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日亏500万的OpenAI想搞钱了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胡楠楠      2023年08月24日 10:54

导语:这是OpenAI自2015年创立以来的首笔公开收购。在投资方面,最近两年,OpenAI主要通过设立创投基金的方式,投资AI初创公司和组织。据The Information统计,截至今年1月已经投了至少16家。

日烧500万元,OpenAI要做的不仅是挣钱。

作为ChatGPT背后的明星公司,8月17日,OpenAI在公司官网发布一则公告。公告中宣布其收购了一家名叫Global Illumination的公司。据了解,Global Illumination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构建创意工具、基础设施和数字体验的公司,公司主要产品是“开源版《我的世界》”。OpenAI称:“整个(Global Illumination)团队已加入OpenAI,致力于开发包括ChatGPT在内的核心产品。”

而这是OpenAI自2015年创立以来的首笔公开收购。在投资方面,最近两年,OpenAI主要通过设立创投基金的方式,投资AI初创公司和组织。据The Information统计,截至今年1月已经投了至少16家。

目前关于这笔收购的财务方面暂无透露。值得注意的是,OpenAI收购的公司Global Illumination近期在做的重点项目是一款名为Biomes的游戏。Biomes官网显示,该游戏视觉上和微软旗下游戏产品《我的世界》类似。

收购一家开源版《我的世界》,OpenAI在AI产品和商业化上都带来了遐想。

ChatGPT作为今年上半年最火的AI产品,风头无二。但由于训练ChatGPT的成本极其高昂,截至目前OpenAI仍旧处于亏损状态。据了解,OpenAI 2022年整体亏损翻倍至5.4亿美元,而去年收入却只有3000万美元。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定下了今年营收2亿美元、明年营收10亿美元的目标。

近日,百川智能创始人、CEO王小川在参加《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的活动时分享了他与OpenAI沟通的经历,其中有一个细节,就是OpenAI做GPT-3时,需要4000张卡做训练,GPT-4需要2万张卡做训练,现在是把1000万颗GPU连在一起训练新的模型。

以英伟达上一款旗舰GPU A100来粗略估算,目前一张A100 40G的售价为6.3万元,排除近期GPU价格大涨的情况,OpenAI三个阶段光是GPU方面的训练成本,分别需要2.52亿元、12.6亿元和6300亿元。

据外媒《金融时报》报道,沙特阿拉伯最近以4万美元单价购入了至少3000块英伟达H100 GPU芯片。以此来推测,1000万颗的GPU便是需要4000亿美元。

而这还只是训练成本。AI和软件的成本结构不同,软件的边际成本趋近于0,但AI的边际成本则与算法、硬件资源有着直接的关系,每调取使用一次就会增加相应的成本。

收购一家游戏公司,也许能解决OpenAI的盈利难题。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告诉《中国企业家》,OpenAI能够将其人工智能技术与游戏的融合推向更深层次,创造出引人入胜的游戏体验,吸引更多的玩家,可能会为OpenAI带来一定的商业回报。

作为AIGC、大模型等领域的头部公司,OpenAI还需探索出与移动互联网时代不一样的盈利模式。

01 OpenAI“玩”起了游戏

Global Illumination的总部位于纽约,是一家数字产品公司。2021年,Thomas Dimson(托马斯·迪姆森)、Taylor Gordon(泰勒·戈登)和Joey Flynn(乔伊·弗林)正式创立了这家公司。

目前,Global Illumination最新主要产品是一款游戏Biomes。据了解,Biomes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的开源沙盒游戏,可以直接在网页浏览器端登陆,这款游戏在外观上和微软旗下Mojang开发的3D沙盒游戏MINECRAFT《我的世界》类似。

图片来源:Biomes官网截图

OpenAI涉猎游戏早有信号。早在去年,OpenAI就开始用《我的世界》训练其AI模型。在2022年6月时,AI已经能够在一个新的地图里从无到有快速收集并制作钻石镐。与此同时,微软在旗下《我的世界》游戏中,也尝试将AI加入游戏,而这是与OpenAI合作的模型。

游戏,可能成为OpenAI继ChatGPT之后的新增量。

据硅星人报道,有分析人士认为,高自由度运行成本低的沙盒游戏结合AI会有无限可能,能帮助收集大量的人机交互数据,帮助GPT-5在虚拟世界进化。“如果OpenAI能创造出一款成功的游戏,让玩家基于自己的开放式目标而相互作用,这将成为构建AGI的真正数据集。”

上周五,斯坦福正式开源了Smallville“虚拟小镇”——25个人工智能体在小镇中自由生存、从事“类人”活动,引发广泛关注。这源于今年4月斯坦福大学和谷歌的联合研究团队在预印本文库arXiv上发表的一篇题为《生成式智能体:人类行为的交互式模拟》(Generative Agents:Interactive Simulacra of Human Behavior)的研究论文。

论文发表之后,带火了AI智能体的概念。很多研发团队将自己的大模型接入类似《我的世界》等开放世界游戏中,将游戏作为自己的实验场。英伟达首席科学家JimFan带领的团队就在《我的世界》当中创造出了一个名叫Voyager的AI智能体,并且发现,Voyager表现出十分高超的学习能力,可以自己盖房子、找资源,自己在开放世界中探索。

而这也引来了各行各业的猜测,特别是游戏行业——未来的电脑游戏或许可以虚拟每个城市的人口及其工作、生活特征,借助AI就好像真的行走在不同的地区的小镇中。

结合本次收购,AI智能体也拉高了OpenAI的想象空间。

山姆·奥特曼也曾多次公开表示:构建庞大AI模型的时代已经结束,AI智能体才是未来的真正挑战。上月,OpenAI联合创始人、前Tesla人工智能总监Andrej Karpathy也曾称,AI智能体代表着一个疯狂的未来。在大模型等新技术出现后,OpenAI正在重新关注最初研究AI智能体的道路。

02 AI核心人才争夺战

对于OpenAI来说,这笔收购的另一层意义,在于人才。

Global Illumination团队成员大多具有美国科技大厂工作背景,其成员都曾在Facebook、Instagram、YouTube、Google、Riot Games等公司做出过重要贡献。

据公司官网介绍,公司联合创始人、CEO托马斯·迪姆森是Instagram内容排名算法(非时间顺序提要、故事和探索)的原作者,并于2013年~2020年担任首席工程师/总监,并被Fast Company(快公司)评为商界十大最具创造力人物之一。在其推特上,他自己还宣布了OpenAI收购其公司的消息。

图片来源:Global Illumination公司官网截图

首席技术官Taylor Gordon拥有20多年编程经验,曾在Facebook AI、Instagram和YouTube担任工程师;CPO Joey Flynn曾在Facebook和Instagram担任设计师。

随着各大科技企业混战大模型,AI行业人才争夺激烈,OpenAI的核心人才也正面临流失问题。作为一家以技术创新为主的公司,人才流失会稀释OpenAI的市场价值。

因为缺少足够的GPU,近几个月ChatGPT在创新研发上几乎没有太大进展,也加速了人才流向谷歌等科技大厂。7月,据德国广播公司Bayerischer Rundfunk(BR24)报道,OpenAI的核心员工正在流失到谷歌。其中一些员工已经辞职并与谷歌签订了合同,另外一部分人也将在近期离开OpenAI。

据离职员工透露,离职原因主要为OpenAI极速扩张导致的管理不善。据了解,2016年,OpenAI共有6名员工。而据数据信息服务网站Growjo数据,截至2023年1月,公司已经拥有655名员工,去年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18%。

另一方面,谷歌新出的大模型也吸引了大批OpenAI人才加入谷歌。此前,OpenAI中不少人才都来自谷歌。据了解,在ChatGPT推出前,OpenAI 就“挖”来了许多谷歌研究人员来开发人工智能工具。其中包括Barret Zoph、Liam Fedus、Luke Metz、Jacob Menick和Rapha Gontijo Lopes等多位谷歌资深AI大牛。

03 OpenAI的商业化困局

OpenAI要面对的商业化难题,没法直接抄作业,它的成本结构注定与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同。

算力、算法和数据,是AI的关键要素。而其中,算力需要的成本并不是“一口价”。OpenAI资料显示,ChatGPT训练一次13亿参数的GPT-3 XL模型每天需要的全部算力约为27.5PFlop/s,而训练一次1746亿参数的GPT-3模型每天需要的算力约为3640PFlop/s。

训练之外,还有日常费用。国盛证券估算,2023年1月平均每天约有1300万独立访客使用ChatGPT,对应芯片需求为3万多片英伟达A100 GPU,初始投入成本约为8亿美元,每日电费在5万美元左右。

收购Global Illumination,涉足游戏或许能让OpenAI缓解商业方面的压力。外媒The Techcrunch分析称,收购这家游戏公司,可能是OpenAI想“寻求商业胜利”。当下,如何破解商业化困局,也是OpenAI最需考虑的问题——OpenAI还在持续烧钱,尤其是ChatGPT被用户大规模使用后,训练成本翻倍。

据印度媒体Analytics India Megazine报道,OpenAI每天大约烧掉70万美元,仅用于维持ChatGPT的运作。这个费用还不包括公司旗下GPT-4、DALL-E 2等其他AI产品。而OpenAI去年营收仅3000万美元。2019年诞生的GPT-3,其训练费用高达1200万美元。而GPT-4大约在10000~25000张A100上进行训练,而要等到GPT-5的面世,还需要5万张H100。

ChatGPT推出几个月后,山姆·奥特曼曾公开承认经营AI公司和ChatGPT的成本非常高,因此选择了商业化。

而OpenAI在商业化方面的尝试,成效不大。

用户端,今年2月ChatGPT火爆后,OpenAI推出了一项每月19.99美元的付费订阅计划——ChatGPT Plus。但ChatGPT用户数也已过峰值并且在下滑。今年6月,ChatGPT自上线以来访问量首次出现下降。Similarweb数据显示,6月ChatGPT网站全球流量下降9.7%,访问者在网站上花费的时间也下降了8.5%。

开发者端,OpenAI并不占优势,尤其是更多开源模型加入竞争。今年3月,Meta首次开源大模型LLaMA,7月,Meta又联手微软升级了第二代Llama2,并允许免费和商用。这种情况下,几乎大部分开发者会选择免费开源商用模型,而不是OpenAI的API接口。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OpenAI或将通过此次收购,加快公司盈利。山姆·奥特曼称OpenAI在2023年预计实现2亿美元的年收入,并在2024年达到10亿美元的目标。

而微软《我的世界》是全球最赚钱的游戏之一。今年6月,微软Xbox游戏首席财务官称,《我的世界》是Xbox最大的游戏业务来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