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

上海滩大佬跌落神坛: 曾比马云还厉害,现在却投案自首

来源:锌刻度    作者:邱力力      2019-09-02

导语:9月1日,上海市浦东分局通报“证大公司”案件侦办情况。根据通报,今年8月12日以来,浦东分局接到群众报案称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旗下“捞财宝”平台及“证大财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警方遂受理开展调查。

风云一时的上海滩大佬戴志康,彻底跌落神坛。

9月1日,上海市浦东分局通报“证大公司”案件侦办情况。根据通报,今年8月12日以来,浦东分局接到群众报案称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旗下“捞财宝”平台及“证大财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警方遂受理开展调查。8月29日,“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对最近几年频频暴雷的P2P来说,创始人被抓或自首,早就不算什么新闻。但戴志康显然不同,作为显赫一时的上海滩大佬,曾创造了连马云都没有企及的辉煌商业帝国版图,却又一夜间,倒在了贪婪之下。

佛说:万事万物,一饮一啄,都在因果中。戴志康,也难逃命运因果的安排。

在赌的刀尖上跳舞

1964年,戴志康出生于江苏海门,在家中六个孩子中排行第四。按照“大摩财经”作者海星的说法,有人曾给戴志康算命,说他的运数与水有关,总之离不开“海”。

事实确实如此,无论是从学历来看,还是从职场履历来看,戴志康都绝非等闲之辈,而且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海”字。

1987年,23岁的戴志康从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毕业,而后进入中信实业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次年又出任德国德累斯顿银行北京代表处中方代表。

这是无数人都梦寐以求的职业起点,即便在当今富豪中,戴志康的教育背景也算罕见了。

相关资料显示,1990年,戴志康受“五道口”同学、时任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张志平召唤,南下海南担任海南证券办公室主任。1992年,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公司成立,28岁的戴志康出任总经理。

富岛基金第一次募集了6000万元,主要是用于炒股票和房地产。它的设立,彼时被认为是一个创举,海南史志网称之为“国内第一种人民币投资基金”。

尽管富岛投资基金几年后以“摘牌”黯然落幕,但戴志康却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他转身以300万元创建上海证大资产管理公司,从事金融投资。

然而1993年,股市雪崩,戴德康也未能幸免于难,他不仅赔光了6000万基金,还倒贴了500万。

1995年,资本市场复苏,戴德康重整旗鼓杀回股市,募集资金购买苏常柴、四川长虹股票,一度赚得盆满钵满。2000年初,戴德康又大举进入房地产和资本投资市场,开启事业新征程。

这并非他第一次涉足房地产。在海南期间,戴志康执掌的富岛基金主要业务之一就是投资开发房地产,在富岛基金1994年到1999年公告里,就有其斥资3000万元,买下杭州西郊261亩的农田和池塘,开发杭州湖畔花园进展的记录。

对,这个湖畔花园,正是马云花45万元购买的那套150平米房子。后来的故事,已广为人知:马云带着18罗汉,在湖畔花园创立阿里巴巴,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不过,那时的戴志康,无论从何角度,都比同为1964年出生的马云厉害许多。从2000年到2010年初,戴德康相继投资成立了上海天迪、上海天臻、上海天誉三家公司,在戴德康精心经营下,这三家公司悄然成长为资本市场上的隐形大鳄。

戴德康个人光环也越来越大。2004年,戴志康以17亿元的身价在胡润百富榜中排位第57名。2007年,戴志康位列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28名,以100亿元身价与陈天桥家族、李宁等并列第65位。

2008年,还荣获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 “抗震救灾先进个人”、法国骑士勋章等称号——“骑士勋章”是法国的一种荣誉勋章,用来奖励为法国发展良好对外关系中作出杰出贡献的外国公民。

投资和个人光环之外,戴志康在上海滩的地产市场也叱咤风云。他以极低价格获得浦东大片土地,先后开发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等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的建筑。2010年,还以92.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夺得上海外滩8-1地块,刷新了当时上海地王纪录。

他还喜欢涉足文化收藏领域,从《文征明山水手卷》、龚贤《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根据《上海证券报》的报道,2014年,他的喜玛拉雅美术馆收藏的中国古典字画总价值就超过10亿元。

对于戴志康,有接近他的记者说:坐拥数亿资产,生活上却简朴地让人难以置信。比如一双皮鞋穿脱胶了,会让司机帮他去补胶;一块手表表带断了,会让人拿去换根表带继续用。甚至,杯子里最后一口红酒喝不完,都会嘀咕一句:“没喝完,可惜了。”

这些故事真假难辨,但有一点是贯穿始终的,不论是地产,还是金融、私募投资,都是在赌的刀尖上跳舞。

折戟P2P金融

最终,戴志康又倒在了赌的刀尖上。

2010年,以92.2亿元天价拿下的上海外滩项目出师不利,由于超过第二次的土地款项交付时间,证大每天支付的滞纳金高达460万元。最终,“地王”被迫转手给郭广昌的复星和潘石屹的SOHO中国——这也是郭广昌和潘石屹持续三年纷争的根源。

证大房地产项目也离开了上海大本营,来到南京。不过,南京市场却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2014年,证大集团地产业务业绩大幅下滑出现亏损。

2015年,在留下“房地产现在是最后的疯狂”名言后,戴志康将与女儿戴陌草共同持有的证大房地产42.03%股份卖给了东方资产,12.507亿港元价格被戴志康形容为“半卖半送”。

在此前,戴志康还曾经在南非购买大批土地,但退出地产后,这些土地也已清仓。

2015年,戴志康离开房地产后,开始转向互联网金融——略微讽刺的是,2年之后,地产行业又迎来了又一个黄金年代。

互联网金融,被戴志康看成未来发展核心。2015年,戴志康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曾表示,在微金融行业里,证大系排在前三位;而在P2P领域,证大排在宜信和陆金所后面。

那个时候的戴志康,选择P2P并不奇怪——彼时,网贷行业正强势走马圈地,诸多打着P2P口号的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数据显示,2013―2016 年,P2P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均保持100%以上增速,2017年成交额较2013年增长约26倍,贷款余额增长约45倍。从平台数量来看,截至2017年底,累计出现平台数高达5970家,约为 2013年的9倍,峰值时整个行业贷款余额超过万亿元。

因此,在进入P2P行业后,证大系以网贷业务为核心,成立了多家关联企业,广告和网点遍布江浙沪地区。

其实,早在2010年,戴志康就开始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布局——他创办了证大农村小额贷款,以及以P2P为核心,即控股的证大金服和参股的捷越联合。

证大金服最早推出的是“证大e贷网”,到了2014年又推出P2P平台捞财宝。到2018年7月,证大金服累计服务近49万名借款客户,累计促成借款约320亿元。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做普惠金融,为人民服务,为那些从银行借钱有困难,甚至完全借不到钱但的确有需求的普通民众服务。”2018年12月12日,证大金服在其官网刊登了一篇名为《证大戴志康: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做P2P?》的文章。

文章中,戴志康如此说:我们立足于人民群众的大地,这是我们“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根本底气,风雨之后必有我们的彩虹!

现实却没能让戴志康继续延续自己的情怀。

2017年5月2日,“证大e贷网”宣布停止运营。

2019年4月,戴志康为实控人的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证大财富)被爆出存在高额贷款、第三方进行暴力催收现象。

2019年8月12日,证大财富突然终止与数千名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并表示“根据监管要求,即日起暂停所有贷款新增业务”。

不仅如此,P2P平台捞财宝也于同一天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停止新增业务。根据捞财宝官网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捞财宝累计交易金额为296.38亿元,借贷余额为49.96亿元,当前出借人数28031,借款人数92853。

证大咨询、捞财宝同时突然宣布“停止新增业务”让投资人如坐针毡,数百名投资数十万到数百万的投资人,从上海、苏州等地赶来,团团围住证大财富工作人员,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8月26日,戴志康发布了捞财宝停止新增业务以来的第二封致用户的信,表示其和所有证大的高管不会跑路、失联。

未料5天后,纵横股市、楼市27年的上海滩大佬,以投案自首迎来了自己的命运结局。

微信图片_20190902085030.jpg

P2P的穷途末路

证大金服会不会成为压垮上海P2P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问题目前谁也没法给出最终答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曾经风光无限的P2P,在行业问题集中爆发后,正经历着至暗时刻。

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被称为141号文。规定市场上可以从事贷款业务的主体仅剩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

141号文成了网贷行业的分水岭,此后P2P平台频频暴雷。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跌破800家关口,下降至787家。据不完全统计,7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0家,仍然以平台清盘分期兑付和网站关闭为主。

前不久,昔日最大的P2P平台陆金所已宣布彻底退出P2P业务。此外,加上千亿平台团贷网爆雷、红岭创投“良性”清盘,头部平台发展似乎预示着,P2P行业已经走到了尽头。

爆雷平台留下的烂摊子,也是一地鸡毛。8月1日,广州东莞市公安局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团贷网”情况通报称,累计追缴冻结唐军等人涉案资金56.38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查封扣押涉案房产50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49辆及物品一批。

在此之中,监管层针对网贷平台的整治力度持续加码。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中提到,要求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下一阶段重点为,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

“未来还会看到很多平台拼命冲刺,突然倒下的情况。”一位P2P内部人士表示,根据监管层窗口指导,信用保险不能继续与P2P合作。因为逻辑很简单,P2P本质是对个人,而信用保险是对机构。

此值得一提的是,原计划在2018年6月底截止的网贷备案,并未如期完成。过去数年,备案一直是高悬在网贷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诸多平台获取合法身份的救命稻草。

不过,根据中泰证券研报,网贷备案或难实现。“P2P未来或不存在备案或牌照。”有业内人士表示,截至目前,没有一家网贷平台获得备案,且延期后并没有给出新的时间表。监管部门一方面要求网贷平台在备案前不增加规模,另一方面引导小型平台主动退出。

另外,据知名媒体人“左林有狸”在知识星球的频道最新消息,有知情人士在其中表示,“所有P2P平台全部被叫停,人人贷、拍拍贷也(可能)要出事。”

相关资料显示,拍拍贷2007年成立于上海,并在2017年11月10日成功于美国纽交所上市,目前股价为3.74美元,总市值为11.48亿美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拍拍贷累计注册用户数达到8300万人;累计借款用户数为1340万人。而人人贷则成立于2010年,用户已达三千多万,累计成交额超过 844 亿元。

两者可谓目前最大的P2P平台代表。截至目前,拍拍贷、人人贷并未就上述消息进行回应。

对于戴志康而言,在互联网领域的美好记忆,恐怕只有之前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喜马拉雅FM”。作为付费音频内容“独角兽”,喜马拉雅估值已达50亿美元。9月1日,有喜马拉雅内部人士回应称,戴志康事件,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

墙倒众人推。8月26日,马云在2019智博会上表示,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品,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并没有那么大的风险,“不能把问题全部怪罪在互联网金融上。”

你看命运,真的是如此有趣。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