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相互宝好不好受助声音:我的父亲有救了

来源:网络    作者:      2020-01-13

导语:


自从查出病症,父亲已经很久没有笑了。

起初,我和姐姐还有母亲瞒着,他还念叨着要回去干活,“房子还等着我去拉顶呢”。后来,他总是偷偷问母亲,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母亲转身打个电话,或是我和医生在远处说几句话回来,都能看到父亲的眼睛红红的,情绪激动地说“是不是治不好了?我不治了,回家吧。”

父亲正好60周岁,一生清贫要强,年近50放弃务农,去工地上干活,好不容易把姐妹几个供出了学校,看着姐姐结婚生子,看着我前不久订婚,正是可以颐养天年的时候啊,偏偏天降不测。

他不怕吃苦,不怕病痛,最怕的是拖累家人。

第一次住院时,父亲责怪母亲把远在外地的我们叫来,“没多大事,害孩子担心!”看到单子上的8万多块钱,他更揪心了,偷偷抹着泪,“没想到这把年纪了,没帮上孩子什么忙,还给孩子添这么大的经济负担,拖累了你们。”在钱上他从没和我们开过口,总是让我们过自己的日子,不用操心他。

每次化疗,从家到医院,他和母亲都是坐4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往返,因为普通火车只要30元,而动车要120元。我担心他们辛苦,总想帮着买动车票,他们却说自己没什么事,不让浪费钱。



父亲得的是B淋巴母细胞白血病/细胞瘤(ⅳ期A高危组),属于恶性肿瘤的一种,而且情况十分不乐观,医生打了预防针,化疗是一定的,6-8期。每一期都需要大概3万左右的花费,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尽管新农合可以报销一部分,但既是异地就诊,又没有转诊证明,报销比例十分不理想,加上化疗需要用到的大部分药都不在报销范围内,经济压力陡增。

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陪伴实在太少太少。自从上大学后,姐妹几个很少回家,父母成了“空巢老人”。住院之后,我不止一次说想把工作辞了好好陪他们,却被父亲骂了回来。

化疗后的父亲肉眼可见地衰落。

他不能提任何重物,姐姐的孩子才1岁,刚刚学会走路,父亲却再也没法抱他。

母亲拉着他去遛弯,他的体力跟不上了,走两步就要歇一会,他坐在那叹着气“我很久没有带你去逛街了。”



父亲以前很开朗,喜欢与我们说笑。因为病症在上眼皮的肿包,眼睛、耳后都动了手术,疤痕明显,加上面部麻醉导致笑起来嘴巴有点歪,他更不爱笑了。一次在医院的电梯里,一个孩子盯着他看,他躲闪着别过头“哎呀,怕吓着小孩儿。”

他放心不下母亲,母亲小学没毕业,不认识字,出门总会迷路。我给母亲买了整套的小学课本,让父亲督促着学认字,父亲天天教练字认字,日子不至于过得唉声叹气,还不时和我汇报,母亲已经看得懂路标了。

年前的一天,父亲高兴地打电话给我,说支付宝上收到了相互宝的救命钱。

他笑的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他笑那么开心了。他说,终于不用拖累子女了。直到12月第二期公示结束,他都不敢相信相互宝是真的。

我在电话那头忍着眼泪,假装轻松地说:“爸爸,你看,你不用为钱的事情操心了,不用太委屈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妈妈还等着你带她出去旅游呢,你的外孙还等着你抱呢。”

这一刻,我多庆幸自己在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推出的第一天就把父母加入了。现在,我和妈妈还留在相互宝,继续守护在这里,我们会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愿每一位大病患者不放弃希望,愿每一个家庭幸福平安。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