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国产手机扎堆自研系统,对抗安卓已成趋势

来源:锌财经    作者:路世明      2023年10月17日 10:51

导语:有数码博主“数码闲聊站”爆料,小米MIUI 14会是MIUI最后一个正式的大版本。该博主称MIUI 14作为“封箱之作”,算是一个优秀的毕业设计,基础体验妥妥行业第一梯队。只不过,这件事官方还尚未回复。

国产手机,去安卓化,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近日,有数码博主“数码闲聊站”爆料,小米MIUI 14会是MIUI最后一个正式的大版本。该博主称MIUI 14作为“封箱之作”,算是一个优秀的毕业设计,基础体验妥妥行业第一梯队。只不过,这件事官方还尚未回复。

小米的自研系统何时出炉暂未可知,不过,早在2022年11月11日,小米就备案了mios.cn网站域名,不过该域名目前还尚未开放。

事实上,不止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厂商近一段时间以来都有传出在进行系统自研。对于国内的手机行业来说,自研系统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问题在于,国产手机厂商们为何会扎堆自研系统?自研系统的好处与代价是什么?新一批的自主系统又能否站稳脚跟呢?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先来看看国内究竟都有谁在自研操作系统。

从无到有,从有到多

谈移动端之前,不如先聊聊PC时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微软面向全球力推“维纳斯计划”,试图扶持一些“机顶盒”之类的廉价上网终端,由此推动潜在的PC消费需求,扩大Windows的“生态圈”。

为对抗微软“维纳斯计划”,2000年,我国第一个自主操作系统Hopen OS 诞生,并成功搭载到了掌上电脑联想天玑810。Hopen OS对于中国自主操作系统,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联想天玑810掌上电脑

国内首款搭载自主移动操作系统Hopen OS的产品

Hopen OS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自主操作视同都处于空白状态。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2008年左右“塞班系统”的倒下。时代交替之际,国内也出现了几家手机操作系统新势力,其中还算“出名”的要数斯凯平台和SmartNX Mobile。

斯凯平台是一款由北京斯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基于Linux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于2008年发布,主要针对低端机。

基于低成本、高性能、高兼容性等优势,斯凯一度在国内市场占有较高份额,中兴、酷派、联想等厂商,均推出过多款搭载斯凯平台的手机产品。但随着安卓系统的不断更新和优化,以及国内手机厂商转向高端市场,斯凯平台逐渐失去了市场优势和合作伙伴,最终在2015年停止了更新和维护。

和斯凯不同,上海智多微电子公司研发的SmartNXMobile,虽然具备了不少强大的功能和特色,但由于市场认知度低、产品同质化严重、软件生态不完善,其没能得到“大厂”的支持,也没有形成有效的竞争力。最终在安卓和iOS的冲击下,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全球手机操作系统被安卓和IOS“两分天下”,在强劲的竞争力面前,国内自主研发操作系统“熄火”。

转机出现在 2012年,看到被美调查的中兴,“眼光独到”的华为开始规划自研系统,彼时代号为 Ark,起初是针对物联网领域,一直以低调姿态推进研发。华为终于在2019年8月9日这一天,正式发布了鸿蒙系统(HUAWEI Harmony OS)。

来源:ZEALER

到2021年5月25日,华为EMUI官博正式更名为Harmony OS。同时,全新的华为手机系统开机动画也不再是“Andriod”标识。自此,中国手机厂商步入了“去安卓”的时代,中国自研手机操作系统也开启了新的篇章。

能够看到的是,自华为鸿蒙之后,近几年来国内自研手机操作系统的进程,正在不断加速。

首先是荣耀,近期有知名科技博主爆料,荣耀的全新操作系统还需一段时间才能面世,而新系统的特性包括大模型和“灵动交互”。荣耀Magic V2发布时,荣耀CEO赵明也曾表示要打破苹果一家独大的局面,呼吁产业链突破技术创新瓶颈。

除了华为、荣耀和小米,OPPO也曾传出自研系统的消息。OPPO此前发布了首个智慧跨端系统潘塔纳尔,属于ColorOS的一部分,拓展了ColorOS 作为操作系统的智慧跨端能力,是面向万物互融,以人为中心的智慧跨端系统。

从无到有,从有到多。国内手机厂商们的努力,也是为我国的信息安全和数据主权在做贡献。

手机厂商,纷纷下场

放着成熟的安卓系统不用,国内手机厂商们为何要自研新的操作系统呢?这是一个“开放式”的问题,避免被垄断制裁、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布局未来的万物智联,都是正确答案。

诺基亚倒下后,手机操作系统逐步被安卓和iOS“两分天下”。

作为苹果的封闭系统,iOS不可能开放。谷歌旗下的安卓,起初为了与苹果、诺基亚等巨头争夺智能手机的话语权,所以选择了开源。因此,国内大多数手机厂商的操作系统,都是基于安卓系统,根据用户的需求进行改良优化,形成自己的操作系统。

图:基于安卓底层的小米MIUI14光子引擎架构

问题在于,假如谷歌某天不再将安卓开放,国内的手机厂商们又该如何应对呢?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于2012年所言:“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安卓系统不给我们用了,Windows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要知道,对于手机而言,硬件是底层基础,操作系统才是其灵魂。这就好比房子和装修之间的关系,房子的砖混结构再好,没有一个好的装修,人们也不会搬进去住。

因此,国内手机厂商们自研操作系统、去安卓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降低对安卓系统的依赖度,加强自主权。

同时,在手机行业软件生态发展飞速的今天,虽然安卓已经很完善了,但其弊端也开始显现,卡顿和安全性成为了不可避免的问题。此外,随着安卓系统的不断发展,其代码数量已经变得极为庞大,手机厂商们想要加入一些创新功能时,需要一点一点去整理,工作量加大。

相比之下,自研一个新的操作系统,既可以摆脱对安卓的依赖,也能在保证安全性的同时降低开发者的工作量,从软件创新层面,让自家手机拥有更强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以华为鸿蒙手机系统的万能卡片功能来说,支持万能卡片的App只需要轻轻上划应用图标,即可出现应用卡片,点选卡片右上角图针即可固定卡片至桌面,用户可以自定义各种卡片设计类型,创新性和实用性拉满。

另外,华为鸿蒙系统和苹果iOS系统一样,都做到了应用来源纯净这一点,相当于一个默认开启的纯净模式,相关App需要支持《华为终端质量检测和安全审查标准》,杜绝了病毒、漏洞、恶意行为等问题。

图:华为鸿蒙系统开发者社区论坛

当然,以上所谈到的都不能算是手机厂商们自研操作系统的核心原因,在锌财经看来,发展自己的生态系统,才是。

目前万物互联已经成为大趋势,手机、平板、车机、智能家居等各个设备打通,用同一操作系统实现多设备协同,成为“定数”。而在行业人士看来,自研操作系统的好处不仅是体现在手机上,也会让手机成为一个超级计算节点,可以跨平台进行各种智能化的操作。

以鸿蒙系统来说,其采用了分布式架构,可以无缝适配多种终端设备,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穿戴、汽车娱乐系统等。还有未发布的小米自研操作系统,未来能在手机、平板、车机、智能家居上实现跨屏互动,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总的来说,无论是出于哪种目的,自研操作系统都已成为国内手机厂商们的必由之路,一旦有所突破,将会让厂商拥有更强的滚雪球能力。

自研系统,谈何容易

越有价值的事,做起来越难。自研操作系统的好处不言而喻,但这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就眼下来看,国内手机厂商们自研操作系统的难题颇多。

首先,自研操作系统必然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承担较高的研发成本和风险。

拿安卓来说,其团队从2003年10月成立到2008年正式推出1.0版本,便花费了将近5年的时间。而谷歌在2005年收购安卓时,更是花费了5000万美元。再以鸿蒙来看,在华为2021年的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曾透露,鸿蒙系统研发和推广费用已经超过500亿元。

不可否认,国内不少手机厂商,的确有自研的技术能力,也有巨大的财力支持,但能否在高风险下,仍然选择自研,这非常考验厂商们的战略定力。显然的是,国内的厂商们有这份勇气和信心。

在行业内人士们看来,操作系统之争的核心其实就是生态之争。对于操作系统来说,生态是最宽的“护城河”,是否拥有大量的软件及硬件生态,能否带来更丰富、更优质适配体验,决定了操作系统的成败。

因此,自研操作系统的第二大难点就是“生态”的建设。锌财经认为,在厂商们推出自研操作系统后,保障系统生态的搭建及系统的持续性维护,才是自研操作系统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

如何从源头上培育“开发者+应用”生态?又如让优质的软件进行生态传导,至末端带来庞大的用户群?这对于自研操作系统的厂商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毕竟,新的系统也意味着平台、用户、开发者之间的利益,将要进行新的分配和平衡。

也正因为顾及到其中的“利害”,所以在此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国内手机厂商都不得不采用基于安卓系统开发的操作系统。甚至到了自研系统已经“爆发”的今天,国内手机厂商们依然无法快速“脱离”安卓。

有不少消费者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为何国内的手机厂商们不接入已经“站起来”的鸿蒙系统?

鸿蒙系统的确已经发展壮大,从数据来看,目前拥有7亿台设备、220万开发者和超过2亿的用户数量,是全球第三大手机操作系统。但事实上,鸿蒙系统的生态规模和商业模式,还远不能与“安卓”比肩。

尽管之前魅族传出接入鸿蒙,但从发布会来看,魅族Watch搭载的依然是基于安卓开发的Flyme for Watch系统,所谓的“接入”,也只是能够适配搭载鸿蒙的智能手机,并非真正意义上进入鸿蒙生态。

此外,从竞争角度来看,要让其他手机厂商抛弃自家成熟的基于安卓的手机操作系统,转而选择搭载刚刚面世的鸿蒙手机操作系统,也不大现实。

总而言之,相比于国外主流操作系统安卓与IOS,国内的自研操作系统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

麒麟软件高级副总经理孔金珠去年在中国1024程序员节上增这样说道:“我感觉相较于前几年,我国的‘缺芯少魂’得到了一定的改进,但程度还不尽如人意。目前我们已经从二三十年前的“不堪一击”,到现在“略有小成”,不过还没有到“驾轻就熟”的阶段,所以我们还得努力。”

差距意味着潜力,我国自研操作系统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值得欣慰的是,国内自主手机厂商们所展现出来的态势,让人们拥有了强烈的信心和期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