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零食集合店“泡沫”破了?

来源:燃次元    作者:张 琳      2023年08月15日 10:30

导语:品牌方与加盟商之间的“恩怨”究竟几何,消费者或并不关心,但门店关闭或会员卡无法使用,却已经实打实的影响了消费者利益。

       曾经遍地开花,备受年轻人青睐的零食集合店不吃香了?

  近期,95后玟玟发现,家附近原来随处可见的零食集合店越来越少了,“我经常去的几家都关了,还有几家正在清仓。”

  事实上,这并不是玟玟一个人的感知。今年以来,零食集合店频频传出关店的消息。

  不久前,有网友反映“零食集合店连锁品牌‘老婆大人’部分仓库关停、门店不能使用会员卡,疑似倒闭。”

  随后,品牌方下场“辟谣”。与此同时,也揭开了品牌与加盟商之间的“遮羞布”。

  “老婆大人”在声明中提到,“(部分)‘老婆大人’门店目前无法使用会员卡,系因为上述门店加盟商与本公司签署的加盟合同已到期,其散布和张贴‘老婆大人’倒闭,会员卡无法使用等不实言论的行为严重损害了‘老婆大人’品牌的价值和利益,本公司已决定与上述门店停止合作,上述门店已非本公司授权加盟商。”

  品牌方与加盟商之间的“恩怨”究竟几何,消费者或并不关心,但门店关闭或会员卡无法使用,却已经实打实的影响了消费者利益。

  “老婆大人”之外,另一零食品牌“a1零食研究所”也频频关店。官方小程序显示,“a1零食研究所”目前只有11家门店尚处于营业状态,且均分布在福州和厦门的部分区域。颇为讽刺的是,此前,“a1零食研究所”品牌创始人周炜平曾喊出过“a1零食研究所未来将会开出2000家门店”的口号。

  与此同时,在社交平台上,从“花50万元开的零食店,每天营业额6000多元竟然要倒闭”到“我年前开了一家零食店,自营的,最后还是亏了,准备关了”,无论是零食集合店的品牌加盟商还是自营者,都纷纷晒出自己从“激情创业”到“关门大吉”的经历。

  事实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年轻人的追棒下,零食集合店受到市场的青睐。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5月,零食连锁品牌“零食很忙”完成2.4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A轮融资。一年后,“邻食魔珐”宣布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到了今年2月,零食品牌“赵一鸣零食”完成由黑蚁资本领投、良品铺子跟投的1.5亿元A轮融资;5月,零食量贩连锁品牌“零食有鸣”完成由新希望旗下昇望基金领投的B+轮融资。

  有了资本助力的零食集合店也加快了“跑马圈地”的步伐。6月25日,“零食很忙”官宣全国门店总数已突破3000家。门店数量同样超过千家的还有“零食有鸣”,官方信息显示,“零食有鸣”计划在2026年全国门店数量突破1.6万家。

  关于零食集合店的两极分化现象,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燃次元表示,当前整个休闲食品行业都存在产品同质化,渠道同质化、推广方式同质化以及传播内容同质化的问题。

  “在产品力不足的前提条件下,品牌力就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优势。因此,尽管目前不少零食量贩集合店品牌以零门槛或低门槛的策略吸引加盟商,加速布局脚步,但这种门槛不高的商业模式很容易被竞争者模仿,其门店规模和供应链水平也在短期内无法构成品牌护城河,最终造成关店的现象。”

  朱丹蓬强调,多重因素之下,品牌之间的竞争很容易走向价格战,而这往往容易导致整个行业的不良发展。除非零食集合店品牌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起品牌效应以及规模效应,否则也将很难发展下去。

  曾经“遍地开花”

  生活在陕西咸阳的90后女生沫沫,在过去2年的时间里,见证了老家的商业街上新开的3家零食店。

  作为零食的狂热爱好者,沫沫也成为了最早一批去尝鲜的客人之一。“价格便宜、种类丰富、且即买即得。”对于喜欢逛线下零食店的原因,沫沫告诉燃次元,“零食店的零食价格比超市里面便宜。虽然线上价格也不贵,但基本上都要买很多才包邮,而且还要等上好几天。远不如线下门店方便。”

  像沫沫一样“偏爱零食”的年轻人不在少数,零食集合店似乎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创业的新风口。

  “现在的年轻人消费越来越理性,我觉得主打低价的零食集合店是有市场的。”早在10年前,球球就曾以摆地摊儿的方式售卖过怀旧零食,但当时因为工作也还不错,便没有辞职创业,当然也因此错过了怀旧零食店的红利期,“近几年我的工作不太顺利,去年我辞职创业,开了家零食集合店。”

  和球球一样,近两年,涌入零食店赛道的创业者越来越多。社交平台上,网友关于零食集合店的讨论也比比皆是。

  “一个路口开5家零食集合店”“零食集合店在老家扎堆开”“家乡最近开了好几家零食集合店,遍地都是”……小红书上,“种类丰富”“价格便宜”也成为了众多网友推荐零食集合店种草笔记的关键词。

图/“遍地开花”的零食集合店

  来源/2023年7月21日燃次元拍摄于北京朝阳区双井街道

  当然,零食店的“遍地开花”离不开资本的助推,而资本看好零食集合店的原因除了新业态更符合年轻人的零食消费习惯外,还因为零食集合店正成为休闲零食品牌们重要的销售渠道之一。

  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张沛元曾公开表示,随着消费者观念的转变,性价比消费备受青睐,并且城镇化与乡村振兴为乡镇带来人口红利。同时,物流及基础设施完善后,多层流通环节的经销商体系正逐步被更具效率的新模式替代。多重利好下,零食集合店有望成为下线城市及县域的基础设施。

  正如张沛元所说,休闲零食品牌盐津铺子在其2021年年报中写道,其前五大客户分别是沃尔玛、步步高、华润万家等传统商超。但到了2022年,“零食很忙”一跃成为盐津铺子最大客户,销售额占比达7.31%,甩开排在第二位的沃尔玛近5个百分点。

  盐津铺子还曾公开披露,其零食连锁系统渠道众多,与零食很忙、零食有鸣、戴永红、好想来、老婆大人、糖巢等均有深度合作。

  洽洽食品也在今年年初对外表示,目前公司在零食量贩渠道合作和试销的有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有鸣等,合作的产品有十几个SKU。

  于是,势头正盛的零食集合店们加速扩张,纷纷开放加盟,以可观的营收数据吸引着中小创业者们。

  界面新闻曾报道称,零食很忙单店日销售额在8000-11000元,毛利润在15-20%,加盟者可获得的净利润在8%。店内商品被分为品牌商品和白牌商品(非知名品牌),双方比例在4:6或者3.5:6.5。其中,品牌的引流功能更强,产生的毛利极低;而真正的利润来源依靠白牌商品,利润率在30%甚至更高。

  这也使得零食集合店品牌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张。成立于2017年的零食很忙目前全国门店总数已突破3000家,仅2023年上半年,品牌新增门店数超1000家。据界面新闻报道,零食很忙2000多家门店中,直营门店仅有3家。

  零食有鸣从2021年4月开启第一家门店,到2023年4月份门店数量已超1200家;2019年开放加盟的赵一鸣零食,其官网显示,零食门店已经超过了800家。

  开店与关店并行

  然而,就在零食集合店品牌频频融资,快速扩张的同时,却出现了“一边开店,一边关店”的景象。

  今年五一,沫沫发现商业街上的3家零食集合店有一家关了门,“这类零食集合店的设计风格都比较清新,物品陈列也让人感觉很舒服,所以刚开的时候我基本每次逛街都会去。”

  沫沫告诉燃次元,但时间一长就会发现这几家零食店的商品非常同质化,“另外就是会有很多不知名的杂牌子,看起来不错,但有的很难吃,我也因此踩过几次‘雷’,现在就只敢买我听说过的品牌。”

  一位北京的消费者也告诉燃次元,原本离自己家不到1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家零食集合店,自己也经常去逛,但去年年底,这家店悄无声息的关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电动车专卖店,“感觉一共也就开了2年,应该是自营门店。零食品类挺全的,价格也比较便宜,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关门了。”

  零食集合店关门背后,尤其是作为加盟商,或是因为起高昂的加盟费以及密集开店后带来的经营压力。

  在小红书和抖音等社交平台上,部分关店的加盟商痛陈自己被“割韭菜”的经历,“一天营业额也就几百元,好的时候也不过几千,回本遥遥无期”,“花了50万开店,每天营业额都不到一千元,只能关店止损了”……

图/小红书上,零食集合店安利和创业帖不在少数

  来源/燃次元截图

  如上述所说,以零食很忙为例,根据官网信息,零食很忙的加盟费加保障金为8万元,装修成本约10万元,货架、监控等设备约12万元,首次备货为18-20万元。这也意味着,开一家零食很忙加盟店的费用大概在50万元左右。

  当然,这些费用并包括门店租金。官方信息显示,在零食很忙的门店类型中,营业面积最低为100平米。不难看出,各种费用加在一起,对于加盟者而言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另一家零食品牌赵一鸣零食店的加盟费也不相上下。根据官方资料,赵一鸣零食店的加盟费为3.8万元,保证金2万元,管理费800元/月,装修费用为8-12万元,设备费用为7-10万元,首次进货费18-25万元。

  除此之外,与来伊份、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定位的高端零食品牌店明显不同,新一代的零食集合店主打“品类多、价格低”,产品售价约为商超价格的70-80%。同时,为了提升消费者体验感,这些门店大都是中大店型模式,且装修风格简约时尚,这些都成为吸引消费者进店的“利器”。

  但如今,“平价”和“时尚”这两个新一代零食集合店吸引消费者的“锚点”,却成为加盟者的“痛点”。

  “我大概算了下,如果加盟,前期投入大概在60万左右,甚至超过了一些新式茶饮品牌的前期投入费用。最理想的状态,也需要3、4年的时间才能回本,而且品牌方提供的经营数据或多或少都经过了‘美化’。”在经过一番市场考察后,球球放弃了加盟,而是选择开一家自营的零食集合店。

  球球告诉燃次元,自己所有的前期投入加在一起不到20万元。“自营的优势是进货和定价的自主权更高,但劣势也很明显,不可能拿到像连锁品牌一样的进货价,货品也无法做到那么丰富。”不过因为此前的兼职创业经验,球球也积累了一批低价的进货渠道,在低价的同时保证了利润率。

  球球透露,自己的零食门店,预计今年年底就能回本。

  但与此同时,球球也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经营压力,“现在的零食集合店越来越密集,对于消费者来说,价格和丰富程度决定了他们的购买意愿。近两年,因为资本的加持,连锁品牌都在加快扩张,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而为了在被连锁品牌‘围攻’前,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我在产品的选择上也引进了一些‘人无我有’的地方特色品牌。”

  零食集合店虽火但难做

  正如球球所言,零食集合店的赛道越来越拥挤。

  零食集合店的“低价”源于其绕开中间环节,直接与品牌厂商或者更上游的代理商对接,砍掉中间环节,让利给消费者。而作为“正主”的品牌方们显然更有“让利”优势,于是也纷纷涌入赛道。

  加上近几年电商红利消退,线下销售逐步成为休闲食品品牌发力的主要渠道。《2022年中国休闲零食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线下渠道仍是国内休闲零食销售的主要渠道。其中,零食店、超市、便利店占整体销售渠道的83%,网上渠道仅占13%。

  其中,良品铺子不仅在今年投资了“赵一鸣零食”,还在去年年底的一场投资者交流会中提到,除了已有的3000多家良品铺子门店,他们还于2022年下半年拓展零食量贩连锁业务新品牌“零食顽家”。良品铺子称,“借助良品铺子已有的高效的供应链整合、门店布局拓展以及组织运营能力,2023年‘零食顽家’将聚焦湖北市场快速拓展布局。”

  盼盼食品也于2022年11月在泉州开出了旗下零食连锁店品牌“零零嘴”的全国首家直营店,并计划到2024年在全国开设1000家店铺。

  但线下零食店也并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

  比如,从2016年就开始布局线下门店的互联网零食品牌“三只松鼠”,就难逃关店的命运。2022年财报显示,三只松鼠在2022年关闭了超500家门店,来自线下渠道的营收同比下滑 23.9%。

  朱丹蓬认为,不管是三只松鼠还是良品铺子等龙头企业,休闲零食行业同质化现象目前比较突出,毛利率也较低。在此背景下,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的情况会进一步凸显,缺乏品牌品质以及优质服务体系、客户粘性低的品牌,将会逐步退出市场竞争。

  “未来休闲零食行业发展趋势一定是线上线下一体化经营,线上与线下资源互融共通,线上与线下短板互补。此外,行业加大智能化、电商化布局无疑是正确的选择。”朱丹蓬进一步表示。

  除此以外,主打低价零食产品的零食业态也不止零食集合店一种。比如,前两年大火的临期食品店,同样凭借低价折扣“圈粉”了不少年轻人。但如今临期食品店的热度逐渐消退,一边是临期折扣店Boom Boom Mart已宣布破产,另一边好特卖HotMaxx、嗨特购HitGoo等临期食品品牌也在积极寻求转型,纷纷撕掉临期店的标签,走向品牌折扣卖场的设定。

  这也使得线下零食集合店之战越发激烈。与此同时,尚处于发展初期的零食集合店还面临着货源不稳定、供应链系统不完善等问题,产品的安全和品质也决定了一个品牌能走多远。

  在球球看来,零食集合店说到底也只是一种细分渠道,供应链才是核心竞争优势。“零食集合店因为售卖产品种类丰富,所以对接的品牌和厂家也很多,货源不稳定和品控不严格都会对品牌造成很大的影响。只有搭建好完善的供应链系统,才能拿到低价优质的产品,让利润和产品品质都得到保障。”

  对此,朱丹蓬表示,虽然零食集合店是这两年资本十分青睐的赛道,但大量的资本涌入以及门店的快速扩张肯定会出现供需杠杆的失衡,而整个零食行业也将进入了内卷化的节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