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泡泡玛特20个月市值跌去八成 盲盒二级市场遭抛售

来源:凤凰网科技    作者:      2022年08月01日 22:56

导语:二手交易平台上,年轻人正在疯狂转手盲盒。张乐童是泡泡玛特SKULLPANDA OOTD狂热粉丝,之前花上万元购入该系列盲盒,但被大厂裁退后他想要“出坑”回回血。

二手交易平台上,年轻人正在疯狂转手盲盒。张乐童是泡泡玛特SKULLPANDA OOTD狂热粉丝,之前花上万元购入该系列盲盒,但被大厂裁退后他想要“出坑”回回血。令他没想到的是,盲盒价格跳水实在太厉害了,原本发售价899元SKULLPANDA OOTD牛仔款,闲鱼500元无人问津,最终不得不降至400元才出手。

闲鱼、小红书上,和张乐童一样“折价”转手泡泡玛特盲盒产品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他们曾为了获取心仪的款式不惜一掷千金,热情消退后,这份“非理性”开销现在已经成为负担。“家里太多了,又不太保值,能脱手就脱手吧。”

年轻人转手盲盒的同时,“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的股价一路下跌。截至7月29日收盘,泡泡玛特股价跌至18港元/股,距高点已跌去80%;距离其巅峰时期近1500亿港元市值,已经缩水千亿港元,仅剩251亿港元。

炒盲盒难赚钱,玩家退坑

近段时间,“潮玩第一股”泡泡玛特,由于股价波动成为了市场焦点。

7月29日,泡泡玛特股价持续飘绿。当日盘中,泡泡玛特股价触及17.56港元低点。时间拉长来看,自去年2月创下107.6港元/股高点后,泡泡玛特股价至今已跌去八成,市值缩水千亿。

相比于股价,泡泡玛特玩家们更为担心的是,二手平台盲盒价格急剧跳水,导致难以脱手。

闲鱼卖家刘鹏鹏表示,除了少数稀有联名款外,泡泡玛特产品都在下跌。曾被炒至万元的未拆封SPACE MOLLY 1000%,目前价格为5000元左右,已经跌至4999元发售价;而同一款式的400%规格产品,也跌破了1000元;另一款Keith Haring1000%规格的发售价为5999元,如今破发至5000元。

“当时抢购太火了,原本还希望通过SPACE MOLLY 小赚一笔,现在保本都很悬。“刘鹏鹏说自己并非专业玩家,购入泡泡玛特是看中了它收藏价值,后续可以高价转手。但随着盲盒退烧,囤积的联名款泡泡玛特盲盒已成了烫手山芋。

连名限量款尚且如此,普通款价格更是让玩家头疼。小红书、闲鱼上,全新未拆的盲盒转手价格仅20元-35元左右,市面上泡泡玛特单个价格为59元;已经拆带的更便宜,五元、十元就能买到。

“200块收了10个基础款”,李林向我们展示了近期的收获。她告诉我们,盲盒全新转二手价格减半,影响了新老玩家的心态。“二手买价格减半的全新盲盒,让人觉得盲盒不值,抽盲盒没也乐趣了。”

凤凰网接触的多位盲盒玩家均认为,盲盒本身并未太大魅力,若是二手平台溢价空间减少,玩家们会陆续退坑。此外,盲盒产品有瑕疵,设计没有新意,也劝退了不少玩家。

从2019年就入手的泡泡玛特老玩家金天告诉凤凰网科技,自己去年年底就已经弃坑,许多当初一起入坑的娃友要么选择退坑,要么降低购买的频次,原因是“老是那几款,没有新鲜感,玩法也很单一。”

另有娃友接受采访时表示,泡泡玛特产品普遍涨价,但质量却没有上去。“掉漆、异味,跟客服反馈回复都是正在处理。“新鲜感没了,品控也一年不如一年,与其被敷衍不如早点退坑。”

泡泡玛特“失宠”

国内潮玩市场发展早期,凭借Molly等知名IP走在前列的泡泡玛特几乎没有对手。

2018年,盲盒爆火出圈后,泡泡玛特营收增速达到了200%以上,并于两年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盲盒第一股”。上市两月后,泡泡玛特迎来了高光时刻,股价涨至107.6港元/股,总市值近1500亿港元,一度被外界称为“印钞机”。

然而,随着众多玩家争相入局,泡泡玛特高增长未能持续。

日前,泡泡玛特发布2022年上半年盈利预警,预计收入增速下滑至30%,净利润同比下滑接近35%,首次出现负增长。针对增长下滑,泡泡玛特以“疫情影响”作出了解释。

不过,资本市场“抛弃”泡泡玛特,并非上半年业绩承压单方面所致。

盲盒消费热度下降、产品吸引力不足,恐怕是泡泡玛特不愿提及的原因。

泡泡玛特快速崛起的关键在于“IP+盲盒玩法”,但随着更多玩家入局潮玩市场,这一打法未能形成品牌竞争壁垒。万物皆可盲盒的时代,连文具、书籍都开始走盲盒的路线,泡泡玛特未能及时推出爆款IP产品,品牌吸引力持续下降。

根据财报,泡泡玛特知IP系列 Molly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41.6%下降至2021年6月的11.5%。在此期间,尽管泡泡玛特相继推出了Pucky、Dimoo和Labubu等新IP,销量上却始终无法超越Molly,未能带来预想中的收益。

泡泡玛特增长也在放缓。2018-2021年,泡泡玛特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25.5%、227.2%、49.3%、78.7%,相比前两年,公司营收增速明显放缓。与此同时,整体毛利率逐年下降,2019-2021年,泡跑玛特毛利率分别为64.8%、63.4%、61.4%。

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玛特在消费市场遇冷和股价大跌的同时,仍有大笔资金涌入潮玩赛道。2022年上半年,国内共有森宝积木、星奇世界、欢喜盒等7个潮玩品牌获得融资,累积融资金额近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投资人指出,盲盒兴起主要是迎合了Z世代的消费需求。此前,泡泡玛特被市场看好,主要是在经济增长的大环境下,年轻群体普遍愿意为个性化消费买单,泡泡玛特稀有IP和不确定的拆盲盒玩法,某种程度上迎合了“赌徒心理”,刺激用户不断购买。

经济下行的环境下,缺乏故事内容支持的泡泡玛特IP产品,难以被用户看中并重复消费。叠加过去两年的市场教育,盲盒概念不再新鲜,消费者会回归理性,资本市场也是如此。”上述投资人说到,泡泡玛特股价下跌并不意味潮玩市场退烧,而是公司未能持续高增长,后续应强化潮玩IP生态运营,形成核心竞争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