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我,做带货主播,准备离开

来源:燃次元    作者:      2022年06月08日 10:08

导语:新冠疫情这三年给很多行业带去挑战。如果说有什么行业逆势增长,那“直播电商”必定是其中之一。直播电商也给年轻人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带货主播”便是典型的代表之一。

从2020年开始,新冠疫情这三年给很多行业带去挑战。如果说有什么行业逆势增长,那“直播电商”必定是其中之一。直播电商也给年轻人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带货主播”便是典型的代表之一。

1993年出生的琪琪,毕业于四川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不久,在父母的支持下,她在上海创业,经营一家实体服装店。约三年过去,实体店生意逐渐不景气,她关闭了门店。

“2018年,抖音、快手上各类网红迅速起来,本来我也想成为网红,后来发现不太靠谱,就去做带货主播了。”转眼快4年从业经验,她告诉燃财经,2021年,她已经达到月入6万元的工资水平。

2002年出生的小宋,于2019年底入行,如今在广州一家电商公司当全职的带货主播。“我现在月薪2万元左右,之前的工作也就一个月三四千元,翻了八九倍。对我来说,做带货主播有‘一夜暴富’的感觉。”但她对燃财经表示,如今这一行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7.03亿,较2020年12月增长8652万,占网民整体的68.2%。其中,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4.64亿,较2020年12月增长7579万,占网民整体的44.9%。

过去几年,淘宝、抖音、快手在直播电商中实现快速进化。

2019年,随着薇娅、李佳琦两位达人主播的走红,淘宝直播GMV(商品交易总额)达2000亿元。而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12 个月,淘宝直播GMV已超过5000亿元。

直接以短视频、直播方式切入电商的抖音、快手发展更为迅猛。

2020年,抖音入局直播电商,当年GMV即超过5000亿元。5月31日,抖音电商第二届生态大会于线上举行。抖音电商总裁魏雯雯表示,过去一年,抖音电商GMV是同期的3.2倍,售出超100亿件商品。抖音电商数据显示,平台上每月有超2亿条短视频、超900万场直播内容。 

快手也在奋起直追,到2021年,快手电商GMV已达6800亿元。 

“在疫情常态化的大背景下,电商更愿意去做直播,消费者在这种丰富的直播生态体系下,也形成了看直播买货的习惯。”零售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燃财经表示,目前来看,直播电商与货架电商的结合已经越来越紧密。 

“抖音和快手,是从内容到电商,体系越来越完整;淘宝,则是从电商到内容,强化短视频、直播的内容建设。”他指出,直播电商、短视频带货跟传统电商正在不断融合,未来的想象空间仍然很大。 

但蛋糕之大,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导致竞争加剧,这使得带货主播“看上去很热闹”,“人人都能赚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

“很多人只看到入行的工资,却没有考虑行业的极限,这是很危险的。这个行业边际效应很强,如果没有流量,个人如何用心和努力都没效果,这跟其他行业很不一样。”带货主播、主播培训讲师koku认为。

 疫情中的带货主播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在这个618期间,koku应该与往年一样,非常忙碌。但今年,koku甚至没有做618相关的直播。

1995年出生的koku,2019年即在一家天猫店铺做运营。随着直播间开始兴起,她偶尔也帮店铺做带货直播,获得一些额外补贴。后来,她前往日本读硕士。但因为全球新冠疫情,只能上网课,她选择回到上海,学习之余继续做带货主播。 

“本来这学期不用上网课了,但因为疫情,又困在上海。这两个月我也无法直播,因为设备、货品都在公司,很多直播公司都停摆了。”koku告诉燃财经,她要到6月11日才开工,今年就无法做618相关的直播了。 

据她了解,除了住在酒店或公司,一般来说居家直播很难实现。“能搬回家的(产品)可能是比较小,且直播间流量不大的商品,这样主播一个人在家也能操作。但如果是服装类等产品,且流量较大,就很难在家直播。”由于身高等限制,koku主要播零食、酒水、小家电等快消产品。

koku告知燃财经,很多店铺直播间都是由乙方代播公司运营,这类中小型公司抗风险能力较差,“疫情期间,10间直播公司中有4家是停播的。有些做不下去就倒闭了,也有一些迅速迁移出上海,毕竟属于轻资产型公司。”

她指出,上海是比较大的集散中心,除了上海,区域产业链上下游都受到影响,周边省市一些仓库这两个月也被迫停工。根据她的经验,上海的小商品类消费占比也很高,比如客单价在500-1000元的产品,上海客户在全国范围内占比可达20-30%。

“所以(上海)不能购买和不能发货的话,对整个电商数据影响很大。对于在上海的直播电商公司来说,上半年没太大指望了。加上大家停工停产几个月,消费力也会下降,618数据也不会很好看。”koku坦言。 

疫情期间,琪琪的直播也基本停滞。不过幸运的是,她在6月1日复工了,端午节当晚也需要直播4个小时。她告诉燃财经,合作的公司也开始做618促销活动。

琪琪2018年底开始做淘宝店铺直播,后来转到抖音直播间。如今,在抖音直播间,她的最高GMV超过400万元。 

“抖音几乎每天都能有几百万元的销售额。但淘宝的话,618、‘双11’、‘双12’这些大促的时候可能有1000多万元,但平时一天可能只卖几十万元,我还试过一天只卖了几万元。”琪琪告诉燃财经。

但疫情的影响明显。

“封控之前,我们小区说的是居家两天,我就没有担心太多。但两天后发现出不去了,一下子就关了两个多月。”此前,琪琪作为兼职带货主播,跟多个淘宝的服装品牌合作,但上海居家隔离后,她就没法直播了。 

琪琪介绍道,一旦没有直播,电商公司受到影响极大。在她合作的品牌中,就有公司在酒店保持直播,每天销售额几百万元。“除了流量下滑,(封控)主要影响的是物流、发货。这家公司刚开始那些需要上海发货的,就没发货,后来上新的款,就选择那些可以从外地发货的。” 

“看公司的规模和布局,如果只能从上海发货,就没办法了。如果公司有江浙沪或者广州等地的工厂、仓库,还是可以调整发货地。”她合作的一家上海公司,就停摆了两个月。 

不过,如果是大品牌公司,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就不算明显。 

前薇诺娜、现奥伦纳素淘宝带货主播乔乔即向燃财经表示,疫情期间薇诺娜也能够在家直播,“在家播了几场,直播间背景只有一面白墙,也没有产品可展示,只能靠说,4个小时也能卖到15万元左右,转化率也能达到3.4%,可以说不太受影响。” 

他指出,薇诺娜在上海和杭州都有公司,疫情一来,立马把一部分业务交给杭州公司,发货也不受影响,“生意还是挺好的。”

他透露,薇诺娜天猫店一个月的销售额可以达到1500万元,此次618大促业绩应该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就是一名销售”

6月1日,在一个全国带货主播的微信群里,有一位江苏苏州的带货主播,分享其618大促第一次直播的数据:累计成交金额101.14万元,成交转化率为8.06%。群友纷纷表示羡慕。这对于普通带货主播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

图片来源/燃财经截图

然而,也是在这个微信群里,当天,一位山东济宁的带货主播就表示,她播了5个小时,卖了102元,退了58元。

“大家都觉得主播好像特别能赚钱,但从平均水平来看,其实并不比其他行业的销售赚钱。”koku说道。

“带货主播本质就是销售。”无论在淘宝还是抖音直播间,几百上千万元GMV,分到主播头上,或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koku指出,月入10万元以上的带货主播,是极其稀少的。普通带货主播的收入就是1-2万元/月,同时带货主播不像一般白领,有机会“带薪拉屎”。“这个行业的工资水平完全与能力挂钩,一旦出不了货,老板立刻换人。”

在店播领域,主播月入10万元,已经是头部级别。如果是网红达人主播,则极差极大。头部主播,年入都是过亿级别;但如果个人IP做不起来,一个月赚几十元也有可能。 

由于有店铺运营的经验,koku不仅做抖音带货直播,也会做直播间运营工作。疫情之前,她的月收入可达到4万元。 

由于兼顾学业,她并没有去公司全职,而是与不同公司合作,兼职接单。她介绍道,在带货主播行业里,10个主播里面有2-3个都是兼职形式,但工作内容和强度并无不同。

 在薪资上,全职一般是底薪加提成,而兼职一般按时薪计算,较少有提成。目前,koku的时薪是300-400元,按提成的时候是1%。

“全职比较稳定,但说实话直播电商行业本身不太稳定,一个直播公司的平均寿命只有6个月。”koku告诉燃财经。

琪琪的时薪也是400元。去年,她每个月都接很多单,去不同公司直播,几乎每个月都能赚到6万元。

“去年很累,身体也不好,腰不好、膝盖不好、嗓子不好。可以说,上海疫情刚好让我休息了一阵。如今解封,我也暂时只接一个公司的单。”她告诉燃财经,正在考虑是否转全职,“但身边一些主播转全职以后,压力很大。”

 正是因为追求稳定,广州的小宋就是抖音全职带货主播。但所在的母婴电商公司,但情况并不是那么好。

“这个公司刚开始做抖音直播不久,我入职的时候,他们正在更换直播团队,主要是之前的团队一直在亏损。”然而,她发现,现在公司抖音小店还是每月亏损100万元。 

小宋时常觉得压力很大,甚至整夜失眠。“每天一看到成交、转化不好的时候,就会想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哪一步没做好。” 

koku也表示,带货主播是一份伤害身体的工作。“职业病很多,比如喉咙里长出息肉,失声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她说道,其他很多行业的销售,从月薪2万元涨到10万元,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但带货主播却要看运气,没有稳定的晋升空间。“如果一直拿一两万元的工资,这样消耗身体是不值的。”

koku甚至认为,在上海,当带货主播还不如去卖房子。

 竞争越来越大

2022年以来,带货主播们明显感到,入行的人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大。

对于小宋来说,尽管月入2万元,但今年以来,收入也在下降。她告诉燃财经,自己的提成只有千分之八,“提成要看类目,以前我们类目(母婴产品)都是3-6%之间的,现在下降得非常厉害。”

她发现,直播电商兴起的时候,是主播选公司,而现在主播过多,轮到公司选主播。“(带货主播)其实是很累的,但有些人只是看到收入,没有看到背后付出,很多人想入行,导致现在整个行业的整体薪资水平下降了很多。”

koku预估,上海解封之后,她也没法再接到那么单,收入将有所下降。“入行的人越来越多。以前200元时薪雇佣一个主播,现在有人只要价50元时薪。原来100元时薪水平的,现在30元时薪也有人能做到。对于老板来说,当然不会选择100元时薪的主播。”

琪琪也感受到,现在对于带货主播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初期的时候,只要你形象好,会讲款,基本就可以做主播。现在很多新人进来,公司要求就多起来,希望主播有各项能力。比如讲款顺序,主播是怎么发挥的,都会关注。”不过,从业多年的她,能力较强,并未感到太大威胁。 

正在读硕士的koku表示,毕业之后决定不再从事带货主播职业。她认为,直播电商走过巅峰,现在已经进入下行周期,利润水平都在往下走。 

“直播电商其实有点逆人性。一方面很少人会花时间盯着直播间买东西,另一方面直播间的销售模式太多套路。两年过去,消费者逐渐失去对直播间的好奇心,也明白这其中的套路。”koku分析道,很多人在直播间激情消费,过后脑子一冷,就立马退货,“直播间的退货率远远高于传统电商。” 

她认为,直播电商还会继续发展,但市场无法如过去两年那么火热,而带货主播将成为一个常规岗位。 

2020年,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信息,其中,“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带货主播成为正式工种。2021年10月,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其中“直播销售员”工种设五个等级,并规定申报等级证书的条件。 

“今年以来,更多品牌商家都在进入直播电商行业,成立专业的直播电商部门。专业的NCN公司也越来越多。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业务模式、销售方式,越来越常态化。”庄帅对燃财经表示。

他指出,在头部达人主播面临人设风险的背景下,公司也开始从后台走到前台,培养更多达人、主播,用资源、供应链来发展直播间,降低个人IP的风险。

“确实有主播一夜暴富。但大多数时候,赚钱的还是老板。”koku说道,刨去头部效应,2万元可能是普通带货主播的收入天花板,这个行业几乎不存在上升空间。

“比如线下房产中介,销售链路较长,积累很多不同经验,人脉资源也不同,转行空间大。但带货主播,5分钟达成成交,不存在太多销售技巧。带货主播想转行,只能在直播间内部,转型直播间运营,最多成为管理,很难跳出直播间了。”

koku提到的转型,乔乔正在进行。上海疫情期间,他选择离开薇诺娜,也是考虑到其淘宝直播间已经极其成熟,他发挥的余地不大。而奥伦纳素刚开始搭建直播间,他可以输出自己的经验,逐步晋升为管理层。 

1998年出生的乔乔,是西班牙本科毕业,学历优势、大公司经验让他的职业晋升稍显顺利。但实际上,在带货主播行业,普遍学历不高,高中毕业就入行者居多。 

琪琪也有相似的考虑。明年就30岁的她,现在想好好做带货主播,先把钱存下来。“以后可能转型运营岗位,或者学一门新的技艺。”她告诉燃财经。

*文中琪琪、小宋、koku、乔乔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