大车重就意味着更大的能耗。像岚图的MPV梦想家,就用的是多模驱动,理论上就是结合了增程与插电混动,既可以只用纯电,又可以实现电机、发动机共同输出动力。

“纯电方面,我们认为做那么大尺寸的SUV其实效率不高,所以纯电方面我们是一种全新形态。在接下来两年里,大家会发现,我们做的纯电是不同于目前市场上任何形态的产品,它们专门为纯电动的特殊形态而设计。”

你会发现,理想的这套产品组合会非常丰富。因为,理想会在同样价格区间里,同时会有纯电动和增程的产品,而且产品形态不一样。我们可以大胆的做一下猜测,理想接下来的产品组合:

40-50万元价格区间里:理想L9(增程)+W01(纯电MPV)

30-40万元价格区间里:理想ONE(增程)+S01(纯电轿车)

20-30万元价格区间里:X02(中型车,增程)+S02(纯电)

(注:X为增程平台,X01曾为理想L9的代号,而W为理想的Whale纯电平台的简称,S指的是Shark纯电平台,分别主打空间和性能)

根据理想在港交所上市时提供的招股书显示,到2023年是理想将有四款车投放市场。而另外两款增程式SUV车型,并未在此次财报电话中谈及。

从财务数据上看,理想汽车也确实在幕后筹备新车研发。2022年第一季度的收入总额为人民币95.6亿元,虽环比减少10.0%,但同比增加了167.5%。即便是营收有波动的情况,其研发投入不降反增。2022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的研发费用为13.7亿元,同比增加167.0%,环比增加11.7%。

在2022年第一季度,理想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为14.3%,相较于上一季度及去年全年都处于更高的水平。往期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至2021年第四季度,理想汽车累计投入研发费用43.86亿元,同期营收累计364.66亿元,在此期间的研发费用占比为12.03%。

为了明年的血战,理想不得不再拼一把。

中高端,“李”行吗?

财报电话会上,李想首次谈及20万-30万元的中高端市场。“我们会清晰聚焦20万-50万元价格区间。”而在李想看来,明年将会是理想迈出下探一步的重要节点,即推出一款20-30万的中型车。

无独有偶,理想发布财报的同一天,合肥市经开区与蔚来就NeoPark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区整车二期和关键核心零部件配套项目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将导入蔚来集团旗下全新中高端品牌智能电动汽车产品等,计划2024年建成投产。

按照蔚来的习惯,大概率会在前一年的NIO Day上发布会下一年的新车型。那么也就是说,在2023年起,理想的中高端车型与蔚来的全新中高端品牌,会在20-30万元区间里展开厮杀。

对于价格下探,李想一如既往的自信:“我们基本上会在每一个价格区间里,都放一款重量级产品,来满足特定价格区间里的用户需求。”

这背后的逻辑,是理想汽车为了整体产品组合,进行了一系列“可复用”的技术研发——“跟以往的单一产品会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新一代增程、800V电压平台、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电子电气架构这五个平台的技术研发,都是为了整体的产品组合而设计的。”

李想更进一步聊到了两个未来产品的共同点:第一,所有的产品都是四轮驱动;第二,足够强的智能化,包括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

首先,关于四轮驱动。电动车的所谓四驱,要么就是双电机四驱,要么就是四电机独立布局完成四驱。与它们俩相反的,就是为了长续航所推出的单电机车型。李斌就曾对外表态:“蔚来永远不出单电机的车,永远。电动车还出单电机,就是耍流氓。”

双电机解决的不光是动力性能和操控性,还兼顾了自动驾驶的安全性问题。很简单的道理,当一个电机失效了,还有另一个电机作为冗余备份。极端情况下,虽然动力输出会受限,但起码能够保证驾乘人员的安全。

不过相比单电机来说,采用双电机势必会带来成本增加,这包括了电机本身和与之匹配的电池包的成本增加。以特斯拉Model Y为例,双电机全轮驱动的长续航版售价为37.59万元,而单电机后轮驱动的版本为31.69万元。当然这还包括了动力电池容量的不同,单电机的磷酸铁锂电池为60kWh、双电机的三元锂电池为78.4KWh。

电机和电池的高成本,就意味着对车企成本控制能力的考验。所以你会发现在这个阶段,比亚迪、小鹏、零跑、哪吒这些原来主打中低端车型的新势力,都在往中高端走。

现在的理想和蔚来要由高打低,显然是有所准备的。

在成本方面,理想就有一些自信。“我们认为现在电池成本,特别是原材料成本,显然已经偏离了合理价格区间。当供应量涨上去,我们认为单价应该会逐步下降。”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表示。他认为,由于理想的产品竞争力很强,即便价格稍高,理想仍然很有信心获得较高的订单量。

从财务数据来看,理想在成本控制能力方面一直就不错。2022年第一季度,理想的毛利率为22.6%,而2021年第一季度为17.3%,2021年第四季度为22.4%。在供应链如此紧张的时期,理想还能“挤出”环比增长的毛利,属实不易。对此沈亚楠解释道:“今年第一季度财务表现已经包含了部分零件价格上涨的情况,由于我们有一定的库存,所以整体成本受到的影响不大。”

相对应的是,蔚来的成本控制能力偏弱,但其建立的充换电体系是可以复用的。截至4月底,蔚来已经在全国建成915座换电站,覆盖全国31省、194市。电区房(蔚来用户的居住地距离换电站在3公里内)的覆盖率高达59%。在补能便捷性的基础上,以更具性价比的产品,势必是能够打动更多的消费者。

其次,就是智能化的“复用”。理想的逻辑是,智能驾驶、智能座舱一套开发,多车型复用。这个逻辑其实特斯拉一直就在用,像特斯拉的FSD完全自动驾驶,不需要每个车型单独研发,基于同一硬件平台,就能实现几乎完全一样的软件功能。

但话又说回来了,高举低打的策略也并非十拿九稳,手机行业就有先例。苹果在2020年发布的iPhone 12 mini,刚进入市场才短短3个月就传出停产的消息,被称之为“苹果历史上最短命的产品。”此外,即便是汽车行业的“爆款王”,也受到外界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像刚刚过去的4月,特斯拉中国也只卖出了1,512辆新车。

更重要的是,爆款这件事本身是可遇而不求的。迄今为止,理想汽车也仅仅是做出了一款“爆款车型”。该公司的爆款产品力是否具备可复制性,还有待市场考证。而同为新势力的小鹏汽车,熬了几年才熬出一款能称得上“网红车”的小鹏P7。而蔚来到目前为止,还未出现一款车型月销破万的记录。

再说了,中高端市场的现有玩家也并非原地踏步。在20-30万元价位区间,绕不开的就是比亚迪汉EV(售价区间为21.48-32.98万)。在4月,汉EV系列销量达到10,225辆,整个比亚迪汉家族车型的累计销量,突破了20万辆——基本上是一款车顶一家新势力。

在30万元以上的市场,比亚迪或许暂时还不是蔚来和理想的竞争对手。但把价格拉低到20万元级市场的时候,比亚迪的全产业链优势是显而易见的。更何况,“蔚小理”所擅长的智能化,比亚迪也在通过合作、合资等等方式,逐步补齐短板。

当然,像蔚来的对中高端品牌的定位,就略显大格局意识。官方的说法是:“蔚来的全新品牌,将与特斯拉、大众等展开市场竞争。”换而言之,新势力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写在最后

放眼当下的2022年。

疫情等外部因素的不利影响,即将会在理想汽车的财务数据上有所表现。据财报显示,理想给出的2022年第二季度车辆交付量指引为21,000至24,000辆,减去4月已经公布的4167辆,基本可以算出接下来两个月时间,理想ONE的单月交付量会徘徊在8,400至10,000辆之间。

对于今年的不确定性,沈亚楠提出了两个方面的猜测:“一是供应链的恢复和稳定;二是如果受持续疫情影响,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或受到一定减弱。”换句话说就是,车造不出来也卖不出去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

当然,这不是理想汽车一家的窘境。所有的中国汽车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据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04.2万辆,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4.0%。

但不管怎样,生活还要继续。再糟糕的坚持,都好过轻易放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