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字节跳动又放弃两个业务,想重新变回AI公司

来源:晚点LatePost    作者:朱丽琨 高洪浩      2023年11月29日 11:00

导语: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板块朝夕光年大幅裁员,保留少量人员运营已上线项目、探索创新方向。11 月初,字节跳动 VR 业务 Pico 接近半数员工转岗或被裁撤。

如果把字节跳动看作一个人,那么他在过去一个月动了两场大手术,终结了体内最大的移植排异反应。

11 月 27 日,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板块朝夕光年大幅裁员,保留少量人员运营已上线项目、探索创新方向。11 月初,字节跳动 VR 业务 Pico 接近半数员工转岗或被裁撤。

朝夕光年和 Pico 都是超出字节跳动经验的那类业务,需要 “信仰之跃” 而不是 “小步快跑”。它们更依靠人的判断,在一款产品上线前就需要投入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而不能像今日头条和抖音那样,上线后根据数据做决策再调整产品。

字节跳动曾经不遗余力地尝试用集团体系的优势扶持朝夕光年和 Pico。

2021 年朝夕光年推出《航海王:热血航线》,首周在 iOS 游戏免费榜冲进前三。一位知情人士称,该项目在抖音拿到 “远超游戏(盈利能力)天花板” 的顶级资源,比前一年字节跳动买入春节档电影《囧妈》后的推广资源还多。

2022 年初,字节跳动收购 Pico 半年后,抖音创始成员任利峰转岗到 Pico 负责内容。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抖音原创作者运营负责人刘彧也相继转岗加入。他们想把抖音短视频和直播内容移植到 Pico 平台,尽管当时中国已经没什么公司相信 VR 视频有未来。

Pico 借助抖音斥资 10 亿元购买的卡塔尔世界杯版权做 VR 转播,自制郑钧、汪峰等明星 VR 演唱会。即使做抖音上最常见的视频内容也要额外花钱——Pico 需要给博主提供拍摄 VR 视频的 3D 相机。

2023 年 3 月,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在字节跳动 11 周年全员会上说,对待 Pico 和游戏这类创新业务应该 “有想象力,持平常心”。但从最近一个月的动作上看,字节跳动评判它们的标准其实是会上被提到更多的两个词:聚焦和务实。

字节跳动此轮业务调整的同时,正在集中资源全力投入人工智能。

一位知情人士对《晚点 LatePost》透露,梁汝波在最近两个月的 OKR 里强调了探索 AI 业务,将调整公司组织以迎合 AI 战略。抖音负责人韩尚佑也在研究如何利用 AI 改造抖音。

朝夕光年本轮裁员期间,字节跳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研发 AI 应用。据了解,目前字节跳动内部已有多个部门的成员被陆续抽调转至该部门。

表面上的大收缩,最终可能又是为了一次 “大力出奇迹”。

难以和字节体系协同的 Pico 与朝夕光年

聚焦和务实成为字节跳动 2023 年新的主题词,这也是字节跳动发起近期两个业务组织调整的指导思想。

随着抖音电商崛起,字节跳动已经超越阿里成为中国广告收入最高的公司。但字节跳动对信息平台业务的危机感日渐强烈。“最近一两年我们的领先不明显了,并不能很有信心地说比同行做得好。” 梁汝波在 2023 年的全员会上说。这不是过度的忧虑,毕竟 3 年前,阿里也想不到还有后来者能撼动它的电商地位。

对于创新业务,字节跳动越来越注重它们和 “主干业务” 的协同性。通俗地说,就是看一个业务能否跟抖音和抖音电商这两个 “主干业务” 互相帮上忙,无论是引流、变现还是复用人力、数据等资源。

字节跳动近年成功的新业务基本都和抖音、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信息平台业务紧密协同。抖音电商完全依靠抖音的内容生态。而番茄小说基本是今日头条的变种——用户在今日头条里刷免费的新闻,中途看广告;番茄小说也是刷着免费的网文,中途看广告。

抖音电商和番茄小说成功后,都和抖音有了更多协同。过去一年,抖音广告收入的增长大多来自电商客户。而番茄小说在 2021 年并入抖音事业部,在短剧等方向和抖音密切联动。

TikTok 在起步时同样重度依靠字节跳动体系的力量。TikTok 2016 年上线时,算法、增长和研发与抖音共享团队,产品运营也和抖音一样从音乐和舞蹈内容切入。

一位 TikTok 早期产品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他最初经常问抖音的同事 “你们这个阶段在做什么?”, 然后照做一遍。2022 年调到 Pico 负责内容的任利峰是 TikTok 最初的负责人。他在 TikTok 复用抖音方法论比在 Pico 有效得多。如今,全球每天有超过 10 亿人打开 TikTok。

这些成功业务的共性是依靠流量和推荐算法。它们的节奏也都很快,不论是上线一个新的网文、商品,还是消费者消费的速度都很快。于是产品可以及时得到数据反馈,快速改进。

Pico 和游戏都不是快节奏的生意。Pico 的硬件从开发立项到备货上架,历时超过一年。朝夕光年的游戏,开发一两年很常见、三年以上也有。它们更需要人的决断,无法依赖数据判断。一个产品判断失败,就可能损失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

字节的软件研发体系不能很好地帮助游戏研发。朝夕光年收购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几个游戏团队,组建自研工作室,在事业部和工作室都设立了中台,但它们往往不能直接提升效率,因为游戏研发涉及多个互联网公司不常见的工种、工具链,即使被称为 “App 工厂” 的字节跳动也需要从零积累。

中台和项目的磨合不算顺利,但中台成本都分摊进各项目组。一位前朝夕光年工作室中层曾告诉《晚点 LatePost》,自己所在工作室对中台的分摊比例达到一半以上,远高于业内平均水平,“就不是市场经济”。

有了中台,项目组不再自建相关职能部门。一位朝夕光年前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负责翻译、运营多语言版本的事业部本地化中台有时不能准确翻译游戏术语,项目组只能自己找外包翻译。这又是额外的成本和精力损耗。

字节的中台制度帮不上朝夕光年,朝夕光年也不能像字节预期的那样帮到其他业务。2021 年朝夕光年以超 40 亿美元收购沐瞳,字节愿意为这笔收购承担高溢价,一个重要考量是希望沐瞳做的 “东南亚国民 MOBA”《无尽对决》能丰富 TikTok 的游戏视频和直播内容,但海外游戏内容中主机游戏才是主流,《无尽对决》在 TikTok 影响力始终有限。

字节跳动在电商等业务上给了数年时间。但一个新业务需要展现出足够的进展,而始终游离在字节跳动体系边缘的 Pico 和朝夕光年没能给出一个有确定性的答案。

“今日头条本来就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此次调整也是字节跳动 2021 年事业部改革的回撤。

抖音、TikTok、火山引擎、飞书、大力教育和朝夕光年,这是两年前字节跳动组织调整后成立的六大业务板块。这次调整后,字节跳动确定了事业部(BU)式的组织结构,由此从职能型组织转向部门型组织,各业务板块分清边界、独立决策,如同在集团内分出六个子公司,由六位 CEO 负责。

这六大事业部中,除了抖音和 TikTok 以较为相似的产品应对不同的市场,其他都有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和独立的技术团队:

火山引擎,一个类似亚马逊云计算的商用计算平台,售卖算力给商业公司。

Pico,归在火山引擎之下,花一两年做一个硬件产品,两三千元卖给用户,再构建内容生态赚更多钱。

飞书,提供易用的文档、办公协作软件,通过产品体验吸引个体用户再争取企业付费客户。

字节教育,雇佣数万讲师和销售,以 “双师大班课” 等教育行业流行的模式向家长售卖付费课程。

朝夕光年,收购或组建多个工作室,制作中等规模和大型手机游戏,争取用户免费下载、之后再充值。

这种组织结构的转变可以看作是一家公司结束初创状态、放权让各业务负责人探索新可能的标志。

如今,字节跳动的六大 BU 中,大力教育和朝夕光年业务几乎被完全裁撤,火山引擎的 Pico 只保留部分硬件研发人员。

这家公司正在把资源和精力收归信息平台运营和商业化——它最擅长的两个职能。而火山引擎和飞书原本就是抖音自己需要用的基础设施。

新的探索集中在人工智能。

字节跳动在早年便一直强调自己是一家 AI 公司。

2017 年的一次 CEO 面对面上,有员工问算法技术负责人杨震原:公司在人工智能上与 BAT 的差距在哪里?杨震原回答说,“今日头条本来就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但不是机械手臂这种人工智能。” 他进一步解释,做信息分发就是需要人工智能,今日头条想通过机器和人结合的方式提升创作、分发、讨论等每个环节的效率。

当时,AI 在字节跳动的产品中已经有一些应用,比如推荐、内容创作、抖音的 AR 效果、 内容审核、广告系统、头条号自动生成封面、时光相册和东方 IC 对图片的筛选功能等等。

张一鸣也认为公司占据了非常好的优势,“有应用场景、有活跃用户、有长使用时长。” 一位字节人士转述,“头条对 AI Lab(字节跳动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就是一个天堂,在这个时代能做这些事情非常令人激动,但确实应该加紧”。

但后面的进展显示,字节跳动似乎并没有沿着这条路坚定投入。2020 至 2021 年,它的 AI Lab 经历了巨大调整,数位资深技术专家相继离职,包括其核心负责人马维英、总监王长虎。AI Lab 更重要的职能也偏向于服务一线业务。

《晚点 LatePost》此前提到,2020 年 6 月 OpenAI 发布 GPT-3 后,字节曾训练了一个数十亿参数的生成式语言大模型,当时主要使用的 GPU 是 A100 前代产品 V100。由于参数规模有限,这个模型生成能力一般,字节当时看不到它的商业化可能性,“ROI(投资回报率) 算不过来”,这次尝试不了了之。

三年后,ChatGPT 火爆,中国互联网公司才集体重视起了人工智能大模型。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张一鸣当时很积极地和内部同事分享自己的 AI 学习心得。

春节后,拥有云计算业务的中国各互联网大公司都向英伟达下了大单,其中字节向英伟达订购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 GPU。上述人士说,过去在字节内部申请采购 GPU 时,要说明投入产出比、业务优先级和重要性。而现在大模型业务是公司战略级别新业务,暂时算不清 ROI 也必须投入。

做更多的 AI 大模型应用看起来比做游戏和 VR 硬件设备更具备 “字节基因”。它可以像当年的今日头条、抖音一样,通过上线大量应用,最终搏得一个爆款。

近期,字节跳动近期成立了一个新 AI 部门,由 TikTok 产品技术负责人朱文佳负责,涉及大模型应用的开发。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内部已经有其他部门的员工开始陆续转岗到该部门。

几轮裁减后,这家公司的业务再次回到了一个目标、一种工作方法论,不再是多个独立的部门分头推进不同的商业模式。这个十多万人规模、营收超过 5500 亿元的巨头可能重新回到了可以由一个大脑有效把控方向的简单状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