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2019年,华为如何走在“国货之光”的路上?

来源:虎嗅APP    作者:      2019-12-17

导语:华为过了一个有如过山车一样的2019年。华为在2019年发展顺利吗?与其说顺利,更应该说是飙升。说华为遇上难题吗?与其说是难题,不如说是悲剧。华为的2019,注定与“中庸”、“不过不失”无缘。为什么华为在2019年会有如此戏剧性的情节?这要从他们成为了中国首屈一指的科技公司说起。

华为过了一个有如过山车一样的2019年。华为在2019年发展顺利吗?与其说顺利,更应该说是飙升。说华为遇上难题吗?与其说是难题,不如说是悲剧。华为的2019,注定与“中庸”、“不过不失”无缘。为什么华为在2019年会有如此戏剧性的情节?这要从他们成为了中国首屈一指的科技公司说起。

冲锋陷阵,也首当其冲

年资比较深的手机从业者,都知道高通等海外公司,多年来通过通信专利技术,垄断了2G至4G年代的移动通信标准,不但借着专利赚取大笔专利费、基带芯片费用,也借着通信专利,顺道把手机系统芯片大批大批卖给手机品牌,更被讥为“卖基带,送芯片”。然后借着基带和系统芯片两种对手机极度重要的元素,增加在手机市场上的话语权。

所以,尽管中国手机品牌已在全球手机产业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但他们的命门仍然握在别人手里。

2018年全球公司在5G标准技术上贡献。图片来源:Statista。

但随着全球开始搭建5G网络,华为通过手上通信技术的标准专利,渐渐加大了自己在移动通信市场的话语权。再加上近年参与网络运营商的基建,华为已经成为全球移动基建设置市场中的重要的领导者之一(上图),并在全球移动通信上建立了不容忽视的势力。

究竟有多不容被忽视?特朗普在本年5月说:

从安全角度,从军事角度来看他们所做的事,这家公司非常危险。

结果,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及其70家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之列,禁止美国公司在未经批准情况下向华为销售产品和技术。此外,也要求海外的运营商和分销量,也开始停售华为手机。不少分析都担心,华为会不会像中兴一样,被美国的禁令重创?

爱国不是请客吃饭

禁令对华为的影响无疑是非常大的。华为的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采访时,承认美国政府不允许华为使用微软的Windows、谷歌的Android以及英特尔的芯片等制裁,让华为“真的很艰难”。

可是,美国的制裁对美国本土企业,同样也带来巨大的影响。

2019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的全球出货量

单以手机市场为例,在制裁生效前的2019年第一季度,华为手机占了全球市场的约20%,而且,是在他们市场份额增加了约50%、而苹果和三星的全球市场,则分别下跌了约8%和30%。此外,据报道指华为在2018年用于购买元件的700亿美元中,其中110亿流就向了包括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等在内的美国公司。

而且,现在只有华为一家而已。如果把所有国产手机厂商都加进去的话,对美国企业的影响更大。要知道高通在大中华区的收入,就占了他们在2019年全年的的47.8%。

根据MIT科技评论的消息,美国商务部在11月已经收到了 260 个豁免申请,数量超出预期,美国商务部也三度推延华为的禁令,曾经短暂断供的公司也陆续复供。英国芯片公司Arm更在中国开设“Arm中国”,而全球最大的开源平台GitHub,也可能因为避免禁制令影响,正考虑在中国成立子公司。即使是目前仍处于断供的Google,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消息,先前也一直在游说美国政府延迟禁令。

尽管特朗普表示:“明智的领导人总是把本国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者。”

但爱国可不是请客吃饭,在商业利益面前,全球主义者好像还是比较多。

直路狂奔的华为

当海外的科技公司,为了特朗普的爱国禁令而苦恼,国内的情况也是乱成一团。因为讽刺地在2019年第三季度,即实体名单实施后的的整季(6-9月),华为的销量不降反增,而且是用一个很惊人的速度,全速狂奔。

2019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在中国地区的出货量图片来源:IDC。

虽然华为的出货量和中国区的市场份额急增,但根据IDC的智能手机出货数据,美国品牌的苹果在中国区的出货量和份额,却是不降反升,如果根据另一调查机构Canalys的数据,苹果的出货量分别下跌了28%和1.8%,销量还是有明显的影响。但无论在苹果的数据是升是跌,在两组统计数据里都可以看到,被华为按在地上摩擦的,同样也有属于国产品牌的OPPO、vivo和......号称“新国货”的小米

无疑,华为在年初发表的华为P30 Pro,以及最近发表的华为Mate 30 Pro,从各方面看来都十分出色,但实话实说,华为的对手是否如此经不起打?

不少外国媒体指出,华为的销量急增,与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有关。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无法证明或否定,华为有否暗中推动过这股情绪来协助销售。不过在官方口径上,华为一直拒绝把自己和“爱国主义“串连起来,任正非更曾承认自己的家人也在用iPhone。

煮豆燃豆箕

所以华为的销量,与自己国产背景的究竟有多大关系?无法判断。但有一点肯得的是,尽管小米等手机公司,每天都在喊着“新国货”以作招徕,但一直以来,消费者支持的国产手机,仍然是华为。

第一财经在2019年底进行的手机类别“新国货榜样”消费者品牌喜爱度调研,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这其实也是意料之内。毕竟这一年来,华为都因为实体名单的关系,让他们过了一段“真的很艰难”的日子,但也同时长期占据2019年大部分新闻的头条。因此,先不管华为是否有意带动这股情绪,消费者对华为“国货之光”的认知,依旧会急速上升。

当华为在国外市场遇上难关,他们自然要想辨法通过创收来弥补,当他们再带上巨大的“国货之光”光环,然后要销售焦点带回国内,结果会怎样?根据36氪的报告指,在本年4月华为早就已经准备“渡江战役”,就是今年要把华为的市场份额做到50%。

诚然,2019年中国的经济也不太理想,国内消费者的购买力也没有增长,无论是IDC的数据也好、或是Canalys的数据也好,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也跌了3%左右。要知道本来偏爱国产品牌的用户,也就只会买国产手机,华为在这时候强行“渡江”,难免顺手把其它品牌的“国货“一起干掉。

国内市场的盘子就这么大,难免会煮豆燃豆萁。即使你只买国货,也不代表国货就能得益。

华为不是中兴,但也要外国的技术

为什么华为比起小米、OPPO或vivo更“国产”,更受国民支持?也就是因为华为比起其他国产的品牌,有更多的自主手机技术。小米等手机厂商虽然是中国公司,但仍然很仰赖外国技术的支持,需要高通(Qualcomm)的基带和系统芯片,同样也要用Google的Android系统。但华为呢?他们有着能和高通争夺通信标准技术的技术,也有自家的基带、也有内置基带的强劲系统芯片麒麟(Kirin)。

但尽管华为已经拥有比其他国产手机公司更强的自研能力,但他们除了要解决产品销量问题,一样也要克服芯片和系统断供的难关。

华为核心供应商在全球的分布。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华为不是中兴,但华为一样需要外国的技术。

从去年中兴被美国制裁,差点因为断供而破产,已经有很多人说中国需要有自己的芯片,走向科技自立之路。根据第一财经指出,华为早在中兴事件后,已经默默准备“消A计划”。“消A计划”里需要使用国产芯片,当时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兴奋地向全体员工发出信,强调要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

但华为的管理层却没办法兴奋起来,任正非接受传媒采访时表示:

我们做芯片的目的,不是要替代别人形成一个封闭的自我系统,而是要提高自己对未来技术的理解能力。因此,我们并没有准备完全替代美国公司的芯片,而是和美国公司长期保持友好。所以,不是说什么时候拿出来替代,而是一直在使用自己研发的芯片.....

(我们)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同样地,同样地,当Google准备断供Android给华为之前,华为也准备好了自主的作业系统:鸿蒙OS。但早前华为推出鸿蒙OS后,迟迟没有在手机上使用鸿蒙来取代Android,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12月也公开表示,华为手机的优先选择仍然是Android,实在用不了才改用鸿蒙。

备胎,最终仍然只是个备胎。

科技还是属于全球主义

“国货之光”的华为,并没有很兴奋地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为什么可以完全“消A”,可以“科技自立”,但华为偏偏不愿意这样做?任正非这样说:

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要看到,科技创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的,比如我们的海思并非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也给别人缴纳了大量知识产权费用,有些是签订了交叉许可协议,有些协议是永久授权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别人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创新。

中国的科技发展,无疑比美国要迟,中国难免要做追赶者,但中国并不需要任何事情都要自主研发这种重复再做轮子,你今天造芯片、明天可能你要造镜头、后天也许要写作业系统,没完没了。

要知道光是2017年,整个半导体产业的总产值就高达4300亿美元,随之催生的电子产业更是高达1.5万亿美元。这还不算半导体行业居高不下的材料费用和研发投入。虎嗅作者李赓因而就指出:半导体真的是一个不得不“全球化”的行业,在如此高速迭代而竞争激烈的前沿科技行业,一味追求自主创新,那或许才是最糟糕的结果。

2018年全球15大半导体公司及其销量。图片来源:摩尔精英。

古典经济学上有所谓的比较优势定律,当一方进行一项生产时,所付出的机会成本比另一方低,就会拥有这项生产的比较优势,然后就能通过国际贸易,换取自己不具有相对优势的产品,双方都获得利益。2011年,奥巴马不断向当时苹果的CEO乔布斯(Steve Jobs)施压,要求苹果回来美国设厂,乔布斯就表示苹果在中国招了 3 万个工程师,去支援厂内 70 万个工人。如果在美国能找到这种数量级别的工程师,那苹果也能在美国设工厂。

勉强苹果回去美国设厂,对苹果来说不是最优的选择。同样地,尽管华为拥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但自主研发的芯片和系统,在技术不一定会比别人要好,在成本也不一定比别人便宜。对于华为来说,坚持科技自立应该只是一个选项,但它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更不应该是一个唯一的选项。

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准备

最后希望大家思考一下:小米、OPPO和vivo这些国产手机品牌,为甚么宁愿采购外国的芯片,也不找华为要芯片授权?而华为为什么又不本着“科技自立”的原则,向这些国产品牌推销自家的芯片?

小米、OPPO和vivo,与华为始终是竞争对手。他们不想让自己的产品,需要仰竞争对手的鼻息而存活,他们也需要通过采购,实现产品的差异化。对于华为来说,也不可能把自主研发出来的技术用来资敌。可是,假设他们不幸被列入实体清单,一方有难,八方来援,他们之间也许会联手合作--但这绝对不是国产厂商的最优选择。

华为在2019年的经历,证明了我们需要为各种情况,做好最的准备,但也不可以因噎废食,盲目坚持科技自立,拒绝拥抱全球。无视全球化发展,固步自封,对任何国家、任何公司来说,都是弊多于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