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李国庆挥别当当再出发:对资本一窍不通 命好有俞渝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      2019-02-21

导语:春节前的5天,李国庆把曾经的办公室、车位、停车费都交了,干干净净,离开了他创立19年的当当。“只有那辆开了8年的破车我要求带给我,然后秘书借调给我,别的什么都不要,我就这个人走了。”李国庆笑答,态度洒脱。

春节前的5天,李国庆把曾经的办公室、车位、停车费都交了,干干净净,离开了他创立19年的当当。“只有那辆开了8年的破车我要求带给我,然后秘书借调给我,别的什么都不要,我就这个人走了。”李国庆笑答,态度洒脱。

55岁的李国庆,又去创业了。

2月20日,李国庆发布了《李国庆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他宣布离开当当网,重新创业。“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随即,当当网人力资源部发布人事调整公告,公告显示,从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女士兼任公司CEO。

在当当经历了上市、退市私有化、卖身海航未果等大起大落后,十九年风雨两茫茫,有人说“互联网老人”李国庆落寞了,有人还记得他带领团队迎接淘宝、亚马逊、京东等巨头对图书电商的挑战,屡战屡胜。他对自己过去19年的人生总结为,“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在接受网易科技记者采访时,李国庆表示接下来他将创办书友会,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不改文人情怀,他称“用阅读提升技能,安顿心灵是我的使命。”“鬓如霜少年心”,他的梦想是“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

“50岁还能不能再辉煌?希望大家支持我,祝福我,也更希望大家加入这个战局,互联网的中场赛事,谢谢谢谢。”

挥别当当,往事已轻

去年7月到去年12月,李国庆说自己曾5次提出什么都不要,不要保留办公室,不要保留待遇。“我愿意开创一些新的东西,这样就没有羁绊。”

他早就后悔了。

后悔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对当当网的撕扯上,后悔没有快刀斩乱麻及时去做正确的事。“我应该8年前当当上市两年后就离开,可能还不行,当时还在跟京东大战离不开我,应该5年前,当当相对平稳了,那我应该那个时候就彻底出来,这样的话,过去5年我应该能再创出一个独角兽了。”

2010年12月上市当天,李国庆以每股16美元的价格出售手中部分股票,套现2080万美元,成为一代商业领袖。

但是当当的高光时刻却极为短暂。

从2010年到2015年当当开始在下坡路上疾驰。李国庆认为美国资本市场低估了中概股的价值,2015年7月,当当网对外宣布,董事会收到来自董事长俞渝和CEO李国庆(简称“买家联盟”)的私有化要约,以每股ADS7.812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买家联盟尚未持有的公司全部已发行普通股,但一套作为后当当市值损失了70%以上,丧失了与阿里、京东竞争的先机,再也不复当年的风采。

“夫妻店”的模式也让集团管理进退两难,最终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国庆,在家庭力量面前低了头,他在当当的权力被收缩,妻子俞渝大权独揽。

去年3月,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表示,正与当当谈股权购买事宜,具体交易方案完成后其控制权不会发生变更。但9月中旬海航科技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收购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及当当网信息技术。

此次收购失败,让李国庆最终选择离开当当:“我跟俞渝商量,想结束这种夫妻店的纷争。” 他告诉网易科技记者,“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抵挡了各种算计,来自资本,来自来自合伙人,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尤其我们俩人都很强势,还不像人有的夫妻店绝对一方是主导,所以这样一来就更该早点结束。”

但最终整件事情不能悄悄进行的导火索,是李国庆针对刘强东性侵事件的不当言论引起了轩然大波。

李国庆从来都是言语无忌的。他曾这样告诉媒体,“上市前,我就跟俞渝和公关部说,我要开微博,因为好多人让我开。开了微博,我终于能够按照我的价值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不用再夹着尾巴做人。上市了,公司高管团队的财富进入安全地带了,我就自由了,我不是为财富活着的。”

但由于这次不当言论对当当网品牌形象带来了巨大负面形象,曾称不会干涉丈夫微博言论自由的妻子俞渝,被激怒了,将李国庆离开当当管理层、决策层的消息公之于众。

“(李)国庆其实淡出管理层三年多了。”

今年1月份,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李国庆其实从2015年起就逐步淡出公司管理层,目前在公司没有担任任何管理职务,当当由董事长也即李国庆的妻子俞渝领导着总裁办一同决定大的方针政策。他还表示,“这是两个人商量的结果。”

虽然淡出管理层,但李国庆仍然是当当网的第二大股东,也是当当网的法定代表人。二者持股总占比91.71%。母公司当当科文的法定代表人是俞渝,当当网的法定代表人是李国庆。

2018年,放手当当之后,李国庆游泳健身,旅游烹饪,转身投资人投资了区块链,也慢慢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下一个创业公司。

“我一直清楚自己的毛病,这个我这个人呢,有一身的毛病,有时候说话口没口无遮拦啊。”但这位55岁的连续创业者,对于微博仍然保有留恋。“我微博是一个我跟这个用户读者交流的好东西啊,特别是私信,老有人让我给推荐读什么书?那么当当是一个推荐书起家的,这个我希望(之后)更好的发挥作用。”

他说,“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人生一梦,命好能一辈子追梦

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曾对李国庆说:“你对资本一窍不通,你命好有俞渝”。

李国庆也觉得命运待他其实不薄,“人生一梦,能一辈子追逐梦的人是多么地幸福。” 在《李国庆致大家的一封信》中,他坦言下一个创业项目是创办书友会。“读书会中会做10个细分读书会,每个分会每年请几十位 名家讲52本书,不同领域的专家分享自己擅长的知识,每个读者可以以书会友, 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读书会的知识分享,依托于书。书的好处是已经被编辑、策划过滤过一遍,形成的内容将更加优质,用音频、视频服务文化新消费。”

据李国庆介绍,他想做的事是将书里面的提要用30分钟讲出来,10分钟问答。李国庆希望很快将这种模式推进到三四线:“使我们的用户迅速激增,短则三年,慢则5年达到年付费用户5000万,四五线的年轻人也好,银发族也好,他们的知识饥渴是什么,我们内部争论完以后发现这些人一年跟着我们52期,听完这个52本书,那就达到世界人均阅读量最高的以色列了,所以这是我们希望能够要达到的愿景。”

谈到竞争,李国庆表示,现在的书友会很多比如樊登什么的,但他觉得越多的人做越好,竞争最后的还是内容,讲什么书?这本书怎么讲?这书洋洋洒洒20万至30万字,半个小时怎么讲?谁来讲?用哪种声音抓住用户听众?这些方面中国人才都很稀缺。“我也不怕竞争者,我觉得第1年会员费总得收到一个亿吧,第2年三个亿,第3年10个亿,这样。”

与此同时,李国庆强调书友会的付费模式非常成熟,不需要烧钱,也不需要融资:“我们的付费模式是书友会付年费。一开始我们带头做10个分会,然后在这个10个基础上,我们希望今后各路达人组织自己的书友会,然后我就变成一个书友会的平台。”

此前,李国庆就曾公开表示,自己正在CRYSTO中探索“内容产业+区块链”项目。据CRYSTO官方微博号@水晶CRYSTO官博的简介显示,CRYSTO是为全球无形资产提供的垂直公链。为无形资产产业提供版权确权、版权保护、分发定价、权益证券化、商业化等多项服务。

这次,李国庆更是决定自己放手一搏。

他表示自己的创业公司一期、二期都不会接受融资。“因为我自己就是有钱人是吧,我自己拿几百万美金不就完了吗?我何必再去见20个投资人,没这精力,我也不要当当投资,也不会跟当当发生什么战略合作。”

他说,新公司已经注册,办公室也租好了,目前技术人员已经招募完成,有10个人,两个月后会开发出APP和小程序。

永远19岁,永远赤忱热血

55岁,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在《李国庆致大家的一封信》里,李国庆坦言曾经历低沉,曾泪流满面,更曾跌落谷底。“我们创业时曾面对过地下室的阴暗,积压书和二手办公隔板搭起的办公桌,我们也曾经被竞争对手巨额资金恐吓(当当10年前在美国主板上市,融资了近3亿美金,可当当做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电商引发中国电商投资井喷,我们面对两年烧掉40亿美金的百团大战),我们还经历了股价过山车。”

但更重要的是,无论高光时刻还是低沉的日子,他和当当都是19岁的样子,充满赤诚和热血。

李国庆告诉网易科技记者,50岁创业精力上、速度上肯定不如人家30岁,但经历过的这些岁月让他更加从容,产生了一种类似“无畏”的精神力。“我前面创业比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总,但咱自己还是取得了财务自由,那这种状态下我在做新的创业都非常的从容不怕,不怕失败,但也不会玩票,不能用情怀来安慰自己的商业失败。”

“我每天都不是被闹钟闹醒啊,都是激动的来冲到办公室,至今还能做到6天工作哦,我是早10:00到晚上10:00。”但他从不要求员工996。“我觉得我是被远大的目标激励着,那是我的乐趣,看到年轻的员工我要哄他们回家,我说你们这两点一线不谈恋爱了啊,不跟这家人吃饭了,孩子不一起出去玩儿啊,我这个50岁,儿子大了,老婆还小,父母过世了,一身轻,我可以拼。”

对于当当网,他的态度并不暧昧复杂,李国庆从头到尾都是个直接坦荡的人。

“我还是当当的大股东,我希望当当有更好的发展。”他回忆,当当去年销售利润其实创了历史新高,他想写上利润数字,但被当当公关要求拿掉这个具体数字。“利润非常可观,我记得两年前我跟张文中吃饭闲聊,我说我已经看到当当年利润8个亿了,回房间老婆就把我训一顿,说你又跟人吹牛,那我现在可以说我已经看到当当年利润20亿的机会了。”

李国庆对于离开创立19年公司那天的记忆点,在于“我没哭”,他相信他的出走是愉快的。他说,上天给我一把剑,让我在世上披荆斩棘,仗剑走天涯。

只是希望,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我希望大家支持我,祝福我,也更希望大家加入这个战局。”他最后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