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SKG折戟IPO,网红按摩仪难逃“过气命”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周文猛      2023年08月15日 10:38

导语:深交所下文终止对未来穿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这家请来王一博等流量明星代言,并于2022年6月27日递交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公司,在连续4次递表冲击IPO后,还是按下了“终止键”。

       昔日网红按摩仪品牌SKG母公司——未来穿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梦,终究还是碎了。

  近日,深交所下文终止对未来穿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这家请来王一博等流量明星代言,并于2022年6月27日递交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公司,在连续4次递表冲击IPO后,还是按下了“终止键”。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未来穿戴创始人刘杰夫妇持股比例超过93.07%,但在2020年至2022年准备上市期间,该公司共进行了5轮分红,累计分红金额达3.65亿元,其中多个年份分红金额,比同期归母净利润还要高。

  一边是谋求上市,一边是实控人匆忙套现,此番举动令人费解。而抛开资本层面,SKG也频频因为产品同质化严重、性能不及预期、销量下滑等问题见诸报端。

  IPO后终止背后,不被监管看好的SKG母公司,究竟有着哪些不被认可的消极面?

  年轻人的朋克养生,退潮了

  未来穿戴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以白色家电为主业。直到2016年,伴随着公司首款颈椎按摩仪推出并成为畅销产品,公司开始逐渐退出小家电行业,专注于智能可穿戴健康产品领域。

  一方面,随着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职场人士工作强度加大等现象引发的颈椎、腰部、眼部疲劳及肌肉酸痛等一系列健康问题出现,中青年群体对健康的关注度开始提高。另一方面,受90后等年轻消费群体“朋克养生”观念影响,不少年轻群体开始热衷于购买颈椎按摩仪、眼部按摩仪以及腰部按摩仪等可穿戴健康产品,而SKG品牌,也成了红利的受益者。

  到2019年,SKG登上了颈椎按摩仪品类的宝座。随后,到2021年12月,尝到甜头的未来穿戴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将目光瞄向资本市场,同中信建投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开启上市之旅,意图成为倍轻松之后的又一便携按摩仪上市公司。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不少消费者在跟风购买了SKG颈椎按摩仪后,发现用了一两次后就去“吃灰”了,同时,还是一些消费者发现按摩仪使用体验感不佳或效果作用不明显,甚至出现使用后轻烫伤等问题,年轻消费群体对于按摩仪的消费欲,也开始趋于理性。

(2022年3月,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发布内容称,SKG颈部按摩仪把脖子烫伤)(2022年3月,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发布内容称,SKG颈部按摩仪把脖子烫伤)

  反映到产品销量上,颈椎按摩仪作为未来穿戴的核心产品,销量也从2020年的471.08万件,下滑至2022年237.72万件,两年时间内下降幅度高达49.57%。公司可穿戴健康产品综合销量也从2020年496.99万件,下降至2022年的370.26万件,降幅达25.50%。

  受此影响,未来穿戴的营收、净利润也开始呈现出双降现象。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9.91亿元、10.60亿元和9.05亿元,其间营收增速分别为25.13%、6.96%和-14.62%;净利润分别为1.43亿元、1.32亿元和1.15亿元,连续3年呈下降趋势。

  同样,SKG的老对手倍轻松,也在2021年上市后,出现了亏损现象。据倍轻松2022年年报显示,倍轻松营业收入为8.96亿元,同比下降幅度为24.69%;归母净利润为-1.24亿元;归母扣非后净利润为-1.31亿元。

  对此,有经营超3万台共享按摩椅产品的按摩产品经销人员对新浪科技介绍道,“按摩仪这一类产品市场需求短时间可以被瞬间激发,但是需求还是没那么多,不够刚需而且缺乏复购,漂亮的数据难以持续,当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这类可有可无的产品,买单的用户便会减少。”

  此外,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也评价指出,“按摩仪是否可以起到医疗效果常常备受质疑,至于保健效果,消费者很难界定,因而需要重金营销,强化消费者的认知。但营销如果超过了企业正常的经营能力,则会造成负面影响,消费者对广告的感知疲惫后,重金营销的效果就会随之减弱。”

  研发投入不及营销费用零头

  在年轻群体的养生观念下,未来穿戴的可穿戴健康产品受到了一时追捧,然而伴随着使用效果、体验感等出现较大争议,基于这些产品的养生热潮,似乎正在逐渐退去。与此同时,未来穿戴重营销、轻研发的发展思路,同样长期备受业界诟病。

  据未来穿戴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间,SKG销售费用分别为2.1亿元、2.15亿元和1.65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1.21%、20.24%和18.24%,其中,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费金额分别为1.65亿元、1.61亿元和1.04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重分别为78.88%、75.02%和62.83%。

  此外,自2020起,未来穿戴还先后拿下《这!就是街舞3》《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国新说唱2020》等热门综艺赞助,同时斥重金签下内娱流量明星王一博,为SKG的营销做足了准备。然而,与营销形成鲜明对比的,未来穿戴是其研发投入的资金,远远低于营销费用,个别年份甚至于不及营销费用零头。

  2020年至2022年间,未来穿戴研发费用分别为4714.06万元、7472.59万元、9785.8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6%、7.05%和10.82%。

  伴随着按摩仪产品市场的竞争不断加剧,各企业之间开始打价格战,在市场容量增长有限,整个行业企业产品的毛利率普遍下滑的情况下,营销成本不断上升,降而会导致净利润的下跌。对于长期依赖营销而轻视产品研发的SKG而言,同样难逃这一宿命。

  此前,深交所曾出具问询函要求未来穿戴说明其“三创四新”(创新、创造、创意,新技术、新产业(54.640, -0.66, -1.19%)、新业态、新模式)属性,阐述其业务成长性及未来业绩增长可持续性。营收、净利持续下滑,产品质量及体验备受诟病之下,四度冲击IPO最终也只能无奈终止进度的未来穿戴,仍有诸多功课需要完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