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辛巴当招聘中介 头部主播想要更多可能性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22年07月01日 10:46

导语:辛巴在直播间开启了直播招聘,近日与多家企业招聘代表现场发布超10万个工作岗位,并在直播两小时后收到17.5万份简历。主播与平台共同造势,既是为迎合当下市场变化,还暗藏着将流量“蛋糕”整体做大的小心思。

辛巴在直播间开启了直播招聘,近日与多家企业招聘代表现场发布超10万个工作岗位,并在直播两小时后收到17.5万份简历。主播与平台共同造势,既是为迎合当下市场变化,还暗藏着将流量“蛋糕”整体做大的小心思。不过,伴随着监管对直播行业日趋规范和严格,无论是老主播,还是正当红的新主播,都得面临更高的专业门槛。

能带货也能带岗

据了解,在此次直播中,辛巴依次推介了奇瑞汽车、沃尔沃汽车、歌尔股份、名硕电脑和立讯精密多家企业,并邀请企业的招聘代表进入直播间,一同介绍岗位需求。数据显示,直播两个小时后,上述企业共收到报名简历合计17.5万份。

对于涉足招聘类直播的原因,辛选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辛有志(网名:辛巴)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主要是粉丝的求职需求量比较大,同时快手的“快招工”项目找来合作,认为是对用户有利且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一拍即合。“通过用户画像,辛选也可以为企业提供符合条件的员工。”

那么,辛选是否会继续尝试涉及招聘方面的直播呢?“直播带岗毕竟不是我的专业,后续还是会以带货为主。希望更多的企业、专业的招聘机构入驻直播。”辛有志表示,“当然,我也想让大家知道,在辛巴直播间,不仅能带货,也能带岗,未来还会有很多有价值的尝试。”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月26日,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平台“快招工”,一季度快招工的月活用户突破1亿。另一组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同时,教育部也提及受疫情影响,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认为,直播招聘这种方式于企业而言会造成较大的简历筛选压力,较之理性判断,可能一些用户是冲动求职。因此这种模式很难会成为一个主流。

不过,借着当下毕业、求职季的风口,平台与知名主播联手做起“招聘中介”,也能抢占一波用户流量。

平台默默加持

毕竟,快手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今年4月起,在抖音平台上,刘畊宏、董宇辉、张同学要么因直播内容等原因爆火出圈,要么因首次尝试带货被拉至聚光灯下。而纵观这类新兴主播的特征,均离不开个人话题性、公益性等标签的助力,以及平台方在流量上的扶持。

在梳理过往媒体报道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现如今粉丝量达7252.8万的刘畊宏,在4月直播时被平台判定为“衣着不当”,强行断播后,他以穿着羽绒服直播的戏剧化方式一时被推上微博热搜。不止主播,刘畊宏还身兼歌手、创作人、主持人等多重身份。加之当时防疫的大环境,健身叠加周杰伦等明星话题无疑为刘畊宏的爆红埋下契机。

而当前的新晋网红董宇辉依托新东方,则是走出一条与普通直播带货差异性传播之路,在商业转化的内核外增添了知识哲理等较为软性的附加输出,结合新东方的教学特点来营造一波话题性。据《法治日报》统计,截至6月29日11时,东方甄选直播间粉丝为2002.2万。从1000万到2000万粉丝,东方甄选用时不到两周。

“草根”“助农”这类标签同样适用于张同学。6月25日下午1点半,张同学在辽宁营口大石桥市松树村开启了他的首场直播,为家乡的土特产带货。一组来自直播数据平台新抖的数据显示,3小时14分钟的直播带货中,张同学共卖出农特产8.73万单,预估GMV为342.02万。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主播看似偶然爆火,实则背后均有平台的加持助推。张同学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便提及抖音电商“山货上头条”项目组也参与了控品、售后等环节。

而董宇辉连带东方甄选火了一把,恰逢罗永浩宣布退出抖音直播间之时。一位电商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在罗永浩之后,抖音需要立刻扶持一个个人IP来接替,新东方这个品牌不仅广为人知,而且在“双减”环境下容易有话题。“总而言之,平台也要寻找站内能制造注意力的主播和机构,把关注度做大。”

于主播和平台来说,合作无疑皆大欢喜。另一位曾从业直播的商家则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抖音的流量运作机制:商家可以在抖音直播间购买流量,但抖音也会观测这些商家的成交率、粉丝转化率等维度,如果整体是往上走的,抖音的算法便会为这些商家倾斜更多流量,让直播间在推流中露出的可能性变大。“说白了,抖音要衡量每一个直播间的商业价值。”

竞争门槛抬高

随着当前电商流量红利见顶,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对用户注意力的争夺已经不能单靠主播的内容和个人吸引力了,节假日造势、话题捆绑、垂类主播PK赛等等,已经成为平台谋求流量组合最大化的常规手段。

“邀请一些相同类目的主播共同参与活动,除了制造话题性,基于共同兴趣,还有助于让主播的粉丝互相关注其他主播,可以在有限的流量池中让个体流量形成最大利用。竞赛、颁奖等活动还能激发主播的创作激情和荣誉感。”一位从事社交平台运营的人士指出。

与此同时,知识普及、语言教学、法律指导等专业领域主播在直播平台也呈现逐步增多之势。不过,由于涉及专业背景,这类赛道的准入门槛将进一步提升。今年6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共同制定《网络主播行为规范》,第十三条提及,网络主播应当自觉加强学习,掌握从事主播工作所必需的知识和技能。

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强调称,随着网络视频的兴起,节目制作人和主播的来历开始变得复杂起来。由于专业能力的不足和对传播责任认识的不到位,各种乱象开始涌现。因此,多年来管理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措施来规范相应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例如《网络主播行为规范》提出,对于需要较高专业水平(如医疗卫生、财经金融、法律、教育)的直播内容,主播应取得相应执业资质,并向直播平台进行执业资质报备,直播平台应对主播进行资质审核及备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